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任期已進入尾聲,但他在內政外交上仍動作頻繁,為特朗普(川普)未來執政設障。對特朗普來說,上任後只能用一個「忙」字來形容,無論是奧巴馬近期留下的,還是之前留下的眾多政治「遺產」,特朗普要一一清理。

近兩個月來,奧巴馬似乎非常活躍,頻繁發佈重要決策。特朗普認為,奧巴馬根本沒有平穩交接之意。香港媒體報道稱,按照傳統,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不會在任期結束前作出重大決策,尤其在外交層面。而奧巴馬在掌控總統權力的最後時刻仍「重鎚出擊」。

不少觀察家相信其目標是限制特朗普未來執政的施展空間,盡可能保護自己留下的政治「遺產」不被其迅速推翻。那麼,奧巴馬留下了哪些政治「遺產」給特朗普?讓我們一一梳理。

1.《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TPP協定可以說是奧巴馬政府留下的重要政治「遺產」。2015年10月,包括美國在內的12個國家就此協議達成一致。但奧巴馬在任期內無法促使國會通過批准TPP,需要由特朗普來做此事。

而特朗普從一開始就反對TPP。他在11月份公佈百日施政綱要時表示,就職後首先要退出的就是TPP,取而代之的是,進行公平的雙邊貿易談判,把就業和產業帶回美國本土。他在總統競選期間,將TPP稱為「災難」和「對美國的掠奪」,認為TPP將導致更多美國工作崗位流失。

2. 廢除國家安全出入境登記系統

奧巴馬政府不久前宣佈廢除國家安全出入境登記系統(NSEERS),該系統要求對來自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高風險國家男性移民進行註冊。

這在很大程度上加大了特朗普上任後建立穆斯林登記系統的難度。如果NSEERS沒有被廢除,特朗普會很容易將其重新啟動,只需要在聯邦公報上發一個簡單的通知即可。而NSEERS被廢除後,特朗普就必須從零開始,要按照傳統方式規定的程序走,先將計劃通知公眾,允許公眾提交意見和觀點,回應公眾的反饋,民權團體也會借機進行百般阻撓。

奧巴馬政府自2011年起就停止了NSEERS登記制度的實施,在卸任前徹底將其廢除被外界認為是阻止特朗普恢復NSEERS。

3. 美古合作關係

美國和古巴2015年恢復外交關係,結束了逾半個世紀的敵對。由於特朗普一直不滿古巴的獨裁統治,他早在競選期間就表示,如果古巴不滿足美國的要求,比如恢復古巴人民的宗教和政治自由以及釋放政治犯,他將廢除奧巴馬與古巴的協議。

特朗普承諾,他這一屆政府將「盡其所能,保證古巴人民能夠開始走向繁榮和自由的旅程」。

4. 赦免更多罪犯

奧巴馬於12月19日宣佈對231人進行赦免,創下史上單日赦免人數最多的紀錄,使其兩任內的赦免人數累計達1324人,超過其他做了兩任的總統。

19日被赦免的231人中,有153人是減刑,78人是免罪,多數是涉及毒品有關的罪犯。奧巴馬的法律顧問表示,奧巴馬會繼續使用行政命令赦免囚犯,直至任期完結。

赥免和減刑具有永久效力,特朗普無法對已經做出的赦免作出任何的改變。

特朗普雖然對赦免罪犯沒有明確表態,但他任命塞辛斯(Jeff Sessions)為司法部長,已經能讓外界猜出特朗普對這一問題的立場。塞辛斯一向對赦免表示反對,形容奧巴馬此舉是濫用赦免權利的警號。

5. 以色列問題

聯合國安理會在美國棄權下於12月23日通過決議,要求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土地上擴建猶太人定居點。美國此次極罕見的舉動,沒有動用否決權阻止決議案的通過,引起以色列對奧巴馬政府的強烈不滿,認為他們沒有公正客觀地對待定居點問題。

特朗普發表推文,表示以色列曾經有美國這個偉大的朋友,但現在不再有了。這個情況始於可怕的伊朗協議。特朗普要盟友挺住,等他明年1月上任。

由特朗普提名出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律師曾在《耶路撒冷郵報》撰文指出,阻止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的安置工作,將把猶太人的生命「置於那些最壞的反以色列和反猶太人的運動中」,並最終導致「大量敘利亞和其他國家的難民湧入美國」,繼而給美國本土帶來「恐怖主義威脅」。

弗里德曼認為,若是特朗普執政,兩國將不再有間隔,上述現象也不會發生。

6. 推動更多民眾註冊奧巴馬健保

以奧巴馬為核心的民主黨在奧巴馬執政的最後數月大力推動更多民眾註冊奧巴馬健保計劃。奧巴馬政府相信,註冊的人越多,共和黨人就越難廢除健保條例。

奧巴馬健保存在很多問題,CNNMoney報道稱,更接近貧窮線的人還可以獲得額外補貼,降低高達數千美元的自付額。但中產階級正受到壓榨。他們得不到補貼,自付額令他們難以負擔。

由於虧損嚴重,許多提供奧巴馬健保的保險公司紛紛宣佈2017年將終止服務,繼續服務的健保商則大幅提高保險收費,對於中產階級更是雪上加霜。

特朗普曾表態將廢除奧巴馬健保,但無論是替換還是全部廢除或者保留部份健保內容,都將會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工作重點。

7. 伊核協議

2015年7月,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核問題協議。根據協議,美國、歐盟和聯合國將解除對伊朗實施的制裁,換取該國同意對其核項目的長期監控。奧巴馬今年正式簽署行政命令,決定根據該協議要求解除對伊朗相關經濟制裁。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批評說,伊朗核協議是他見過的最不完整的合約,並誓言如果當選,會締結一個更好的協議。他曾說:「我做生意很長一段時間了,我知道交易是怎麼做的。讓我告訴你們,對美國、對以色列和對整個中東來說,這項協議就是一場大災難。」

據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與其他長期反對伊核協議的人士在特朗普贏得大選後督促特朗普不要輕易撕毀這項協議,擔心廢除它可能會弊大於利,很可能會激怒協議的其他簽署國。

8. 凍結鑽油租約擋特朗普

奧巴馬於12月20日宣佈,永久凍結在北極與大西洋一整條帶狀區日後的石油與天然氣租約,禁止在該地區的能源開採。這是奧巴馬政府出招,束縛計劃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生產的特朗普。

奧巴馬使用了一條1953年的法律,允許美國總統禁止對美國控制的某個海域石油和天然氣的開發。《時代》稱,後任總統要想更改奧巴馬的禁令希望很小,除非法庭或國會能夠修改原來的法令。

據紐約時報報道,雖然以前有過總統對局部海域作臨時性的保護,但從未有過像奧巴馬那樣,發出永久禁止令。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並沒有表明將會撤銷奧巴馬的這項決定。

9. 制裁俄羅斯

奧巴馬12月29日宣佈,對俄羅斯情報機構及其官員實施新制裁,並要求35名俄羅斯外交官在72小時內離境。這是奧巴馬作為對俄羅斯據稱實施黑客襲擊並干預11月美國總統大選的回應。

面對奧巴馬的這一行動,特朗普此次卻很低調地表示,美國是時候該往前邁進了。特朗普還表示,為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將在下周會見情報部門負責人,聽取最新進展的匯報。

俄從未承認過干預美大選的指控,並指美國的制裁「毫無根據」。

作為對奧巴馬行為的回應,普京表示,俄不會驅逐美外交官,且會在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修復美俄關係。普京說,俄羅斯不會向奧巴馬這種「不負責任的外交手段」屈服。

加州共和黨亨特(Duncan Hunter)強調,奧巴馬的舉措愚蠢且毫無作用,會在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被一筆勾銷。

10. 建立新國家保護區

奧巴馬12月28日指定,將猶他州熊耳(Bears Ears)及內華達州金孤丘(Gold Butte)地區共約165萬英畝的土地劃為國家保護區。

這一決定引起很大爭議,反對派認為它損害經濟。猶他州州長赫柏特(Gary Herbert)與國會代表團就持反對意見。赫柏特在一份聲明中說,總統濫用了他的權力,這並非猶他州公民所願。

CNN認為,特朗普廢除奧巴馬的新規定,希望很小。從未有美國總統推翻根據文化法劃定的國家歷史遺跡。

特朗普團隊並未就此表態,但來自這兩個州的國會內共和黨人表示不滿,猶他州的國會議員查菲茨(Jason Chaffetz)稱,會說服特朗普廢除有關法例。

11. 轉移關塔那摩灣監獄囚犯

奧巴馬任期內一直想要關閉位於古巴的關塔那摩灣監獄,但因受國會阻礙而一直未能如願以償。他計劃在離任前,將三分之一被關在關塔那摩灣監獄的囚犯轉移到其他國家。根據國防部的數據,該監獄目前仍有59名囚犯,其中有22名具有被轉移出去的資格。

而特朗普的觀點恰恰相反,他不僅要保留此監獄,而且要把更多的壞人抓進去。

奧巴馬的種種做法只會讓權力交接複雜化,不順暢。特朗普再度針對此事推文說:「我努力地不去想奧巴馬總統的許多挑釁發言及(加諸給我的)障礙,我曾經認為會是一個平穩的過渡,但它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