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最後一個月,習近平、王岐山突然加大力度清洗天津官場,一周內空降兩名高官分別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及紀委書記,江派常委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提拔的兩名舊部被查辦;清洗行動還覆蓋天津軍方,觸及了活摘器官罪行。而這背後其實是習陣營在強硬回擊江派政法公安勢力的攪局、反撲。

習王密集動作清洗天津官場

自12月6日至25日,習近平、王岐山清洗天津官場的動作包括:

12月6日,中央國家機關紀委書記鄧修明調任天津紀委書記;前任天津市紀委書記、中紀委常委姚增科10月底已調任曾慶紅老家江西省副書記。

12月12日,工信部副部長懷進鵬「空降」天津出任市委副書記。

12月15日,已落馬的天津代書記黃興國被罷免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12月21日,張高麗的舊部、天津市委委員張泉芬被調查。同一天,張高麗主政期間獲提拔的天津市中小企業發展促進局前副局長蔣穎獲刑10年半。

當天,天津官媒報道稱,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的天津試點工作取得了進展,超過八成的有償服務已經停止,其中包含複雜敏感項目452個。此前官方報道,軍隊醫院、武警醫院等醫療項目,是首批重點停止的項目之一。天津軍方醫院之一、武警後勤學院附屬醫院曾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報涉嫌參與活摘器官罪行。

12月25日,中共人大常委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確認黃興國的全國人大代表資格被終止;並公佈天津警備區參謀長王東涉嫌「違法犯罪」辭去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天津政法公安非法綁架近20名法輪功學員

值得關注的是,就在這系列清洗行動前夕,12月7日~8日,天津國保和各區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了近20名法輪功學員。這次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的範圍遍及武清、南開、河北、北辰、靜海、西青、河東、紅橋等8個區,範圍相當廣泛。

據知情者透露,天津公安當局,採用監聽電話、跟蹤等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進行了長達一年的非法監控,並最終在12月7日這天開始下手。

近年來,中共江澤民集團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輪功罪行在國際全面曝光;今年6月,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引發國際輿論聚焦。

在此前後,習近平當局對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中央「610」辦公室展開巡視,否定江澤民的宗教迫害政策,召開系列政法系統會議,強調「糾正冤假錯案」,與活摘器官罪行作出切割,並釋放清算江澤民及其迫害法輪功罪行的信號。

大陸今年多地出現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現象,其中,至少6起發生在今年8月以後,發生在山西、遼寧、河北、江蘇等近年來已被習陣營人馬接管的江派重要窩點省份。

在此背景之下,天津政法公安系統逆潮流大規模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說明江派勢力仍在操控天津官場及政法系統。

早在17年前,轟動國際的1999年「4‧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藉口,之前發生的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事件,則是「4‧25」事件的真正起因。

2006年至2015年的10年間,天津共有1名政法委書記、2名政法委副書記先後被查,分別是宋平順、李寶金、武長順。但江派仍操縱天津幫勢力不斷攪局、反撲。

2015年發生的天津大爆炸事件,以及天津執行張高麗密令大規模報復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等事件,均被曝光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的恐怖威脅、捆綁攪局等另類政變活動。

2015年6月24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調查員以江澤民辦公室秘書的身份,對正在哈薩克斯坦訪問的張高麗進行電話調查時,張不但沒有否認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還答應在政治局會議上阻止追究江澤民。

王岐山放話撤職現常委 鎖定張高麗

天津政法公安非法綁架近20名法輪功學員後,習陣營立即密集動作清洗天津官場,回擊江派攪局意味明顯。不僅如此,中南海還放風王岐山關於撤掉現任常委職務的言論,直指江派常委張高麗。

香港雜誌最新披露,王岐山在北京、山西、浙江就開展國家監察改革試點工作調研期間,和當地官員討論時說,對那些「搞派別拉幫結私活動的,一經核實就從領導崗位上撤下來,該開除出黨就必須開除出黨,該開除公職就必須開除公職,如涉及違法犯罪就應當送交司法部門偵辦。」

王岐山強調,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和普通黨員以及平民百姓是「一視同仁」、「一律平等」。

王岐山向中共官場放話,要將搞派別拉幫結私活動的高官撤職,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也概莫能外,公開釋放對現任常委的「打虎」信號。

港媒放風王岐山撤去現任常委職務的相關言論的同時,該期雜誌還披露,中紀委、中組部接獲來自黨政內部、人大、政協內部及社會各界舉報信函11,700多件,其中涉及政治局常委張高麗等人。

張高麗被特別點名,或暗示其已成為習近平、王岐山要清洗的頭號目標。

習王強硬回擊江派公安勢力的反撲

中共公安系統是習近平尚未深度清洗的系統之一;現任公安部長郭聲琨據稱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表外甥。天津政法公安大規模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是近期江派政法公安勢力系列攪局事件之一。

12月1日,中共公安部官網發佈《警察法》修訂草案稿,其中對警察使用武器放權方面引起各界憂慮。輿論質疑,這一規定或將警方權力濫用合法化,江派勢力更易製造流血事件,引發社會動亂。在此前在司法改革中,公安部內的江派勢力就已多次暗中設套與習近平對抗。

12月23日,北京檢方對涉雷洋案的五名警務人員作出不起訴決定,並且認定雷洋嫖娼。對此,網絡上罵聲一片,很多人憤怒,甚至有人說「這是官逼民反的前奏」。

此前有消息稱,習近平曾對雷洋案作出尖銳批示,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統的抵制,拖延不究。如今,北京檢方在眾目睽睽之下為凶嫌脫罪,公然與高層一直倡導的「依法治國」唱反調。

中共公安系統這一系列攪局動作,發生在習陣營加速圍剿上海幫、推進國安系統清洗以及監察系統改革、並觸及江澤民集團活摘器官罪行之際,顯示江派正進行垂死反撲。

如同以往,江派每次的反撲都遭到習陣營更強硬的回擊。這次,習、王密集動作清洗天津官場,在北京迅速展開「掃黃」行動、查封背景深厚的保利俱樂部等,劍指公安、軍方及北京、天津的江派勢力,醞釀清洗大風暴。

天津公安局長趙飛聽令郭聲琨迫害法輪功

近年來,以張高麗的搭檔、天津代書記黃興國落馬為標誌性事件,天津官場震盪不已。今年4月,原天津政法委書記袁桐利轉任河北省委常委,5月起再兼任省政府黨組副書記。截至目前,天津政法委書記接任人選未明。

現任天津公安局長趙飛是此次及去年下半年的兩次大規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事件的操盤手。

2015年5月開始,習近平當局發佈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通告後,大陸各地很多法輪功學員展開了實名起訴江澤民(「訴江」)的大潮。據明慧網報道,2015年6月開始數月間,數千名天津法輪功學員依法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出了訴江狀。

天津市公安局長趙飛卻指使當地的公安國保,及幾十個派出所的警察綁架、騷擾訴江法輪功學員。僅從6月到10月期間,就有139人次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騷擾,其中4人被非法批捕,29人被非法拘留。七、八月份,有89人次的訴江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

據消息透露,2015年5月公安部長郭聲琨到天津召集市公安局處級以上幹部,在一個秘密地點召開會議。會議要求與會者不帶手機,不形成文件。會議特別強調對法輪功學員加重迫害。郭聲琨在天津的秘密談話,成為天津市公安局長趙飛唆使利誘天津「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警察打壓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依據。

趙飛原任湖北省武漢市委常委、政法委副書記、武漢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2014年7月,趙飛接替落馬的武長順,調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趙飛任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長四年期間,就曾追隨迫害元凶江澤民,瘋狂迫害湖北省法輪功學員,直接造成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十多人被非法判刑。趙飛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習近平怒批「陰謀家」 警告李鴻忠

9月10日深夜,天津市代理書記黃興國落馬。9月13日,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接任天津書記。現年60歲的李鴻忠的仕途從遼寧起步,之後調往廣東長期任職。在李長春、張德江主政廣東期間,李鴻忠先後任廣東省委常委、副省長、深圳市委書記。據稱,李鴻忠受到江澤民姘頭黃麗滿關照和提拔,並成為黃的心腹。

李鴻忠自1988年開始至2007年一直在廣東官場。張高麗自1985年至2001年也在廣東官場。二人仕途交集逾十年,曾同時擔任廣東省委常委,先後任深圳副書記或書記。

2007年12月,李鴻忠調任湖北省副省長,代理省長;2008年至2010年,任湖北省省長;2010年至2016年9月,任湖北省委書記。

李鴻忠曾緊跟薄熙來在湖北大搞「唱紅」。在深圳及湖北等地任職期間,都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他發出追查通告。

李鴻忠任湖北書記期間,趙飛長期任湖北省會武漢市政法委副書記、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在天津,趙飛再度成為李鴻忠的直接下屬。

習近平上台後,隨著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等江派高官紛紛落馬後,李鴻忠不斷向習近平表忠心,成為習近平上任之後江派官員的反水典型。今年初,李鴻忠成為第一批在省級常委會上提出「習核心」的地方大佬之一。

但李鴻忠接任天津書記後三個月期間,未見任何實質性清洗江派天津幫勢力的動作。相反,12月7日、8日,天津發生大規模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案件。

從李鴻忠與江派「天津幫」幫主張高麗以及天津公安局長趙飛在仕途上有長期交集這一點來看,不難想像,李鴻忠與江派「天津幫」密切勾結,在大規模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案件中充當了重要角色。

敏感時刻,港媒最新披露,反腐「打虎」工作重點,已從經濟案件轉移到政治性事件;「政治問題和腐敗問題交織的領導幹部」,一定會被列為重點查處對象。遼寧的前書記王珉、天津的前代書記黃興國,都屬於這種「交織型」貪官。

消息人士透露,黃興國經濟方面主要是親屬利用其權勢非法占地斂財;政治方面,天津港大爆炸算一宗,還被習批為「陰謀家」,一方面率先喊出「習核心」騙取信任,另一方面為了扶正去「代」,很誇張地搞了系列團團夥夥、結黨營私的「地下活動」,因牽涉某「政治老人」而未被公佈。

消息人士稱,習了解案由後震怒。

將上述消息中的主角黃興國替換為李鴻忠,幾乎完全適用。李鴻忠也是率先喊出「習核心」騙取信任,近期與「天津幫」勾結再度攪局。黃興國已是「死老虎」;敏感時刻,中南海放出習震怒的消息、批率先喊出「習核心」的「陰謀家」,實指李鴻忠。

此前習陣營已釋放李鴻忠不止一次被中紀委約談的消息,涉及其在廣東、深圳官場的問題。

「習核心」確立後,「天津幫」仍在太歲頭上動土。習近平、王岐山徹底清洗「天津幫」已是當務之急。習王的系列動作已經展開,清洗行動料將繼續深入。李鴻忠如此玩火自焚,勢將成為張高麗的陪葬。◇

(大紀元2016年12月27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