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官媒12月16日報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於14日至16日在北京舉行,有7位常委參加,習近平、李克強先後發表講話。據官方通報,會議議題幾乎涉及經濟領域各個方面;習、李對中國經濟形勢定調,並作出全方位變革部署。其中,至少有四大信號值得外界關注。

一、定調經濟政策走向 加強樓市調控

具體說來,會議定調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等。

至於最受民眾關注的樓市政策,會議中特別強調,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重點解決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庫存過多的問題,如此既能抑制房地產泡沫,又能防止出現大起大落;並嚴格限制信貸流向投資投機性購房。

習當局釋放繼續嚴厲調控樓市的信號,同時強調防止出現大起大落,以避免市場與民眾產生恐慌性情緒。

二、推進國企與金融改革

會議中,定性中國經濟問題根源是重大結構性失衡。強調繼續推動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振興實體經濟;要求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國企改革重要突破口,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的步伐。

關於金融系統,會議部署推進財稅和金融體制改革。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推動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改進國有商業銀行治理結構、推動民營銀行發展等。

國企與金融系統被江澤民集團長期壟斷和操控。通報中特別提到的石油、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系統等都是江澤民集團的重要「錢袋子」。

習當局強調推進國企與金融改革,意味著對江澤民利益集團的清洗進入新的階段。而強調振興實體經濟、推動民營銀行發展等則是對現行經濟結構的重大變革與更大的政治及社會制度變革相呼應。

三、改革深入社會與經濟危機鏈條的始端

會議稱,當局將抓緊編纂民法典;加強對各種所有制組織和自然人財產權的保護;加快出台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方案;加強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這些領域變革涉及廣泛人群及社會基層的政治生態。這些領域存在的問題與危機,也是中國社會及經濟危機鏈條的初始端;這些危機不從根本上解決,國企與金融等其它改革終歸是空中樓閣,無法落實。

財產權的保護、農業及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等涉及社會利益分配方案的重大調整是觸及權貴集團的根本利益。習當局一旦實質性推行,不但可以贏得更廣泛的民意支持,也將撬動現行的中共政經體制的根基,有利於促發及保證更上層的政經變局的成功。

四、防範金融風險

會議上也作出了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判斷,強調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共江澤民集團操控及依附於整個中國的經濟系統。而經濟領域的全面清洗,對江澤民集團而言將是滅頂之災。

習當局一再強調防控金融風險,將穩中求進定性為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這表明習充份認識到江澤民集團可能進行垂死反撲的危害程度,並已作好防範部署。

習召開經濟工作會議的三重背景

習近平召開經濟工作會議時,正值國際及國內政治經濟形勢變局的關鍵節點。

首先,明年要召開中共十九大,中共中央領導層將換屆。

經濟穩定發展是習執政勝任的指標,也是習部署進一步政治變局的社會與經濟基礎。十九大前後,習江鬥面臨最後攤牌,習需要掌控局勢、確保權力平穩過渡。而目前經濟領域是習陣營最薄弱的環節,面臨的變數也最大。

今年10月召開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已明確經濟工作要為十九大召開作好保障,等於為經濟工作會議交代了政治任務。

其次,大陸經濟下行,亂象紛呈。

近年來,大陸經濟下行趨勢尚未得到根本改變。股市、樓市、匯市以及金融監管系統的亂像紛呈,均浮現江派勢力推波助瀾、興風作浪的攪局因素。

這些經濟亂像影響千千萬萬普通民眾的利益。經濟危機一旦失控,將引爆社會危機。這已是習當局不得不認真面對的嚴重問題。

第三,國際形勢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近期,歐洲變局、美國大選特朗普勝選、亞太局勢升級、兩岸關係趨緊等因素,都令中國的政治、經濟局勢變數增多。

就在習召開經濟工作會議期間,北京時間12月15日凌晨3點,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0.5%至0.75%的區間,即加息25個基點。美聯儲決議還聲明,預計2017年加息三次。

受美聯儲加息影響,12月15日,中國股市、債市、匯率一起下跌,人民幣中間價貶值逼近6.93。這凸顯國際因素,尤其中美關係對中國經濟的巨大影響。

面臨這些國際、國內的壓力與變數,習當局唯有加速清洗、掌控中國經濟系統;將「危」轉為「機」,趁勢將「錢袋子」徹底拿下。

抓江前的關鍵一戰

中共十八大前後至今,習已拿下「槍桿子」與「刀把子」,並全面清洗黨、政、軍系統的江派勢力。如今,江派常委劉雲山掌控的「筆桿子」與江澤民利益集團操控的「錢袋子」成為江派對抗習的最後反撲勢力。

十九大前,拿下「筆桿子」與「錢袋子」,成為習的重點行動目標。「筆桿子、錢袋子」爭奪戰也是今年習江鬥的焦點。

去年股災被披露是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家族為首的江派利益集團針對習近平的一場「經濟政變」。自今年初開始,江派窩點深圳、上海等城市的樓市亂像蔓延。隨後,習當局不斷升級全國樓市調控。

9月9日,中共官媒發文稱樓市瘋狂只是資本「脫實向虛」的前奏。文章說,2015年如果留給人們印象最深的是驚心動魄的股災,那麼2016年,眼下正在上演排山倒海般的「脫實向虛」財富征伐運動。文章表示,高層已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狙擊戰剛剛打響,後續或有更重磅的反制措施。

另外,習當局加緊國企、金融系統的人事部署。今年以來,包括財政部長在內的眾多國企、銀行、金融高管被密集調整。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前夕,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接連炮轟「野蠻人」,對險資進行嚴厲定調。習陣營的財新網則連發文章揭露深圳寶能系及恆大集團的資本黑幕。而寶能系及恆大集團與深圳乃至香港的江派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大陸經濟紛爭背後的政治博弈公開化。

值得關注的是,習陣營在經濟領域的清洗動作,與針對江派重要窩點香港及江澤民老巢上海的清洗行動同步升級。

就在12月9日,曾慶紅馬仔、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突然宣佈因家庭原因不競逐2017年第四屆特區的行政長官。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當局不但不讓梁振英連任,還要收拾他;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將是下一個清洗目標。

香港政治變局後,香港政商圈的江派勢力料將接著被清洗。

12月12日,上海銀監局局長換人,接任者韓沂曾長期在習近平的政治大本營浙江任職。

12月8日,上海「首虎」艾寶俊被提起公訴。12月5日至6日,上海「私募一哥」徐翔、王巍、竺勇等操縱證券市場案開庭審理。庭審中,三名被告人均表示「認罪認罰」。艾寶俊、徐翔均與江澤民的家族關係密切。

同期,習陣營特別加強監控上海的區、縣人大代表及上海市委換屆,以及十九大代表選舉工作。上海官場從上到下面臨深度甄別、清洗。

上海與香港都是江派勢力長期掌控的重要金融中心。習陣營掀起新一輪金融反腐風暴之際,上海與香港被同步清洗,這意味著江派最後的兩個重要窩點失守。

這也表明,習陣營針對江澤民、曾慶紅的終極「打虎」行動已全方位展開;以江、曾家族為代表的江派高層貪腐黑幕將無所遁形,面臨全面曝光。◇

(大紀元2016年12月16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