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出爐的《2016-2017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的競爭力較去年再跌兩位,排名僅第27位,市場規模排名第33位。報告形容,本港正面臨挑戰,包括如何將香港由全球一流金融樞紐,發展成一個創新中心。報告又稱在香港做生意,最大的困難是創新能力不足,其次是官僚效率低下。

港府近年積極推創新科技,更於去年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希望多方面增加市場和經濟動力,但如何令香港持續注入創新動力並使之可持續發展卻是一個需要各個業界深度探討並付諸行動的艱深課題。

本港四大經濟支柱中,「專業服務及其他生產性服務」可謂最容易體現創新能力的行業。皆因生產一件產品,創作設計階段必不可少。相對其它產業,鐘錶業對本地經濟的發展有極為正面的影響。今年9月,香港貿發局(HKTDC)舉辦了第35屆本地鐘錶設計比賽,除了欣賞一群年輕人的設計作品外,大家一探他們以獨立身份進行創造背後所遇到的困難和願望。

Image 影像  李卓聰 

李卓聰
李卓聰

舊式鏡為設計靈感,展示攝影和時間息息相關的關係,手錶錶頭可以更換,不同場合配帶不同款式;手錶表殼亦模仿相機鏡頭的外型 (AI LENS),邢錶面亦有多個層次模仿鏡頭前方。 

最大困難是手辦製作,因為贊助金錢有限,所以製作出來的手辦並不能完全展示我的設計。比賽完成後我希望能夠把作品製作和生產,當然作品仍有改進的空間。

On The Dot 愛要及時  范曉晴 

范曉晴
范曉晴

設計上比一般鐘錶多設一支假分針,它永遠比正常分針快一點,以欺騙用家的方式來改善他們遲到的壞習慣。

我希望能夠設計出一系列跳出框框的鐘錶,由於我是一個經常遲到的人,最終便有了多設一支「假分針」的大膽設計。 

如果學生組有更多資源和時間製作可運行的鋼版prototype,那便更全神地表達作品的設計意念。比賽完成後,我希望這個作品能夠有機會在市面上生產,那麼便可以真真正正地改善都市人經常遲到的壞習慣。

T on Up 3  王力

王力
王力

Cafe Racer源於六七十年代的英國,有一班熱愛音樂與電單車少年。他們有時會用3分鐘(大約一首歌時間)來作一場電單車比賽。

為了方便車手在比賽時查看自己的時間,手錶能拆除,配合另一件裝備,安裝在車把上。環型設計能方便賽車手拆開手錶,透過扭動,把梅花的凹凸位置對正,即可扭出。三時位設有手掣,模仿舊式電單車的kick start裝置,拉下即啟動3分鐘計時功能。

我的設計每一部份都有功能存在,所以尺寸比例非常重要,量度必需十分準確。現時3D打印技術發展良好,對我們設計系學生十分有用。 該技術能有效縮短製辦的時間,而且成品價格較平,方便設計師能短時間內評估產品各方面的問題。

我會把設計改良,作日後的引用,設計出一系列有關cafe racer的手錶,更希望日後可以自立門戶,成為本地的時尚手錶品牌。

星夜  Zell MAK

Zell MAK
Zell MAK

揉合美學與科技的時間藝術品, 簡約而太空感十足的外殼,穿透型的可換式表帶配合神秘時間的面盤。

最大困難是把抽象的意念,放在己有多年約定俗成的鐘錶包設計表達出來;由於budget 的關係,即使把手辦具體型態尺寸定了,絕大部份廠商礙於商業考慮,即使透過hkdtc求助亦不果。在放棄之際, 難得一本地廠商幫忙,還共同商討生產方法,不計成本的完善設計。

希望展覽商為入圍人士起辦,希望賽果可由公眾投票決定,而大會願意為作品穿針引線讓一切可持續發展,我相信更多的設計師會花更多心機去投入設計。

Zoom  姚羽妍

姚羽妍
姚羽妍

有關的升降功能能帶給用家新的體驗,當扭動調節環時, 錶面會分三層上升,就像相機準備就緒。希望用家能透過鐘錶設計,引起對人與回憶的反思和領會。

困難和願望?時下的腕錶設計多重奢華高價路線,少了結構的設計和考思,我希望打破這束縛,從結構上大膽將相機、腕錶和美感結合,令腕錶在功能結構上帶來趣味。我要協助製作3D檔,將誤差減至最小。另手辦製作過程也非常緊迫大約有不足10天時間製作。

希望政府能多投放資源在不同業界,提供更多誘因於商家投入業界互動,讓參賽者避免因時間不足而令成品失色的情況,提高比賽的質素及地位。我希望能再次獲得廠商賞識,為這個概念完成一系列設計。在潮流趨勢中為業界帶來更多可能性。◇

本港鐘錶業的出口量及產值方面均是全球數一數二。但近年全球經濟下滑,大陸對奢侈品需求冷卻,令鐘錶業步入寒冬,在強調創新的今日,業界普遍認為鐘錶業需要創新和開發自家品牌,向高增值產業發展,但仍然面對一系列問題。

Gary : 

Gary
Gary

香港首個獨立製錶師,2015年為聯合國70周年製作全球限量腕錶;同年推出專利註冊的金龍鳳陀飛輪腕錶;2016年推出超薄陀飛輪腕錶,成功躋身國際最薄陀飛輪腕錶第四位。

多一點空間和實質支持

現階段很多年輕人想創業發展自己品牌,但是他們沒有金錢、技術支援、推廣平台。鐘錶界,很多已經很成功的前輩可不可能給多一些機會給年輕人呢?香港鐘錶平台就只有一個鐘錶展,還要有一定財力的才能參展,那鐘錶設計師/畢業學生即使擁有創意,他們又怎麼去參與業界互動呢?

無論鐘錶或其他創新產業,我們都應該打開多一點天窗鼓勵年輕人多創造一些產品出來。我們對年輕人所想的都要思考一下會不會演變成事實,不要第一步就打沉他不看好,所有成功人士的第一步往往不被看好,我們是不是應該多給他們空間? 未必是錢,是怎樣讓展示他們的產品/概念的地方,如電視,電台、網絡等等,不代表一定要有銷售。

錢非萬能 穩打穩扎煉就品牌

品牌的基礎定義只是告訴你,有問題你可以找哪間公司,不代表你的東西好與不好。品牌的定義在百多年前,都是因為他做得好才去買它,他能提供好的質量、好的服務、好的售後支援,這才是品牌的真實價值。所以,如果要創立一個真正自己的品牌,我們做到了以上三點給消費者了嗎?品牌不代表必須使用包裝方法才能成功,你要令到自己的設計和品牌同步得到市民的認同,首先要做好你的產品。

有志投身創意產業年輕人,千萬不要覺得有錢就行,錢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是你要一步一步每一個環節你都要自己去做,凡事都要親力親為。

打破固有消費慣性

設計師的產品出來後,最關鍵是怎樣宣揚給市場知道。我們需要告訴年輕人,產品出來後,你要用甚麼最有效的資源平台去宣揚出去。但是我們不應該麻木打品牌,以前可能會做報紙,雜誌,代言人,和比較出名的牌子一起合作,這樣的做法,在香港現時環境和經濟情況下成效較低,因為亞洲市場包括香港消費者心態是看品牌知名度。但是,我們要打破這種消費慣性。

堅持理想 勿輕易改變

獎項只是一個過程,不代表以後成就,實際經驗是需要纍積,只要你有Design和創意,產品是一直進步,不會只停留在一個空間。最重要是有沒有真正把自己的理念投放在產品上,最後實物在市場上有沒有與消費者產生需求關係。如果你想從事這個行業,是不是應該將你的產品去發展一些市場需要的東西出來,這才是真正將來可以維生的。

堅守自己的原則,生活是需要的,但不要因為一個錯誤的貪念帶來一個不必要的被控制,將自己的創作理想好像推入一個焚化爐。作為一個獨立設計師,為了生活,金錢誘惑和貪念是很容易出現的,一些喜歡走捷徑的商人往往就是因為你的貪念將你擁有的東西拿走,你的東西成為他的成功,往往問題是我們沒有錢吃飯生活,但你能不能過這個關口?

林偉光:

香港鐘錶珠寶界具30年資歷的資深雜誌總編。

林偉光
林偉光

缺重心的香港鐘錶

香港做鐘錶可以說有三四十年的歷史了,就數量規模而言是全球出口第一大的地方,就價值而言瑞士是第一。既然那麼大量的生產,但你沒有自家機芯,如果別人要加價,別人或者不供給你,你已經完了。

香港政府放了很多基金去跟商會,鐘錶廠商會,香港鐘錶總會去做研發,他們都有付出去研發機芯。其實在鐘錶行業裏面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機芯,你沒有機芯,整隻所謂的設計,沒有了重心,外求的,那你怎可以成為一個鐘錶中心?日本有電子跳字機芯,歐洲瑞士有自動機芯,全部自己生產,大家有目共睹。

現在中國國內生產機芯有五個地方,都生產自己的機芯,亦都做得很好。中國有五個城市都可以做陀飛輪,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和廣州都有,他們還可以供給其他大的牌子,包括歐洲的牌子。當然,他們的機芯質量都要時間慢慢精煉,瑞士今日的鐘錶王國都不是一朝一夕,都是經過很多時間。

現在香港設計師,他們的推動力不大,原因是國內有比較多機會給他們,因為所有的生產線,起辦等機器都在國內而且十分齊備,香港就沒有生產基地。國內市場大,每個新產品出來做內銷就可以賣一定數量很容易cover成本,但香港出來的要推海外買家,國內市場又沒有大的分銷網,國內的廠不同,每一個省市/店舖試賣幾隻都有一定數量了。香港設計師有沒有這樣的渠道/買家去試呢?香港的市場是小,你要提升它是真的需要一些有心人出錢出力去做這件事,除了政府去資助之外。

現在看鐘錶生產,應該看價值(value)而非規模(volume),那個V字是錯了。 

創意工業需時間琢磨  急功近利難有收成 

設計師大部份的問題在哪呢?是缺乏資金和平台,還有前輩給予機會他們,大部份的廠他們都不希望他們的設計師外流,即是給人家賞識,接著就被人拉走了。

設計師他們需要甚麼呢?其實首先要從機芯開始做起,你一定要了解那個錶的運行,是靠甚麼。其次他需要一個好的平台,一些好的廠家支持,那些廠家願意和這群設計師合作,將那個概念夢想成真。造它出來是需要錢和時間的,要造個模,那誰願意花錢和時間去做呢?這個不是這麼簡單的事,要有一些很有心的人願意去貢獻給下一代,這才可以做得到。

香港做生意拔苗助長,儘快有收成,但對創意/研發來說是錯誤的。你是要真的去投放,那怎樣去投放?放棄商業概念,不要把商業概念放在第一位,那你就有機會,可以提拔多一些設計師,不是代表那個產品在商業上的接受程度不高就代表它的設計或者它的產品不行,是需要時間,電動車都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為甚麼今日會成功?

高鼎國:

前香港鐘錶業總會主席;華明行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負責具百年歷史的英納格品牌腕錶於大中華區的營運、策劃、銷售及市場推廣事務。

高鼎國
高鼎國

規矩與創新之間尋找平衡點

年輕人比起我們是可以打破傳統,有甚麼新的思維、新的方法、新的客源去做事,我覺得這是可以的,但是年輕人也要夠成熟去表達如何分析這件事。可不可以在二者之間保持平衡?跟一點規矩,鐘錶界是有些傳統做法的,但同時又可以有一些新的東西進來。年長的一輩已經安定了,不想那麼多變的東西,年輕人要如何去找到這個平衡點,其實是很矛盾的。

鐘錶產品的成功不只是在產品設計那裏,因為你需要品牌的配合,市場推廣配合,貨物生產量的配合,不是說畫了一份圖稿就可以…… 另一個問題就是香港的市場太小,你不可以在本土將這件事情發酵,你要依賴外面的地方。你一走出去的時候就面對一個香港製造的價值問題,如果本地人(香港)都不認同你的價值,你走出去別人又怎麼會認同你價值呢?

香港製造值幾多?

我覺得一個產業要發展的話,其實它的PREMIUM VALUE要高。TDC(貿發局)以前做了一個研究,以鐘錶來說,假設香港貨是一塊錢,對消費者來說,就覺得中國的和香港其實差不多,購買價是一塊錢最值,日本的就是兩塊錢買同一件東西,瑞士就大概是六塊或者九塊錢。其實我們需要教育消費者,我們香港的東西比較值錢。

香港政府、整個業界或者整個香港環境裏面做得不夠的是品牌化香港某些代表性產業(branding on specific product category)。這件事比較導致沒有空間讓人創新,因為創新是要投資,如果你創新以後的售價仍是一塊錢,那你何必創新呢?當你能創造產品價值的時候,大家都創新就賣2塊,3塊,4塊的時候,大家就會投資進去做這件事。

「香港製造」絕不輸蝕

一直以來香港政府不喜歡pick winner,但是其實最後你還是要pick winner。好像日本,你先把Sony做出來,做了TOYOTA,後面很多東西就可以自然出現。那香港來說就不喜歡做這件事,做的時候又很小心不想有某一個企業得益,矛盾就是從不想某一個人得益導致到沒有一個人能得益,然後原地踏步,別人在進步的時候,我們的競爭力相對就越來越退步。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當然企業可以投資進去,但香港根本沒有這麼「巨無霸」的企業去做。那唯有政府帶頭去做這個投資,讓我們企業跟著走。例如,德國領事館會不斷說德國製造有甚麼特別的,有小冊子,還有品質保證等。但香港沒有,做得不夠究竟香港(製造)有甚麼特別。

現在賺快錢過了,回過頭來根基(fundamental)是甚麼呢?我們鐘錶界有甚麼優勢,將這些東西全寫出來。現在很多國際知名品牌都是香港ODM,我們把設計給他們的,我們有設計、有零件、有質量,就是欠price premium。對比一些瑞士製造(Swiss made)其實就代表品牌,馬上就可以賣貴很多,那我們為甚麼不可以創造一個香港城市品牌(county brand level)呢?◇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