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義誅逆

一九一二年元月十四日凌晨,上海法租界的廣慈醫院病人聽到幾聲槍響。一名三十四歲的男子身中數彈,當即殞命。他叫陶成章,死前是反清革命黨光復會的副會長、名噪一時的「革命鉅子」。誰殺了陶成章?為甚麼?隨著時光流逝,真相慢慢浮出。

倒轉光陰,回到清光緒二十年,即一八九四年,北洋水師在甲午戰爭中遭到重創,潰不成軍,大清在日本挑戰面前顏面盡失。十一月底,孫中山在檀香山創立了第一個反清團體——興中會。一九零三年,黃興、宋教仁等在長沙創立華興會;次年,陶成章、蔡元培等在上海成立光復會,蔡元培任會長,陶成章為實際領袖。一九零五年,孫中山在日本聯合興中會,華興會及光復會等反清組織,創立中國同盟會,孫中山任總理,黃興任庶務。孫、黃成為公認的反清領袖。整合後反清團體力量逐漸壯大,海外華僑響應孫中山的號召,紛紛慷慨解囊,組建武裝,為振興中華出錢出力。與此同時,反清組織內各派之間也開始出現矛盾。

一九零七年,光復會陶成章海外籌款受挫,到南洋向孫中山討經費,未達目地。開始倒孫,發表《孫文罪狀》,列舉十二項「罪狀」,要求「開除孫文總理之名,遍告海內外」。陶成章、章太炎(炳麟)等退出同盟會,重新用光復會名義活動,造成反清團體分裂。孫中山在一九零九年給吳稚暉的信中提到「陶信內忌功、爭名、爭利及煽人行殺於弟」,陶成章的活動已經威脅到孫中山的人身安全。

一九零九年,陶成章等再次發動倒孫風潮,在南洋報刊登出《請看章炳麟宣佈孫文罪狀書》。陶成章還宣揚「光復會即為同盟會之原」,樹光復為正統,貶低興中會、華興會的歷史地位,爭奪同盟會的領導權。(彭劍,《第二次倒孫風潮新探》,2006)

黃興在給孫中山的信中痛斥陶成章:「居心險惡,殊為可恨。」「桀犬吠堯,不足誣也。」「彼為神經病之人,瘋人囈語自可不信,且有識者亦已責彼無餘地也。」辛亥元老馬君武對陶的行徑頗義憤,稱「其人必腦筋有異狀,可入瘋人院也」。陳其美(英士)曾要蔣介石當心陶成章:「英士告余曰:陶為少數經費關係,不顧大體,掀起黨內風潮,是誠可憾,囑余置之不理,不為其所動,免致糾紛。」(《中正自述事略》)可見陶行為乖張,為人所不齒。

武昌起義後,陳其美領導同盟會、聯絡光復會李燮和於十一月三日發動上海起義,次日取得勝利。八日,陳其美當選滬軍都督。光復會不服氣,有人甚至主張逮捕陳其美,治以「違令起事,篡竊名義」之罪,被李燮和否決。光復會在上海郊區吳淞成立軍政分府,李燮和自任都督,明顯與陳其美分庭抗禮,令人側目。更有甚者,陶成章在吳淞成立「駐滬浙江光復義勇軍練兵籌餉辦公處」,公然開始招兵買馬,另立山頭。如此犯忌之舉動,連章太炎也覺得太過份了,警告陶:「江南軍事已罷,招募為無名。丈夫當有遠志,不宜與人爭權於蝸角間。」但陶不聽,執意攻打陳其美,挑起血腥火拼。

蔣介石1912年的第一張西裝照。(公有領域)
蔣介石1912年的第一張西裝照。(公有領域)

蔣介石得到消息很著急,找到浙軍參謀呂公望,希望這位保定軍校的老同學出面阻止陶成章。呂公望在回憶錄中說:「十九日晨(農曆九月,公曆十一月九日),蔣介石趕到說:『陶煥卿(成章)、李執中(燮和)等組織張伯岐先鋒隊,帶到上海去打陳英士。要我(呂)勸解。否則,後方鬧亂子,前方怎麼能打南京呢。』」呂公望大驚,急忙趕到上海質問陶:「洪、楊革命不成功,是自相殘殺,我們正開始,南京尚未攻下,你們就要自相殘殺,我們究竟革甚麼命?我勸你們眼光放遠大些。現在你們要真真實實回答我一句話,我好決定行止,否則,我南京也不去攻了。』」陶成章只好說:「好,我不打陳英士。我們自己到吳淞,佔一小地盤,組織隊伍。」(參見《呂公望親筆稿》)呂公望、張伯岐都是光復會會員。在剛剛結束的杭州光復戰役中,張在蔣介石手下任敢死隊長。

十二月二日,南京光復後,同盟會公推黃興出任大元帥,在孫中山回國前主持革命政府。光復會無像樣的人選,竟然推舉黎元洪任大元帥。陶成章等稱黃興為「漢陽敗將」,捧黎元洪為「起義元勳」。同盟、光復兩會的分裂至此已是涇渭分明。

孫中山當選臨時大總統時的就職照片。(公有領域)
孫中山當選臨時大總統時的就職照片。(公有領域)

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後沒幾天,陶成章就致書孫中山,重提「南洋籌款」舊事,指責孫中山靠「誆騙」當選大總統。孫中山覆信,責問陶發佈《孫文罪狀》的理由,並稱:「予非以大總統資地與汝交涉,乃以個人資地與汝交涉。」完全是君子風度,不與陶一般見識。

陶成章甚至出面鼓動蔣介石。據蔣介石回憶:「及陶親來運動余反對同盟會,推章炳麟為領袖,並欲置英士於死地,余聞甚駭,且怨陶之喪心病狂,已無救藥,若不除之,無以保革命之精神,而全當時之大局也。蓋陶已派定刺客,以謀英士,如其計得行,則滬軍無主,長江下游必擾亂不知所之。」(《中正自述事略》)今人如果設身處地,其實不難看出當時形勢之險惡,革命黨的內鬥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而具有暴力傾向與瘋顛症狀的陶成章,在危機四伏的民國初年,無異於一顆重磅定時炸彈,早晚要引發政治地震。

一九一一年十二月,陳其美委託呂公望轉告陶成章「勿再多事,多事即以陶駿保為例」。陶駿保原為鎮軍軍官,因涉嫌破壞聯軍彈藥供應,導致軍事失敗,於十二月十三日被陳其美槍斃。陶成章心虛,畏罪躲入法租界。

一九一二年元月十四日,蔣介石與前光復會成員王竹卿合作,在上海法租界的廣慈醫院將陶成章槍決。

對於這段公案,蔣介石後來表示:「余因此自承其罪,不願牽累英士,乃辭職東遊,以減少反對黨之攻擊本黨與英士也。」(《中正自述事略》)明確道出誅陶是自己策劃執行的,與他人無關。陳其美和孫中山事先並不知情。蔣介石知道,陳其美槍斃陶駿保已經引起光復會的強烈不滿,用同樣手段處理陶成章,很可能導致兩黨的火拼。他決定鋌而走險,為國除害,然後辭職去日本。後人猜測陳其美派蔣行刺,甚至有孫中山的旨意,都是撲風捉影,並無實據。

蔣介石日記。(曹景哲/大紀元)
蔣介石日記。(曹景哲/大紀元)

蔣介石在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六日的日記中云:「看總理致吳稚暉先生書,益憤陶成章之罪不容誅。余之誅陶,乃出於為革命為本黨之大義,由余一人自任其責,毫無求功、求知之意。然而總理最後信我與重我者,亦未始非由此事而起,但余與總理始終未提及此事也。」

清朝尚未結束,南北軍事對峙,光復後的上海,浙江尚處於戰爭狀態。陶成章等人挑戰孫、黃、陳,使同盟會領袖面臨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此時蔣介石果斷出手,排除了革命黨火拼的隱患。陶成章死,對革命黨、同盟會甚至光復會都是好事,避免了進一步的流血。陶成章被處決後,光復會很快解體。同盟會及後來的國民黨,在孫中山領導下,逐漸形成國民革命的主導,新的一幕歷史大戲即將登場。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