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安大街上走著走著,就想落淚,雖一代巨匠,一旦攪入輪迴大限,也只能夠如此草草敗下陣去。

在拜讀張曉風文章的這一段時,雖然我不盡然了解它的含意,但心中竟澎湃不已,好像有甚麼感覺要從內心跳出,卻又硬生生地壓回心裏似的;無以名狀的情感,也只是想落淚。或許那種心境,跟我當時在聽的那首歌的那段有關:

芳菲異國夢,煙雨月明中;霏霏離人淚,一片萬古情。

宛如映在眼簾。細雨飄飄的明月夜,漂泊浪子離家,遠在異國悲含著離愁,作著返鄉夢,苦等重逢;在夢中歸來,卻也無濟於事,只好睜開雙眼面對現實,又是淚潸潸、悵離人,恰如今夜細雨聲聲。唉!亙古不變的情懷,難道不是如此嗎?

樂曲中,和著中國笛悠揚宛轉的清音,本來美好,但此時卻美得慘澹、美得淒涼,只更增添了幾分惆悵。

雖然從未上長安,親眼目睹,一代巨匠的興衰,但略讀歷史古籍,便可窺知一二。每逢朝代更替,都城便一次又一次地滄海桑田,還是離人重逢時,卻早已面目全非;就連它,撐不住輪迴大限,也只能草草敗陣,黯然退場。

一代巨匠,看似威武、風光的門面,那也不過一時。秦始皇自併吞六國以降,多少皇帝能德垂青史而萬世不朽?多半是轟動一朝,便落沒於他朝;算其一生雄心壯志,亦如此而已。一代巨匠,最後只落得一具屍骨。

遙想當年李後主一闋相見歡,蘇子振臂一呼大江東去。文豪巨匠,落得一身惹人妒;誰懂?唯獨那淚痕。只有門前長江萬古不歇,望著代代巨匠生與死,罷了!只得讓他們付之東流。

誰堪忍得此光景?彷彿他們一生集聚,從心底流盡的最後一滴血。

想著想著,不覺淌下淚來。悲嘆中華五千載來,巨匠只能草草敗陣,如此而已;在一輪五千載,我們不也就如此而已嗎?情何以堪呢?

夜已深,無止盡的黑籠罩著大地,一片死寂。當太陽落下後,剩下的,如此而已。

有些悲觀的傷痛,也許我還未痛過,也許不消我說。

但,我知道黑夜後等的是黎明;失落後等的是希望;離別後等的是重逢;一代巨匠的下陣等的是下一代巨匠的新生。不必多愁,不必悵然涕下,該是懷著這份心情,迎向未來!

「這或許就是『一片萬古情』吧!」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