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長近日堅稱,「敵對勢力的滲透首先選定的是教育系統」。人民大學的張鳴教授在微博中反問:「教育界既然是被敵對勢力滲透的重點,那麼,能不能說說,這個敵對勢力,包含哪些國家?教育界的敵對份子,到底佔教師的多大比例,到底有哪些人?

「敵對勢力」在中國,總能找到可乘之機,大至民族問題乃至上層權力之爭,小至公民維權乃至爆炸起火垮橋拆遷城管打人之事,事後總有聲音發出來,跟所謂「敵對勢力」扯上關係。

包括我們呼吸的霧霾,我們所吃的有毒食品,沒有免費的義務教育,大病得不到救助,養老得不到保障,甚至於買不起樓看不起病讀不起書,特別是從上到下有目共睹的腐敗,或許都跟「敵對勢力」脫不了關係。

今年7月31日,《人民日報》發表過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袁鵬的一篇重要文章,文章列舉了美國正利用5大「敵對勢力」阻礙中國崛起,包括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群體。

按這位袁所長的分析,估計中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屬於「敵對勢力」了。所謂異見人士,無外乎是對黨和政府抑或某個人提出批評的人,在毛澤東時期,包括劉少奇、鄧小平甚至是朱鎔基都是異見人士。而所謂的弱勢群體,除了權貴一族,數以十億的人恐怕都是弱勢群體。袁所長的思維或許依然停留在階級鬥爭敵我分明的時代,也難怪,他的看法其實很可能只是權貴的想法。

何謂「弱勢群體」?

官方沒有明確界定。2002年,朱鎔基總理在卸任前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上,首次提及(或是恢復)了「弱勢群體」的字眼,當時主要觸及4種人:下崗職工、「體制外」的人、進城農民工、較早退休的「體制內」人員。這個表述其實並不準確,弱勢群體可以延伸到更寬泛的範圍。

從下崗職工可以延伸到失業者、半失業者和待業者。「待業」這個名詞,官方已很久不用了,指到達就業年齡而未能就業的人,現在據說已經納入失業者的範圍。大學生畢業,相當時間找不到工作,也是失業者。半失業者,一般是指其職業不固定和收入不穩定,時有時無,時多時少。這些與下崗職工,本來有業,現在無業,來歷不同,現狀無異。

從進城農民工,可以延伸到相當多數的農民。農民工進城打工,其收入比務農多,就業機會也好一些。但他們幹最累、最苦、最髒和最危險的活,拿最少的工資,並且多數、長期被拖欠。而那些未離開農村的農民,其處境同樣艱難,他們種少量的田地,只能艱苦度日。還有那些失去田地農民,補償有限,早就淪為弱勢群體。

「體制外」人士

所謂「體制外」的人,其實也是無業者,不是失去了職業,而是從來就不在任何單位工作。這些人基本上沒有收入,有也不常常,除靠家裏養活外,生活無來源也無保障。一旦失去贍養或養活者下崗,其困難更大。這類人在城鎮和農村都很多。

較早退休的「體制內」人員,是指拿養老金(退休工資)不多的老人,其困難可想而知。後兩種人,又包括一大批老弱病殘者,同樣是收入不多或無收入的弱勢群體。

下崗職工是這個時代最為悲痛的弱勢群體,屬於國企改革和政府政策的一個產物。他們中的一些40、50成員,從「鐵飯碗」到打工族,代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和攻堅破難的不容易。但他們普遍生活困難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還有更多混跡於城市的蟻族,他們是當代中國最年輕的弱勢群體。他們大學畢業,年齡在歲,屬於80後、90後,是所謂的高知一族,在城市裏卻過著像螞蟻一樣的群居、搬家、奔波、拚命、弱小的低微生活。他們「蟻居」在城市的邊緣或中間,卻很難融入城市,也很難買房成為一個真正的城裏人。

當中國龐大的社會財富在不知不覺中被少數利益集團所掠奪所瓜分,這個社會處處出現弱肉強食的光景,即沒有任何規則,沒有任何道德,沒有任何良知,絕大多數人即所謂的弱勢群體被排除在財富掠奪的遊戲之外。當弱勢群體被當作包袱而不是財富被拋棄的時候,這個社會穩定的基礎自然就會變得越來越脆弱。

高速的經濟增長固然可以為演變了的中國塗脂抹粉,但卻很難說服那些在突起中被剝奪了基本利益或遭到無情拋棄的廣大弱勢群體。是弱勢群體的奉獻忍受犧牲換來了中國的繁華和發展,而不是弱勢群體干擾抑或影響了中國的崛起。

當利益集團打著各種旗號忙於瓜分權利和財富時,弱勢群體面對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司法不公,面對分配製度不公造成的富人與窮人,官員與平民的對立,造成的城市與農村,沿海與大陸,大城市與小城市之間的巨大反差!面對社會正義得不到伸張、腐敗得不到懲處、民間疾苦得不到關懷,弱勢群體除了失望懊喪,不僅連吶喊的權利也沒有,即使通過正常途徑上訪乃至批評,也常常被視之為攻擊體制甚至是危害安全。

誰是中國的「敵對勢力」

而假借穩定和諧之名,極力維護現行體制的權貴,實際上幹的都是巧取豪奪、貪污腐敗的邋遢勾當,甚至早就將掠奪的巨額財富轉移到海外,並且紛紛把家人和親屬移民到海外,他們掏空了中國的社會財富,毀滅了中國的自然環境,阻礙了中國的正常發展,敗壞了中國的傳統道德,在炮製了極少數權貴的同時讓近十億人淪為弱勢群體。而袁鵬反污弱勢群體是「敵對勢力」,請問世界上有幾個政權敢把絕大多數人民當成所謂的「敵對勢力」來看待?

十八大以來,因貪腐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就有200多人,包括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一大批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這些腐敗份子幫派勢力才是真正的「敵對勢力」,從已經曝光的案例來看,「敵對勢力」斂財的手段千奇百怪,其攫取的財富早己超過世人的想像也超過中國歷史上所有的貪官!教育部長是否意識到,對中國教育系統滲透最深危害最大的就是這樣的「敵對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