1月3日,中紀委官網發佈一條乍看是舊案更新進度的消息,其實是落馬、開除(黨籍)、斷崖降級(公職)、立案審查等一次推出的,那是2014年卸任但退休三年也逃不掉的民航局原副局長夏興華。

據財新網記者從多個消息源處證實,2016年10月中旬,夏興華曾被約談,之後失聯。顯然夏興華也被王岐山2015年下半年那波民航高層風暴掃到。

而近幾年的民航系統反腐,要推回到胡溫時期2010年的那場審計風暴,審計署在國航(有稱中航)、南航、東航三大航空公司的財報中,發現存有「航線協調費」的潛規則。業者賄賂民航局官員換「黃金航線」、「黃金時刻」的審批,賄款由數百萬、數千萬到高達數億元。

據報道,夏興華任副局長期間負責分管的多是民航系統核心部門,就包括運輸司,涉及航線航班審批、航空運輸業務申請等多項許可和業務監管。藉由媒體披露的夏興華簡歷,進一步看其仕途網絡,順帶一窺經過哪些人事。

夏興華在民航系統工作40餘年,從擔任主管職開始,基本就是在民航上海管理局、華東管理局(上海)與民航總局(及改制後的民航局)之間來回。

夏興華1994年起調至民航總局工作,時任總局局長陳光毅,是前教育部部長陳至立的福建莆田老鄉。這一階段,夏興華歷任的頂頭上司有陳光毅、劉劍鋒、楊元元,擔任的職務是體改法規企管司、機場司、政策法規司等一把手。

2001年4月,夏興華回到上海,擔任民航華東管理局局長。首先是三大巨頭之一的東航股權結構發生變動,由江綿恆擔任法人代表的上海聯和成功入股,江綿恆再以個人身份被董事會委派至東航子公司上海航空任法人代表。上海航空2002年度年報的資料透露,當初任職中科院說要專心研究工作的江綿恆,用心的其實是資本遊戲。

2008年3月,夏興華又回到民航總局,此時已改制為隸屬交通部,時任部長是天津幫迫害官員李盛霖,分管這塊的時任副總理是張德江。2009年夏興華坐上民航局副局長位置,負責機場司、運輸司、國際司等重要部門。

2014年卸任後,夏興華仍擔任中國民用機場協會理事長一職。在江綿恆諸多商業角色中,其中之一就是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不要小看這些身份與頭銜。以東航一家來說,其主要樞紐機場包括上海的兩大國際機場——浦東和虹橋,此外還有昆明、西安、南京、重慶等五大機場。必要時,曾經主管機場系統與長握行業資源者,就能製造看起來像意外的事端。

說回夏興華在民航總局的經歷的三個頂頭上司。陳光毅的人事派令正是來自江澤民,1993年年底,江安排時任福建省委書記陳光毅去民航局,讓位給賈慶林。而陳光毅主政福建的評價是「禍害鄉里」,所以民航局至少從這個時候開始就「上樑不正」了。

陳光毅之後的劉劍鋒、楊元元,捲入了2009年的李培英案(首都機場集團公司原董事長),但由於江澤民力保,兩人被調離了事。也就是自1994年起連續三任民航局長都是被「帶病提拔」,提拔者江澤民。胡溫2010年的航空大審計,不無針對大後台江澤民的意味。習王目前在民航系統的反腐可能也一樣。這些年來,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此實際掌握的資源比外界所能知道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