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經濟學家表示,2017年中國經濟的一大風險是資本外流,資本外流與人民幣貶值的加速將衝擊金融體系,進而對實體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大陸經濟學家李稻葵近日表示,大陸境內外的投資者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上升,會加劇資本外流,而資金外流又會導致匯率的下跌、人民幣的貶值。

資金外流與匯率下跌形成一個雙螺旋式的向下通道,將導致國內金融體系迅速失血,資金周轉不靈。

李稻葵表示,中國的貨幣存量(即現金加存款)都是世界上最高的,高達150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大約21萬億美元。貨幣的流動性更強,當貨幣持有者看淡投資前景,就很容易購匯,造成資本外流,進而導致人民幣貶值。

而且,資本外流將直接引發外匯儲備的下降,外匯儲備下降又將令投資者對匯率貶值的預期上升,進而又促使投資者加快資金外流。

開年人民幣貶值

2017年首個交易日(1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再出現下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9498,比上一交易日(2016年12月30日)下調128基點。

人民幣兌美元離岸價3日一度報6.9875,2日一度報6.9895,逼近6.99。離岸價2016年全年貶值6.20%。

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價3日一度報6.9549。在岸價2016年全年貶值近7%。

資本外流影響實體經濟

李稻葵表示,一旦資金大量外流,外匯儲備將迅速下降,人民幣迅速貶值,對金融體系造成衝擊,然後物價會高漲、財政緊張,企業出現資金鏈危機,實體經濟運行將直接受到影響。

另有經濟學家建議,目前人民幣的緩慢貶值將令貶值預期上升,會加劇資本外流,所以建議人民幣應該一次性貶值。

經濟學家余永定12月初和1月2日都表示,如果干預人民幣匯率,將消耗外匯儲備,人民幣貶值壓力更大,還會影響到中國貨幣政策獨立性。

經濟學家張五常和易憲容都在12月份表示,外匯儲備下降和資本外流加劇,主因之一是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而人民幣匯率持續性地逐步下跌,就會增加貶值預期。

近日Zero Hedge等海外媒體報道,2017年開年,比特幣報價高漲,1月2日,比特幣突破1千美元大關,一度達1,025美元,創2013年11月新高。

追蹤比特幣交易的CryptoCompare.com網站顯示,高達98%的比特幣交易都是在中國完成。業界猜測,這或許暗示人民幣將繼續貶值,或者當局會加強資本管制。之前有消息說,當局已經計劃限制大陸境內比特幣交易、設定比特幣匯出金額的上限等。

當局2016年加強了對個人和企業的資本管控,包括嚴控個人每年購匯5萬美元的額度、企業境外支付審批門檻從5000萬美元降至500萬美元等等。2017年已經公佈,對個人購匯將更加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