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習核心」出台有關規範中共高層待遇的四大禁令,被視為具有針對性。分析指,該禁令出台前,中共官場的醜惡已經遠遠超越了人類歷史上的文字記載的邪惡,僅僅是江澤民退休後的一次專列出行,所造成的勞民傷財的程度超過中外歷史上的記載。

11月30日,在習近平主持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審議通過了有關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等文件和規定。該會議對現任和退休的中共領導人明確提出四項要求(禁令):一、退下來要及時騰退辦公用房;二、不能超標準配備車輛,超規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輕車簡從;三、按規定配備工作人員並加強教育管理,嚴格約束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四、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等。

這些禁令被指釋放的信息量大。外界普遍分析認為,「習核心」加冕後通過規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禁令,具有針對性。

港媒《動向》雜誌第376期刊發的署名文章表示,該政策是習近平在六中全會被加冕為「核心」後出台的。由於其涉及到對中共在任與退休高層的禁令,「習核心」似與權貴集團的特權及利益交鋒。

文章表示,1989年「六四」鎮壓後,中共權力集團步入畸形經濟改革,急速向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權貴資本主義墮落,權力與資本的通姦苟且所結成的操控民族命運的權貴集團,張狂到肆意擄掠民命國財的地步。權力擁有者的瘋狂已經完全擺脫了任何監督約束,一些行止遠遠超越了人類歷史上的文字記載的邪惡。

2011年深冬的一個寒冷雨天,因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到南方某地過冬而坐專列路過桂林地段,下面沿途各縣居然被要求組織工作人員沿鐵路一米一人兩邊排列守候。由於該專列具體準確時間沒有定,沿線數萬拿著納稅人錢的公職人員放下手頭正當工作而在冷雨中靜等一天,直到專列通過方能離開。而這種情況在專列所有通過的沿線縣市皆如此,可見其勞民傷財的程度遠勝中外歷史上的腐敗帝王。

文章說,所謂上行下效,中共前黨魁退休後仍如此勞民傷財及生活腐化糜爛,自然整個權力系統潰爛到曠古未聞的地步。

這些年來,江澤民及其家族的巨額貪腐淫亂醜聞已被大量曝光,但仍是冰山一角。

據港媒2015年5月披露,江澤民退休後不僅可以享用專機、專列,還享受北京軍區總醫院、上海華東醫院、廣州軍區總醫院隨時待命提供的特供服務。江還任意享用多處「行宮」,除了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玉泉山中央軍委招待所5號樓,江常「光顧」的行宮還有上海西郊賓館、上海大公館、蘇州太湖賓館等等。

報道稱,江澤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僅宴客就花費23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全部由公款埋單。

港媒2014年初報道,2012年全年,中共退休黨政軍高官61萬,其薪酬、福利、待遇總開支7250餘億元,相當於同年GDP的1.3%,占同年財政收入6.2%。

報道稱,2012年,只有江澤民享受最高國家主席級別的薪酬、福利、待遇,2人享受總理級,81人享受副總理級。其中,江澤民全年總開支為3840多萬元,是副總理級級別的近10倍,81名副總理級高官,全年總開支為3.204億元。

當年江澤民辦公室工作人員和江澤民隨行人員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軍委主席時,江辦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有36人。這暗示江剛退休時,其揮霍公款數目應該更大。

報道稱,李克強看著報告上的數據時,被有關數據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