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網絡圖片

我叫香蓮兒,是您最小最疼愛的女兒,我頑皮而又淘氣,從不像哥哥姐姐那樣端坐在您面前聽您教誨。我會不停的從您這個肩頭蹦到那個肩頭,要麼拽住您頭髮打鞦韆,要麼坐在您鼻樑上打滑梯,或者拽住您眉毛打轉兒,您從不生氣,最多把我丟到前面的蓮花池裏去,叫我找那些魚兒們玩,於是我弄得池水四濺,在蓮葉下鑽來鑽去,每天我都開心得一塌糊塗。太陽好像從沒落山,天邊的彩霞總是那麼燦爛。 

忽有一天,哥哥姐姐們都來向您告別,每一個人都很嚴肅,臉上沒有笑容,您給他們每個人的前額都印上了一朵花,然後他們飄然而去。我不明白他們要去哪兒,去做甚麼,甚麼時候回來。您沉默著,我忽然感到很冷清,於是我也要去,要去找哥哥姐姐,您低低頭,托我於掌心,「孩子,他們要到紅塵中去,你還小,不知紅塵艱險,一旦去了那裏,這裏的記憶都要抹掉,我的這些兒女們,也不知有多少能平安回來。」您的臉上滿是擔憂。

可我就是要去,我任性。於是您領我到一個地方,我看到紅塵中人們忙忙碌碌,哥哥姐姐們也散落到世界各地,也有的轉生在一個家庭裏做了兄弟姐妹,還有的做了父母子女,但誰也不認識誰,已經沒有了天上的記憶,忘記了天上的事情。「我也要去」,我堅持著,您抬起手在我前額印上了一朵花,我看到了您眼角滲出的淚珠,「去吧」,您手掌輕送,我飄然而下,「不要忘記回家」,您的叮嚀在我耳邊迴盪。

我穿過了層層的雲、層層的霧,層層的天體、大穹,在落入凡間的那一刻,我沒有了記憶。我開始了在人間的輪迴。生生世世,我吃盡了苦頭,我當過貧民,當過富家閨秀,是過公主……扮演過無數的角色。紅塵一齣戲,人們沉迷於戲中不能自拔,我是貧民時,為了溫飽打拚,是官宦時,為了名利地位爭鬥,貴為公主時還要受人擺佈 ,每一生每一世都遍體鱗傷、瀕臨絕境,在絕望黑暗的日子裏,總有一盞燈在不遠處閃耀,給我勇氣,給我活下去的希望,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孩子,回家。

可是家在哪兒?我是誰?我依然迷於紅塵,迷於情中。不停的追求,滿足一個願望又執著於下一個願望。到頭來,依然是空,除了先天本性的那份善良,甚麼也沒擁有。

這一生,我出身平民,我單純快樂的長大,不求名利,卻一心想找一個相親相愛的人廝守一生,為了愛,我甚麼苦都可以吃。我幻想著,期待著那份曠世愛戀在我眼前出現。

我嫁了,把我滿腔的愛和情傾盡付出。然而,我依然是遍體鱗傷,我再一次陷入了絕境,我奄奄一息,我想,我真的要死了,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這時,我感到一股暖流在環繞著我,我睜開眼,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守在我面前,眼角噙著淚花。

「您是誰?為甚麼要救我?」我弱弱的問。

您慈祥的看著我,輕撫我額頭,打開了我的記憶。

哦,原來是您。

我想起了生生世世吃的苦,想起了每一次絕境中您慈愛的聲音。紅塵往事,歷歷在目,此時猶若雲煙。可是,可是,您的頭髮,怎麼會白了呢?

您托我於掌心,托我於胸前:「孩子,為了找你們,我付出了畢生的心血。」

我想起了您臨別時那一句叮嚀,頓時淚如雨下,我雙掌合十,跪在您面前: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