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候任總統特朗普來說,執政第一年將是展示領導力的關鍵。而他的外交動作和內閣任命,已經體現出他打破常規的外交思路。尤其是他正式宣佈將任命石油大亨蒂勒森為國務卿,更顯露他可能與俄羅斯展開更多談判的意圖。

距特朗普入主白宮還有5星期,未來他將如何施展領導力?白宮官員及華府學者認為,「任內第一年是關鍵」,因為這一年的機遇和挑戰並存、責任與希望同在。美國及世界對這位新任總統的測試也將集中在這一年。

機遇責任考驗同在

美國第36任總統詹森曾感嘆:「任期第一年你必須全力以赴……因為只有這一年,外界對你還未建立成見、能以較公正的標準看待你……成敗與否,就看這一年。」

布魯金斯學會及維珍尼亞州立大學米勒研究中心12月12日舉辦「總統第一年任期」研討會,勞工部副部長盧沛寧、白宮通訊總監莎琪、前總統小布殊白宮幕僚長博爾頓和法律總監梅爾,以及前總統列根的國內政策顧問科瑞彭等受邀出席。

米勒研究中心新近創辦「2017第一年任期」跨黨派研究項目,幫助新老政府順利交接。布魯金斯研究院副總裁印迪克表示,總統上任後的第一年「充滿壓力、緊張和繁重的工作……對新政府而言,這是充滿艱苦測試的一年」。

印迪克認為,總統任內第一年充滿機會,能排定行事日程的重點及次序,推動內政及外交。新總統集權力和責任於一身,將成為數百萬聯邦職員的首席執行官和百萬美軍的總司令。而新政府也相對脆弱,因尚未積累執政經驗。國人將對其執政能力做出檢測。

博爾頓表示,擁有成熟的政策團隊、提早制定好主要政綱,有助新總統更順利地完成第一年工作。相較於15名部長,白宮幕僚也是總統團隊的核心成員和協助總統實現政綱的執行者。對於特朗普延攬商業大亨、金融巨頭、企業家及將軍入閣,他稱這些人都在各自領域獲成功,構成懂得如何成功的團隊。

被問及如何推測特朗普政府的前景時,與會嘉賓的答案幾乎一致:無人知曉。美國州長協會執行總監科瑞彭表示,特朗普做事不循常規,所以很難推測其政府會更成功,還是更易受挫。莎琪也說:「誰知道?」梅爾則稱,能通過特朗普過渡團隊的表現和做事效率,推估未來政府的辦事風格。

莎琪還表示,互聯網與社交媒體的發展為政府帶來新型媒體關係。在以往的白宮新聞會上基本只有幾家主流媒體在場,是發佈消息和民眾獲取消息的主要媒介。但現在卻已不同。新創媒體員工做事專注,職業化程度高,「不要因其年輕而忽視他們」。她認為,未來白宮需要管理好與媒體的關係,因為這是傳播白宮消息的最快捷途徑。

對中嚴厲 對俄溫和

特朗普尚未上任,看似「即興」的外交動作已頻頻打破慣例,一推貼文則屢屢推翻政治精英醞釀多年的部署。英國《金融時報》外交評論主筆拉赫曼撰文點評美國未來5大外交領域藍圖,勾勒華府可能對中、俄及中東等地的態度,包括打破中、美脆弱的平衡,但與俄羅斯施行緩和政策。不過拉赫曼認為,華府離間俄、中關係可能效果更彰。

特朗普指派與俄羅斯友好的埃克森美孚行政總裁蒂勒森任國務卿,與莫斯科修好的願望明顯,也可能因此放棄現政府推翻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目標,並與俄羅斯在當地合作反恐。但要取信共和黨大佬如資深參議員麥凱恩和格雷厄姆恐非易事。

特朗普公開宣稱對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直接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話,表明美國未來對華政策可能有重大轉變。特朗普還揚言擴展海軍,染指南海。不具名消息稱,中方已列出一份商業利益清單,可能打擊美國在中國做生意的公司作為報復對象。據悉,美國有30多州出口至中國的貿易額超過10億美元,而美企業在中國的商業利益達5千億美元。不過若果真發生摩擦,可能正好達成特朗普讓美企回流的願望。

特朗普形容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難民政策「瘋狂」,明年還可能為法國極右翼勒龐和德國右翼另類選擇黨叫陣。他不但質疑歐盟,甚至形容北約「過氣」。但這同樣可能受到國會限制,要大規模調整對歐關係勢必衝擊管治。

特朗普對美、伊關係急轉彎則可能會較得心應手。不少共和黨人不滿現任總統奧巴馬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不過,特朗普反對伊拉克戰爭,如果撤銷核協定,勢必令中東局勢生變。特朗普此前曾說:「我們將不再尋求更替政權、推翻政府……在中東浪費6兆美元後,我們的目標是穩定而非混亂。」這說明他不會以推翻德黑蘭政權為目標。

特朗普還面臨從敘利亞到伊拉克,以至阿富汗引發的國際衝突。他一直堅持對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宣戰的旗幟。由於承諾「任何願意加入我們擊敗IS及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國家,我們都會把其當作夥伴……與盟國合作,盡可能利益共享,追求和平、互諒、善意的新紀元」,他還可能與埃及總統塞西建立友善關係,後者因獨裁而被奧巴馬政府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