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被圍困的城市阿勒頗停火數小時後,14日(周三)戰火再起。政府軍炮轟並攻入了反抗軍在阿勒頗僅剩的控制區。猛烈的炮火和槍聲再度震撼了阿勒頗。一絲和平的希望再度破滅了。

聯合國形容該市局勢「完全是一場人道災難」,隨後自阿勒坡東部疏散反抗軍和平民的行動被取消。

敘利亞政府軍和反抗軍13日宣佈阿勒頗停火。根據土耳其與俄羅斯斡旋的疏散協議,阿勒坡東部的平民和反抗軍將疏散到敘利亞北部的反抗軍控制區。

據信,目前數千人困在反抗軍僅剩的飛地內。這些飛地自2012年以來一直被政府軍圍困。據聯合國說,據信約有100名兒童躲在一棟建筑內,他們遭到炮火襲擊,身邊卻無人陪伴。

那麼,對敘利亞遭難的平民、總統阿薩德及俄羅斯來說,下一步可能發生甚麼呢?

對於敘利亞受苦的孩子,可能發生甚麼?

據聯合國兒童慈善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托馬(Juliette Touma)說,儘管無法確切地知道,在近來衝突升級前,有多少人留在反抗軍控制區,但據信有約10萬平民住在這些被圍困的飛地。

當地狀況甚至令經驗豐富的國際援助工作者和觀察員震驚。

「我不知道我有甚麼辭匯來描述這種狀況,特別是對於兒童,」托馬說,「當應該安全的一切如醫院、學校、操場,甚至你自己的家,都不再安全時,那還剩下甚麼?」

她說,現在,隨著溫度下降,食物和藥品很快耗盡,平民尤其脆弱。

托馬呼籲國際社會對衝突各方施加「集體壓力」,來結束這場恐怖的災難。

「只要暫停一分鐘,想想孩子們,」她說,「正在打仗和支持(這場戰爭)的人可能忘記了我們在談論孩子們,被拖入這個可怕而殘酷的暴力循環中的孩子們。」

她說,敘利亞全國有170萬兒童沒有上學,而有約一半人口流離失所。

UNICEF 13日引述阿勒頗現場一名醫生的報告說,「許多兒童,可能超過100人,在猛烈的炮火中,被困在阿勒頗東部一棟建築內。他們無人陪伴或與家人分離⋯⋯」UNICEF對此發出了警報。

UNICEF還表示,它收到報告說,親政府軍加緊對阿勒頗控制之際,屠殺了至少82人。

俄在這場流血衝突中扮演甚麼角色?

儘管俄羅斯堅稱其捲入敘利亞衝突主要是基於人道主義,但人權觀察組織指稱,9月和10月,敘利亞——俄羅斯聯盟在阿勒頗長達一個月的轟炸行動中,犯下了戰爭罪。

無論如何,莫斯科去年9月30日的干預是決定性的,讓敘利亞衝突向有利於阿薩德、不利於反抗軍的方向轉化。

俄羅斯支持阿薩德,看來已經取得成功——在敘利亞全國各主要城市,反抗軍都在潰逃。

俄羅斯的干預在春季有所縮減,當時許多軍人被重新調回國,但俄政府仍在軍事和外交上深入介入敘利亞。

據俄政府的信息,俄軍9月18日停止轟炸阿勒頗,但仍在干預敘利亞局勢,向該國部署了俄唯一的航母。

敘利亞對俄羅斯打破國際孤立的戰略極為重要。2014年,俄羅斯軍事干預烏克蘭,招致國際社會的嚴厲制裁,此後俄發現自己陷入孤立。

俄羅斯並沒有說,它有多少軍隊在敘利亞參戰。

對阿薩德和伊斯蘭國(IS或ISIS)來說,可能發生甚麼?

敘利亞政府若奪回阿勒頗,將被視為阿薩德的一個關鍵時刻。

奪回阿勒頗,將使阿薩德控制幾乎所有主要的城市地區,並準備爭取參與國際社會更廣泛的反IS戰爭。IS武裝份子仍盤踞在敘利亞東北部分地區。

華盛頓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的卡法雷拉(Jennifer Cafarella)告訴美聯社:「重新奪回阿勒頗將使阿薩德有理由聲稱,他是敘利亞合法的最高統治者,並游說國際社會向他提供支持。」

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也可以扭轉美國在該地區的政策。

在競選期間,他曾表示,將準備與阿薩德及俄羅斯合作,打擊IS。

「我不喜歡阿薩德,」他在10月第二次總統辯論時說,「但阿薩德在殺ISIS,俄羅斯在殺ISIS。」

特朗普選擇與俄羅斯和普京有著長期關係的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CEO蒂勒森(Rex Tillerson)為國務卿,令外界猜測特朗普將與俄羅斯發展更緊密的關係。

如果阿薩德被認為正積極打擊IS,他想重新躋身國際社會的願望將更可能達成。在IS大本營、首都拉卡(Raqqa)的戰爭將是敘利亞最重要的戰爭。

反對阿薩德的同時,美國也在支持庫爾德和阿拉伯武裝,試圖奪回拉卡。IS極端份子在2014年佔領了拉卡。

但對美軍來說,並非都是一帆風順的。IS近期又重新佔領了敘利亞中部古城帕爾米拉(Palmyra)。該組織曾在今年早些時候被逐出這座城市。

伊朗扮演甚麼角色?

俄羅斯14日將阿勒頗持續的暴力歸咎於反對派。但反抗軍控制區的平民和指揮官反駁了俄羅斯的這一說法。他們說,疏散行動因伊朗支持的軍隊發動襲擊而失敗,這些軍隊也協助阿薩德作戰。

伊朗正尋求確保甚葉派穆斯林的安全,他們被主要為遜尼派的反抗軍所包圍。

伊朗支持一些幫助敘利亞政府軍的甚葉派民兵,包括黎巴嫩真主黨團體和伊拉克Harakat al-Nujaba組織。

對阿勒頗的平民,可能會發生甚麼?

即使最近的暴力衝突以持久的停火而告終,反抗軍和平民撤出了阿勒頗,援助工作者和分析人員也擔心,這對於逃離暴力的人們來說,並不意味和平。

國際救援委員會發言人保羅.多諾霍(Paul Donohoe)說,該組織非常關注接下來的局勢發展。

他問道,「他們將在敘利亞另一個地方找到安全地帶?」還是將成為「易受傷害的對像?」

根據以前的協定,反抗軍和平民已被帶到伊德利卜省(Idlib),該省處於被圍困的反抗軍控制之下。但多諾霍說,即使在那裏,反抗軍和平民也不能保證安全。他特別指出,10月27日,對伊德利卜一所國際紅十字會(IRC)學校的致命轟炸,導致22名兒童和6名教師死亡。2016年,該省由IRC支持的兩所醫院也遭到襲擊。

多諾霍補充說:「逃離阿勒頗並不意味逃脫戰爭。在阿勒頗目睹了襲擊平民的殘酷性後,我們擔憂圍攻和桶爆彈(Barrel bomb)將襲擊到達伊德利卜的數千人,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許多已經逃離阿勒頗的人正居住在惡劣的條件下。他舉例說,上周逃離阿勒頗的約4000名平民,正生活在伊德利卜省阿爾達納(Aldana)令人絕望的條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