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諾貝爾獎都會受到世界關注。在今年的頒獎典禮上,和平獎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感謝和平獎促進了哥國和平協議的達成。而文學獎得主鮑勃・迪倫(Bob Dylan)則未能到場,而由友人代為出席。

12月10日,諾貝爾各大獎的頒獎典禮在奧斯陸和斯德哥爾摩舉行。當天下午一點,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在奧斯陸市政廳舉行,參加者有挪威國王夫婦和王儲夫婦等王室成員、挪威首相國會議長等政府成員、以及內戰受害者代表和一些外國政要,當然也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及其家人。

和平獎委員會:國際社會須支持和平

由於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菲維(Kaci Kullman-Five)生病,儀式由諾獎委員會副主席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主持。安德森首先用英文向來賓們介紹了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以及為什麼要把該獎項頒發給他。

安德森在發言中表示,隨著哥倫比亞和平協議被公投否決,許多觀察家都認為今年的和平獎授予桑托斯為時過早。他們建議再等上一年,看看和平進程是否真能成功,但諾獎委員會與此看法不同。安德森說:「按照我們的理解,已經沒有時間再拖下去了。相反,當和平進程搖搖欲墜之時,國際社會的支持是必要的。」

隨後,安德森代表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向桑托斯頒發了諾貝爾和平獎證書和獎章。

桑托斯:上天的禮物

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在之後講演中提到:「公投失敗四天之後,諾貝爾和平獎的宣佈令我很吃驚。我必須承認,這個消息就像上天的禮物。而此時我們的國家就像在大海中飄搖不定的一艘船,和平獎如同一陣風把我們帶進了和平港灣!」

哥倫比亞政府11月24日與叛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簽署和平協議,長達50多年的內戰終於結束了。桑托斯在演說中表示了自己的感恩,他說:「今天,尊敬的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各位委員,我來是對您們說,並希望通過您們向國際社會宣佈,我們已經完成了協議的簽署,我們到達了和平的港灣!」

在發言中,桑托斯還強調,和平協議並不是他唯一想要的,他獲得和平獎也是次要的。

他說:「和平獎真正的價值是給了哥倫比亞和平。和平不屬於總統或者政府,和平屬於所有的哥倫比亞人民。」他還在推特中表示將把和平獎的獎金捐獻給戰爭中受到傷害的人們。

鮑勃・迪倫不露面 「替身」緊張

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鮑勃・迪倫沒有到達位於斯德哥爾摩的音樂廳領取獎項。但他的成就依然獲得了嘉賓們的陣陣掌聲,諾貝爾獎評委會成員胡拉斯・恩道爾(Horace Engdahl)為鮑勃・迪倫獲獎發表了演說,他讚美鮑勃・迪倫是一位偉大的詩人。

來賓們也沒有因為不能一睹鮑勃・迪倫的風采而完全失望,鮑勃・迪倫的友人、美國搖滾音樂女歌手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來到頒獎現場,並為大家演唱了鮑勃・迪倫1962年的著名歌曲《暴雨將臨》(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不過,帕蒂・史密斯在演唱中途突然忘詞,她請求重新開始,她說:「對不起,我們這一段重來好嗎?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最後帕蒂・史密斯唱完了這首意味深長的歌曲,也有現場來賓在觀看過程中流下了眼淚。

《暴雨將臨》歌詞意味深長

著名歌手鮑勃・迪倫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因為他如詩的歌詞,他曾於1963年在一次廣播節目中接受採訪時,對這首《暴雨將臨》做過一番解釋,他說:「我指的是一場終結將會發生⋯⋯我在最後一段說『毒藥肆虐水域』(the pellets of poison are flooding the waters),我的意思是人們通過廣播和報紙而獲得的所有的這些謊言。」

諾貝爾獎獲得者除了獲得80多萬歐元的獎金外,還會收到到斯德哥爾摩並進行演講的邀請。今年75歲的鮑勃・迪倫因有事無法前來領獎,但也不排除他稍後接受邀請的可能。

每年的諾貝爾獎頒獎都會在12月10日舉行,這是因為瑞典化學家阿爾弗雷德·伯恩哈德·諾貝爾先生(Alfred Bernhard Nobel)於1896年12月10日離世。這一天,在奧斯陸和斯德哥爾摩的頒獎儀式都有王室人員參加,漂亮的禮服、自豪的笑容和皇家認可的榮耀裝點著大氣輝煌的頒獎現場。除了和平獎和文學獎外,其他諾貝爾獎項包括物理學獎、化學獎、醫學獎和經濟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