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科學界承認瀕死體驗的存在,但其主流卻始終試圖通過各種實驗證明這只是生理或心理的某種變化導致的幻覺,而非靈魂或意識存在於肉體之外的證明,從而否定人有前世和來生,更否認神的存在。但一些公正客觀嚴謹的科學家則通過大量研究反擊主流科學界的愚蠢,並揭露了其非科學態度的真正原因。

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和伊利諾斯大學教授尼爾·格羅斯曼博士(Dr. Neal Grossman)在2002年發表了一篇題為《誰害怕死後的生命》(Who's Afraid of Life After Death? )的文章,在談到基於進化論和唯物論的科學界為何對瀕死經歷的鐵證視而不見時,格羅斯曼說:「人有來世的證據非常強大和有說服力,足以使一個沒有偏見的人得出唯物論是偽學說的結論,但學術界拒絕驗證這些證據,好像唯物論天生正確。」

傑弗瑞·朗恩(Jeffrey Long)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放射腫瘤科醫生,也是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的董事,參與了大量瀕死體驗的研究。2010年,他出版了《來世的證據:瀕死體驗的科學》,成為暢銷書。

朗恩在今年6月出版新書《神與來世》後, 接受了霍士記者的採訪。採訪中記者也問到,既然有如此充足可信的證據證明神的存在,為何科學界的主流卻拒絕接受。對此,朗恩認為,這是幾個世紀來科學固有的認知決定的。他說 ,整個科學界都是這麼認定的,課堂上也是一直這麼給學生講的。如果承認有神的話,不是等於自取其辱嗎?

所以,為了維護其觀念,為了顏面,科學界的主流們睜眼不看事實,也不肯承認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