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

那些著名的山山水水,這些年累積起來,竟然也遊歷了不少。可是滿眼優美的風景裏,我從未找到,也沒有感應到那種歸屬感。 

劉禹錫的名篇有言:「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劉禹錫是人中之龍者。那些著名的仙山聖地,並不是因其高聳入雲人跡難至而盛名,依據劉禹錫的看法,他認為是有仙人來過,有龍鳳曾來此駐留過。

武當仙山,有玄武大帝;峨嵋有眾神話傳說;少林寺經久不衰,少林武僧臥虎藏龍,個個身懷絕技,千百年來留下無數壯麗傳奇;靈隱寺是神僧濟公曾經居住過的寺廟,至今香火旺盛。

千百年歷史流轉,現代的人們牢牢記住了這些名勝和流傳於世的仙蹤神蹟。至今人們或多或少,將信將疑地相信,那些靈性或許還殘存於斯。於是,去朝拜,去開光,去占卜,不遠千萬里,樂此而不疲。

在有了適當條件之後,我也去拜訪他們了。但見雜亂的人流、銅鎖,綁在樹上的無數小紅布條在風雨中飄搖。它原來的安寧死寂已然消耗殆盡,守候在大山之巔之深處的後世徒輩們,在忙不停地滿足人們算命、開光的美好願望。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是仙鶴伴昔人來過,是詩仙們留下不朽奇篇,此樓而聞名,它的歷史內涵經久不衰不散。

同樣我也去過岳陽樓。站在歷史名樓上,那些人中龍鳳在這裏主演過驚人歷史大戲,同樣是其悠遠厚重的歷史內涵,讓人們來此尋思在這裏曾經的真實駭人風雲。

然而這些皆歷史之蹤跡,是過去,不是現在,更不是未來,這些已成過往的雲煙。那些歷史上的龍,那些仙山之神們,或許已經不在,不再來。他們同樣也只是洶湧澎湃的歷史大潮中暫短浪花,並也會隨著驚人的歷史去而不返,只留下這空空的樓,只殘存這大山名川,便是這暮鼓晨鐘,便是這些斑斑駁駁點點滴滴,一切盡顯浮淺和遺憾。

走過諸多山山水水,我發現我不容易在那些著名的山水聖地裏遇見驚喜,如今竟也普通如斯。山不在高,水也不在深啊,是他們來過,便讓其顯山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