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 漫捲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劍外:劍門關以南,即蜀中。薊北:薊州、幽州一帶,是安史之亂叛軍的根據地。

這是杜甫平生的第一首快詩。作於唐代廣德元年(763年)。這年正月史思明的兒子史朝義,兵敗自縊,其部將田承嗣、李懷仙等,相繼投降,延續八年的安史之亂,終於平息。漂泊天涯、艱險備嘗的詩人杜甫,聞訊狂喜,一氣呵成地創作了這首涕淚滂沱的快詩。

全詩從「聞」字開始,寫自己的思想感情,先寫初聞後的由喜而淚;再寫想像中的妻子也會聽了高興;再寫自己放書本,喜欲狂;接下來是唱歌,飲酒;再就是慶幸自己還能夠健康地活著回家——真不容易!於是盤算著:從巴峽,穿巫峽,下襄陽,直到老家洛陽!

1、2句中,用「忽傳」與「初聞」二詞關聯,暢快地表現了這意外的驚喜,在詩人心掀起情感巨瀾。它太突然了,太巨大了,這些年間,有太多的期盼!委曲與磨難!一下子湧到面前,怎能不熱淚傾湧,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呢?

3、4句中,用「卻看」、「漫捲」二詞關聯,極為生動,傳神。

最後的四句,是設想還鄉的情景。一氣旋折,淋漓盡致。

詩評家浦起龍云:「八句詩,其疾如風,題事只一句(第一句詩),餘俱寫情,得力全在次句。於情理,妙在逼真;於文勢,妙在反振。(杜甫)生平第一快詩也!」黃白山云:「蓋能以真性情達之紙墨,而後人讀之,性情亦為之感動故也。」是極有見地的。

叛軍敗亡,杜甫歡唱!如此純性、至情的文字,真神來之筆也!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