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擾喧囂的2016年,在人們的渴望中終於劃下休止符。在這一年裏,政治動蕩和社會分裂加劇。美聯社的民調顯示,僅18%的美國人認為國家在2016年變得更好。有美國媒體認為,在新的一年裏,許多潛在的國際衝突都可能爆發,如俄羅斯與北約的對抗、北韓核危機等,而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川普)上任後的政策將很大程度上左右事件的走向。

國際財經時報(IBTimes)的網站刊文說,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第九屆年度「可預防優先事件調查」(PPS)對專家進行了訪問。根據這些專家的觀點,俄羅斯和北約成員國的軍事對抗及北韓危機的惡化,是2017年對美國潛在影響最大的可能性事件。

文章說,北約與俄羅斯的對抗,可能來自俄在東歐的蠻橫行為。在北韓方面,據預測,該國的核武和洲際彈道的導彈測試、軍事挑釁或金正恩政權的內部不穩等因素都可能引發危機。

這兩場危機都被列在對美國衝擊度很高、但發生機率一般的類別中。同一類別的危機還包括美國發生導致大規模傷亡的恐怖襲擊、關鍵基礎設施遭到極大破壞的網絡攻擊。

當然,事件的未來走向,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的政策。這位難以預測的準總統將於1月20日上任。他的就職演說,可能將為其外交政策定調。

文章還說,特朗普對俄總統普京的好感一直備受關注,同時他對中共則展現出強硬的姿態。此外,特朗普試圖讓中共承擔控制北韓政權的責任,並稱金正恩是「瘋子」。但特朗普也願意在未來與金正恩吃漢堡對談。

與伊朗的關係勢必也將成為一個熱門話題,這不僅是因為特朗普誓言要「廢止」與該國的核協議,而且是因為伊朗今年5月的總統選舉也將是一個不確定因素。美國CBS新國際事務特派員布倫南(Margaret Brennan)預測,特朗普政府可能與伊朗發生「頻繁的對抗」。

文章指,2017年的國際局勢也會受歐洲局勢的影響。在過去的12個月,一系列的民粹主義事件興起,如英國民眾投票脫離歐盟。今年3月底,英國政府將啟動《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旳第50條(Article 50),開始為期兩年的脫歐行動。

今年3月,荷蘭也將舉行大選。儘管極右派的反穆斯林候選人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上月初被以煽動歧視罪判刑,但他仍是下任首相的頭號熱門人選。

今年4月,法國將舉行總統大選。民粹主義政治人物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是領先的候選人之一。而一向被視為歐洲穩定力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正面臨持續增大的壓力,尤其是來自反移民的新興黨派「德國另外選擇黨」。該國將在10月舉行選舉。

文章認為,雖然預計默克爾將贏得第4個任期,而法國的勒龐看來最終可能會敗給中間偏右黨派的候選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但2016年上演的多個驚奇顯示,政治預測是不可能萬無一失的,或許2017年會持續上演驚奇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