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他的律師好友大衛・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出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由於弗里德曼長期以來反對美國在以巴衝突議題的立場,這項提名引發各界熱議,有人擔心將改變中東局勢。

弗里德曼對以巴衝突的基本立場

綜合外媒報道,弗里德曼對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衝突的立場,向來反對「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積極支持以色列吞併約旦河西岸(West Bank,以下簡稱西岸)以及在西岸建立定居點(Israeli Settlements)。

最值得關注的是,弗里德曼想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Tel Aviv)遷移到耶路撒冷(Jerusalem),藉以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政治素人」弗里德曼是一名正統派猶太人(Orthodox Jewish),是特朗普的律師好友,精通破產法。他是特朗普「以色列諮詢委員會」(Israel Advisory Committee)的聯合主席之一,另一名主席是來自紐約市的正統派猶太人律師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

弗里德曼也是「美國伯特利之友基金會」(American Friends of Beit El foundation)總裁,這個基金會和猶太人伯特利定居點有關。弗里德曼一直積極支持建立新的定居點,經常造訪定居點,在耶路撒冷擁有地產。

特朗普的提名引正反意見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尚未對特朗普提名弗里德曼表示意見。周五(16日)以色列《哈雷茲報》(Haaretz)的美國編輯Chemi Shalev發表專欄文章表示,弗里德曼將使內塔尼亞胡看起來像一名左翼失敗者。

周五,內塔尼亞胡的主要政治對手以色列教育部長Naftali Bennett稱弗里德曼是「以色列的偉大朋友」。該國外交部副部長Tzipi Hotovely「歡迎」弗里德曼,並稱這項提名是「以色列的好消息」。

美國猶太復國主義組織(Zionist Organization of America)總裁克萊因(Morton Klein)認為弗里德曼具備「成為美國最偉大的以色列大使的潛力」。

共和黨猶太人聯盟(Republican Jewish Coalition)執行長布魯克斯(Matt Brooks)推文表示:「這是一個偉大的選擇,弗里德曼了解特朗普的想法,並將加強美以關係。」

自由主義團體J Street的總裁Jeremy Ben-Ami則誓言將力阻國會通過弗里德曼的提名,他認為弗里德曼如果出任駐以色列大使,將破壞維繫美以關係的根本價值。

美國全國猶太民主理事會(National Jewish Democratic Council)推文表示:「弗里德曼將是最沒有經驗的美國駐以色列大使。」

耶路撒冷是以巴衝突核心

耶路撒冷位於地中海和死海之間,它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聖地。以色列在1980年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且不可分割的首都」,以色列議會和總理辦公室都設在耶路撒冷。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宣布耶路撒冷將是巴勒斯坦國的首都,直到現在,耶路撒冷仍是以巴衝突的核心。

大多數國家不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認為其最終地位尚未確定,有待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談判決定,因此多數國家將大使館設在特拉維夫,美國自1966年以來一直將大使館設在特拉維夫。

美國行政當局長期以來一直認為耶路撒冷是以色和平進程中最棘手的問題,應通過談判解決。

弗里德曼主張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特朗普也曾說過要將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發言人米勒(Jason Miller)在16日上午與記者的例行電話會議中確認,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多次做此承諾,不過米勒並未說明遷移大使館的時間。

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也承諾要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

兩國方案何去何從

「兩國方案」是國際解決以巴衝突的其中一項方案,這個方案主張居住在巴勒斯坦土地的兩個民族,即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各自建立兩個不同國家,希望在西岸與加薩走廊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並存。自1990年代開始,「兩國方案」是美國政府推動以巴和談的政策。

弗里德曼不支持「兩國方案」。美國雖然支持「兩國方案」,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承認巴勒斯坦國。自2012年以來,巴勒斯坦國已在聯合國享有非會員觀察員地位。

弗里德曼和格林布拉特曾在社媒Medium聯名發表文章說:「只要巴勒斯坦人不願放棄對以色列的暴力或承認以色列作為一個猶太國家存在的權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兩國方案幾乎是行不通的。」

「美國不能支持接受為恐怖組織提供經費、支持恐怖份子以及腐敗的一個新國家,不能支持禁止基督教或猶太人存在或有宗教歧視的一個新國家。」

弗里德曼認為,美國不一定要支持「兩國方案」,應該支持以色列自己的決定。他說:「我不會接受2004年以後美國對兩國方案的立場,因為並不存在兩國。」

特朗普曾說,他將否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有關以巴的任何決議。然而特朗普此言並不意味著美國不再參與談判,特朗普曾告訴《華爾街日報》及《紐約時報》,他想為以巴衝突找到「最終協議」。

弗里德曼說,對於以巴衝突,未來的特朗普政府不會主張特定的解決辦法,也不會迫使以色列接受巴勒斯坦國,而是支持以色列人民的決定,以實現他們認為最適合的和平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