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重慶市紀委通報一則「雙開」消息,證實了重慶一幹部此前被曝涉婚外情及一屍兩命的自殺事件。

據發佈的通報,已婚的鄭偉令其外遇對象懷孕又逼她墮胎,致女方喝農藥自殺身亡,一屍兩命。據通報,鄭偉任職於重慶市沙坪壩區委研究室。

假如說重慶分任黨、政一把手的孫政才、黃奇帆都有個共同的「心病」──治腐,尤其是薄熙來打黑的負債遺留,那麼沙坪壩區可謂是兩人這個心病的代表地方。只是兩人同病不同因。孫是收拾善後的人,但至今沙坪壩區官場、公檢法系統「人事依舊」。黃實質上是薄打黑的債務連帶人,就怕這個話題或這裏出甚麼負面新聞。

在薄王時期,沙坪壩區公檢法合力把許多民營企業打成黑社會,造成這些民企的老闆紛紛流亡海外,人數居重慶市之冠,著名案例如李俊案等。在2012年底孫政才履新重慶之初,沙坪壩區仍毫無顧忌地繼續黑打搶錢,時任沙坪壩區委書記李劍銘是個超級薄粉,在與孫政才對幹一年後才終於被去職。李劍銘除了死忠薄熙來,還是黃奇帆死黨,所以在離開沙坪壩區後轉任市屬國企渝富集團董事長。

其實在李劍銘擔任副區長時,沙坪壩區早已惡名遠播。那是2003年重慶邊防軍官曝光的魏星豔事件,透過海外明慧網向國際社會緊急呼籲:重慶大學電力專業女研究生魏星豔遭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惡警當眾強姦。魏星豔是法輪功學員,沙坪壩區公檢法在江澤民發動迫害後,就相當腐敗。而李、黃後來與薄熙來如此水乳交溶,共同「黑打」這麼得心應手,就是因為彼此早已累積多年迫害法輪功的殘酷經驗。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孫政才這個「心病」──薄治下的冤案平反施展不開,如李俊案糾結多年,如曾被外界寄予厚望的彭治民案再審又胎死沙坪壩區檢法雙院,近期高層似有不少對治信號釋出。繼9月以來,中央深改組強調抓緊糾正一批涉重大財產冤案、正視民企產權歷史問題、保護合法財產後,12月初最高法再透露新增設四個巡迴法庭將於近期掛牌成立,重慶便是其一。

至於黃奇帆曾助薄為虐以及自己不能說的腐敗這個心病,近期也有一個特別不利的信號出現。那就是11月25日重慶鋼鐵集團原副總經理董榮華落馬。據報道,近四、五年以來,重鋼一直靠政府的財政補貼勉強盈利,被外界稱為是重慶最大的殭屍企業。而重鋼近年的股權重組不僅與李劍銘擔任董事長的渝富集團有關,更關係到有傳聞指黃奇帆兒子黃毅長期代理重鋼採購生意大發橫財。

對於孫政才有感積弊難清的心病來說,不能忽略的是,沙坪霸區乃至整個重慶公檢法的亂源一如全國各地,其實是江澤民迫害「610」系統仍在運作。對於曾助薄為虐及自身問題重重的黃奇帆來說,市紀委拿重鋼開刀,不僅牽涉自己的死黨原沙坪壩區委書記李劍銘,更是往兒子不當牟利的傳言靠,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明顯的警訊,也讓他心病更加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