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論語. 憲問

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發表《聖誕文告》,對現今世界及香港的種種問題表示擔憂,也特別對港獨思潮和立法會宣誓風波提出批判,更指「人釋放出來的破壞力和負能量是非常巨大,足以令社會和人倫分崩析離:兩極對立、非黑即白、非友即敵、非民主即建制,黨同伐異。」強調彼此團結、求同存異,才是解決分歧的最好辦法。

過去幾年,中共政權指使梁振英以種種卑劣的手段破壞香港的自由、人權、法治,通過人大「8.31」決定不容香港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激化社會矛盾,以製造藉口打壓香港的民主聲音。港人負隅頑抗,社會四分五裂。

鄺保羅以宗教領袖身份,扭曲事實,將民主與建制放在對立面,分明有意誤導社會人士。在一個健全的民主制度下,民主與建制之間並不存在矛盾。簡而言之,執政黨便是當然的建制主力,但它們的所作所為卻受到在野黨的監察。但無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必須按照確立的民主制度,履行其固有職責。

可是,由於中共政權專制的特質,而香港的建制派又必須「愛國愛港」,他們便變為專制派。香港人要當家作主,中共政權卻堅持一黨專政。因此,香港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對立,實際是民主與專制的對立。正邪不兩立,民主與專制也不能共存。

一個健康的社會,其包容的程度通常比較高,可以接納和尊重不同的種族、文化、生活方式之時,卻不表示它沒有一套明確的是非標準。孔子的學說經常提到君子與小人的分別,為中國傳統文化訂立了一套完整的道德價值,未知鄺保羅是否也覺得他的思想過分偏激?

鄺保羅曾批評參與7.1遊行的人是羊群心態,表示「普選不是萬靈丹」,認為誰當特首都不是問題。他實際上就是利用其宗教地位,為專制的中共政權發聲。他究竟是建制派還是專制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