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虛火到這種程度,所有人都不敢讓它垮,中共國有銀行不敢讓大量的房地產企業破產。中國幾乎所有的大型企業都有房地產的業務或分支機構,這也很不正常。在正常國家,企業都是各司一職,各有專長。

在美國,從政府到民間都有一些個壞習慣,早期來美國的移民不是這樣的;他們都是很艱苦、很保守的,後來越富足越願意提前消費,民間也逐漸養成借貸的習慣,美國國民個人信用卡的債務高達每人8,000~9,000美元。國家、各級政府也在舉債,這和民主黨的政策有關係,共和黨一般反對政府過度借債。

民主黨喜歡大的社會福利項目,大項目的錢從哪裏來?用政府運算的赤字來支付,最後用借貸、發債來支持。

大量購買美國國債

中國用外貿結餘剩下來的外匯,用來買美國國債,國債利率再低也有一定收益,至少比現金好,還非常安全,所以中國政府買美國國債是投資、保本,不全是借錢給美國人。第二,大量購買也可以把它變成試圖左右、控制美國政府的工具。中國政府一旦說不買或者少買美國國債,美國的財政部長就坐不住了,就有這個問題。

說白了,這個過程就是中國老百姓辛辛苦苦打工掙的錢,被中共搶走,然後借給美國人,讓美國人提前消費,並可以讓美國人廉價的買到中國人辛辛苦苦生產的產品。

我們看到美國商店的商品這麼廉價,很多中國遊客為甚麼到美國搶購呢?他發現美國的東西比在中國還便宜。這裏就有中共的政策、中共對百姓的剝削、中共利益團體劫貧濟富等等因素在其中。

權貴操控房地產

進入90年代以後,中共慢慢開放房地產市場;原來的城市住房是個人所在單位(公司)分配給的,中國百姓既沒有房產產權,也不可以買賣所住物業。

後來中共發現可以開放部份房地產市場,實際上不是真正的房地產市場,到現在為止它還說中國的所有土地都是國有的、是共產黨控制的。

在美國幾乎沒有國有土地,聯邦政府擁有的就是一些公園、原始森林、軍事基地,大部份土地都是私人擁有的。中共發現,開放房地產市場可以賺錢,因為傳統的中國人骨子裏都是要買房子的,擁有自己的物業可以傳給子孫後代,所以房地產市場非常活絡,也迅速地發展起來了。

但中國政府賣給中國人的是70年的使用權,這在我們看來實際上就是租賃,因為你不擁有這個土地,你只是付錢買了使用的權利。但即使是這點可憐的使用權,中國百姓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中國房價直線上升,過程中權貴賺了大量的錢,下手早的人可能也賺了些錢,但對絕大部份人來說,房地產負擔越來越大。後來地方政府也發現了賣地建房是有利可圖的。中共開始發展經濟時,用GDP(國內生產總值)作為衡量官員政績的標準。任何官員都想表現的更好,在任期內搞好GDP,就可以升官、發財、出名,所以圈地、賣地、蓋房子使經濟大幅度的發展,蓋房子需要水泥鋼筋這些建築材料,房子搬進去又要買傢俬裝修,以及交各種稅費,這都一定會大力刺激經濟。

中共發現這是一個好的辦法,它可以提高國民經濟總量,地方政府又能賺錢,權貴更是發現利用權力把房子據為己有,是利用權力致富的快速手段。所以,中國的貪官手裏有幾十套、上百套的房子,地越賣越貴,市場也被炒起來了。

中國房地產價格高到每平方米幾萬、幾十萬,這就非常貴了,完全和普通百姓的收入脫鉤。假如說4萬元人民幣一平方米,100平方米就400萬人民幣;美國居民住房面積每棟大約250平米,價錢只有20萬美元左右,家庭平均年收入的2~4倍就可以買下來。

所以,中國的房價是非常貴的,加入建設中的勞動力成本更是如此,這是一個巨大的泡沫。泡沫是沒有辦法持久的,最終資金鏈會斷裂,或者其他人付不起,不買的話它就會停止上升。

開發商、地產商不會用自己的資金蓋房賣房,一定是從銀行貸款做這件事,銀行貸款就要利息、要還債,如果房地產市場降溫他們自己也要破產,從這個角度講中共的國有銀行也有問題,它的資產有很多是貸款給房地產業的,如果樓價下降他們也跟著垮。房市虛火到這種程度,所有人都不敢讓它垮,中共國有銀行不敢讓大量的房地產企業破產。中國幾乎所有的大型企業都有房地產的業務或分支機構,這也很不正常。在正常國家,企業都是各司一職,各有專長。在中國所有的企業都經營房地產,因為利潤太大。最近有消息講開發商想降價,先買了房子的人們不幹,他們在抗議「維權」,不讓降價。你降價了我支付的房款怎麼辦?所以不敢讓它降。房地產問題直接牽動中國的銀行業,所以問題非常大。

官員利用內線交易獲利

再談談中國的股市問題。中國開始搞股市、國企上市時,本來股市作為集資的辦法、讓資金流動,是很好的事情,但是風險很大。美國對股市的監管是非常嚴格的,因為有個幕後交易的問題。比如我是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我下個月、下個季度我們的財務報表怎麼樣當然知道內情,財務報表出來,我們上個季度、上一年盈利非常好,股票就會上漲,做不好股票就會下跌,作為內線工作人員是知道的,所以美國有嚴格的規定,內線人員不可以在股市中獲利因為他可以獲得內幕消息,可以提前知道,並從中獲利,這對一般投資大眾不公平。

股市很容易出問題,在正常社會這個範疇監管得最嚴。而在中國,幾乎沒有法制監督機構監管這些違規事件。中國那些國企本來就是中共的官員掌控的,他們一定會利用內線的消息讓自己從中獲利,獲利以後再賄賂上上下下的官員,這就是中國股市的黑幕,可憐的是小股民,把血汗錢都賠進去了。

再一個就是地方債券的問題。在美國聯邦政府可以發行美國國債,州政府也可以發行它的公債,作為小城市也可以發行自己的公債,各級政府都是獨立的,他們可以自己去發行債券,債券的利率要看當地政府的信用等級、還債能力。而這些都有獨立客觀的機構來評估。信用好的,就可以低利息借到錢;信用不好的,就只能付高利息借錢。地方債券有可能是破產的,因為它只能用地方政府的稅收做擔保;最可靠的是聯邦政府債卷,它使用整個國家的信用來擔保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