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周五晚,中共官方突然發出一篇有關江天勇的新聞稿,江的代理律師認為,這只是為了應對外界臨時拋出的內容,前言不搭後語,羅列所謂的指控,沒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目前失蹤已超三周的大陸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引起國際上廣泛的關注,紛紛尋找他的下落。官方新聞稿中指控他洩露國家秘密,他的同行接受大紀元採訪時紛紛對此予以譴責。

代理律師申請信息公開

江天勇的辯護律師覃臣壽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官方突然發佈的消息,並沒有解釋張天勇到底關在哪裏,是哪個機構在辦案,一個新聞稿對江天勇家屬並沒有任何法律效力,它只是回應外界對江天勇下落的關切,臨時拿出來的東西。」

覃律師還介紹,根據這份新聞稿,很多律師都看不出現在是哪個機構在處理江天勇的案子,它只是證明一個問題,鐵路公安局長沙公安處曾對江天勇有一個行政處罰9天,現在只能看出當局對他採取了強制措施,上面羅列了一些對他的指控,並沒有向律師提供有用的信息。

覃臣壽律師強調:「這應該是來自公安部的供稿,由相關媒體來刊登。這些媒體在發表的時候,只是稍微作一些改動,加上記者名字就刊登出來了,確實比較詭異。」

中共官媒突然刊登江天勇的消息,稱其被採取強制措施。(網路圖片)
中共官媒突然刊登江天勇的消息,稱其被採取強制措施。(網路圖片)

對新聞稿中所提的「洩露國家機密」,覃律師介紹:「中共當局對國家秘密的認定是非常任性的,沒有既定的標準,我認為它只是為了吸引眼球,為了煽動一些『民粹』、『五毛』,並且還提到敏感案件。所謂的敏感與否並不是一個法律上的術語,它可能把一些關注度比較高的、可能嚴重侵犯人權的、圍觀群眾比較多的這樣一些案件當成敏感案件,但對我們法律人來說,案件並不應該分普通或敏感之類的,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想抹黑江天勇。」

新聞稿中還提到一個對家屬的通知,覃律師說:「據我所知,並沒有家屬得到任何有效的通知,官方把強制通知書郵寄到一個沒有人的住址去,這不算是有效的通知。」

另外,新聞稿還突出了江天勇隨身攜帶的手機、銀行卡的件數,覃律師表示,這是故意讓人們誤會,他舉例說:「今天共青團官方微博影射江天勇是不是特務、海外的特工或者是盜竊犯之類的。它發出的微博,影響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

覃律師強調:「我們整天在追問江天勇的下落,它突然拋出這麼一篇文章,前言不搭後語,也沒有羅列證據材料、法律依據。我個人認為是非常詭異的。」

覃臣壽在昨天(周六)已經將申請信息公開和律師代理的委託書等相關資料郵寄給了公安部、北京公安局、鐵路公安局、長沙公安處等這些有可能是江天勇案的主辦單位。信息公開內容包括:江天勇案的相關辦案機關和相關的強制措施及江天勇是否有人身安全問題等。

律師同行譴責中共構陷江天勇

北京陳建剛律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官方以所謂的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對江天勇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官方對政治犯或打壓的維權律師的說法可信度基本上是零,每起這樣的案子中,說謊、違反法律規定的是他們自己。」

他認為,江天勇很早就從事人權律師工作,並且非常堅定地要求民主,因此中共對他早就恨之入骨,把他當成仇敵。警方耍無賴,不告知家屬其下落、以什麼理由抓人。如果不是外界一直在追問的話,這個人就像是被黑幫綁架了一樣,家屬去公安局問了那麼多次,也沒有得到任何相關答覆。

他強調,「江天勇現在猶如被恐怖組織控制著,我對這種政治體制下的依法治國不抱任何的信心。」

目前旅居美國並且從事律師職業的李進進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對江天勇的控告書是很荒唐的,甚至沒有辦法解釋十幾天的消失和秘密逮捕,這是中國的法律、國際法、人權法都不允許的。秘密逮捕也是違反中國憲法本身的,中國的刑事訴訟法規定,逮捕是必須要通知家屬的。

「中共以前經常用這樣的名義(洩露國家秘密)起訴異議人士,作為非政府官員,一般很少有機會取得國家秘密,這一點本身來講是令人懷疑的。」

他強調:「中共從來就沒有法治,它曾經表示過要走法治的道路,但實際過程中它走得越來越遠,只能看到中共政府用封閉的方式來鎮壓人民。」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文革之後律師當中第一個坐牢的是我,從江天勇案來看,中國的維權律師後繼有人。江天勇、唐吉田、王成他們三人在2013年發起中國人權保障團,到今天已經有三百多名律師參與。中國維權律師隊伍向年輕化、專業化發展,整體素質很不錯,都是雙專業。」

他認為,中共這次直接拿江天勇律師說事,這說明維權律師的「7.09」案審理不下去了。江天勇很活躍地為「7.09」案的律師進行呼籲,中共當局怕他這樣下去影響太大,於是對他下手。

他還表示,現在中國維權律師不僅在民間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在國際上也是如此。他舉例說,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獲得「德法人權和法治獎」;唐金陵律師的夫人、江天勇的太太金變玲列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聽證會;中國知名維權律師唐荊陵獲傑出民主人士獎,其妻子汪豔芳代其領獎。

家屬發聲明抗議中共公安機關

周五晚大陸媒體首次披露江天勇的下落——以所謂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江天勇的太太金變玲表示震驚及對中共公安機關的強烈譴責。

她隨後發出三點鄭重聲明:官方消息稱「已向家屬兩次送達通知」實屬彌天大謊,家人和律師一直以江天勇失蹤依法向公安機關報案,當局皆拒絕受理並設置各種障礙;公安機關所有的造謠抹黑的指控,皆是一種「莫須有」的構陷,是對江天勇長期以來維權工作的報復和打壓;報道稱「江天勇已承認相關違法犯罪事實」,說明他很可能已經遭到嚴重的刑訊逼供。

與此同時,大陸廣西律師覃臣壽、廣東律師陳進學也發出此案的四點律師聲明,其中強烈譴責公安部門、官方媒體極端不公正地、鋪天蓋地對江天勇的抹黑、炒作、先入為主的輿論誤導、媒體審判;並要求公安部門和官媒立即停止抹黑、構陷並公開道歉,並採取法律措施追究有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