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神傳文化的故鄉。打開生命的塵封,淨觀一切,一個生命能透過表象看到一切的遙遠和遙遠的一切;會看到在表面的萬物之下有著無盡的生命,那時會明白萬物之美是因其後面有生命在、有神在,所以才美,才有神韻,才讓人流連忘返。古聖先賢,文人墨客,怡情山水,歸隱山林,那是生命的選擇。 孔子講:「禮以正行,樂以正心。」文字有著它獨特的魅力。人來到世間,從牙牙學語到耄耋之年,人所說的每一句話對應的都有文字。人的語言能說到萬事萬物,能說清萬事萬物,前提是人得有那樣的智慧。漢字的不同組合便會體現出不同的內涵,折射出不同的光彩,所謂字裏乾坤,無盡的內涵與神奇盡在漢字之中。

中國的文字是倉頡所造。據說倉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龍為潛藏」,這也就是說,漢字造出來之後,造化不能藏起秘,故蒼天下粟如雨;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漢字就像是一面鏡子,可以洞秘一切。漢字是個神物,是有預兆性的,其實一切都是有序的,都是有定數的,因為天象也是更大神的一念。人覺得可以篡改歷史、可以造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其實一切都是天意。人只是在演戲。漢字既是神物,亂造漢字也必然會出現亂象。

從表面上看,如「亲」(親)字,簡化之後「見」字捨掉了,即「親不見」,從而把人導向沒有親情,親也不親,一切唯物。人本來是有情的,因改字之後天象變了,現在人與人之間沒有親情,多是虛情假意。

「产」(產)把「生」字捨掉了,即「產不生」。現在人流手術到處可見,產下了卻活不了,即產不生。漢字真的是對應了所謂現實社會中的一切!

「乡」(鄉)鄉無郎。農村青年都去城裏打工,村裏很少見到青年,有的屯里皆是老弱。

「爱」(愛)愛無心,人不用心去愛怎麼會有真愛?人與人之間的愛沒有真心怎麼會有真愛可言,多是逢場作戲。漢字的簡化與天象人間是對應的,人沒有心法的約束了,一切也就不行了,亂了。

換個角度去看漢字,如「道」字,道是道路的道、道理的道,簡單講有道理道路才能走得通。所以說「道路」,道在前,路在後;道在前,理在後。生命是有一條路在走,返本歸真那是人(生命)回家的路。「道」的外邊是個走之旁,裏邊是個「首」字。「首」字上邊是兩點,代表一陰一陽,下面的「一」代表一切,下面是自己的「自」字,意為修道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合起來是個首字,首代表頭,第一,首要,首先……意思是說修道乃人生頭等大事,是最重要的。外邊是個走之旁,代表「行」,意思是說生命應該遵循的是法,維護法。法能造就一切,生命本身都是法造就的,所以說生命應該敬法。小時候讀書老師都講坐姿,要身心端正去學。

「信」:「信」字拆開左邊是單人旁,右邊是個「言」字,表面講那便是人應該言而有信。「言」字拆開上面一點代表一句話,有一諾千金之意。下面三橫分別代表天、地、人,因為從古人做人的角度或者從做人的標準來看那就是人都應當堂堂正正地活著,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說話那都是純淨的、純正的,都是直著出去的。一句話、一念同時對著天、地、人發出去,所以古人講天地為證,講三尺頭上有神靈。「言」字下面是一個口字,人說話要用口,人字和言字合起來那便是人的語言。人應當言而有信,一諾千金。從一個字裏面能看到字後面的粗淺內涵,能看到神的昭示、暗示……而修大法的人可能會隨著境界的昇華看到漢字更遙遠的內涵和修煉人所對應的不同的標準。(字裏乾坤(二)請見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