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中共官方報道,湖北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近日調任雲南省委委員、常委、副書記。有傳聞說,今年7月阮成發因涉貪污防洪工程款被中紀委調查,不過在時任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的死保之下逃過一動。

有分析認為,李鴻忠、阮成發是被「調虎離山」,落馬機率會很高。

阮成發,今年59歲,長期在湖北從政,是本土派官員,1985年開始進入政界,在武漢市政府任職,1997年12月官至武漢市委秘書長。

1998年3月,阮成發轉任湖北省黃石市委副書記、市長,三年半後升任湖北省政府秘書長、辦公廳主任,一年後又調任湖北省襄樊市委書記,不到兩年就晉升為湖北省副省長。也就是說阮成發用了近7年時間,幾經倒騰從廳級官員晉升為副省部級官員。

這期間,湖北省省委書記是俞正聲。2007年10月俞正聲調任上海市委書記,阮成發則在同年6月進入湖北省省委。半年後,2007年12月阮成發調武漢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2011年1月升任武漢市委書記至今。阮成發轉正前一月,2010年12月,李鴻忠也從湖北省省長,升任為省委書記。

阮成發在武漢主政8年多,貪腐丑聞不斷,因到處拆遷而獲得「滿城挖」的綽號。

尤其,今年6月底武漢市暴雨不斷,全城內澇嚴重,處處水浸,交通陷入癱瘓;至少因災死亡14人,失蹤1人;直接經濟損失22.65億元。

之前,2013年6月,武漢官方稱投入130億元人民幣改造市中心城區排水設施,其官媒高調發表題為《武漢投資130億告別看海,一天下15個東湖也不怕》的文章進行吹捧。

不過,3年後的暴雨讓武漢市再陷入「看海模式」,外界對百億的水利投資馬上產生質疑。為此,各種舉報信、投訴函雪片般飛向中紀委、監察部、湖北省紀委等部門。

7月,有消息傳,阮成發因這130億元人民幣的防汛工程款被中紀委立案調查。但是,他的「後台很硬」,有人保他,得以逃過。

8月初,再有消息傳,中紀委對阮成發做了第三次調查,但是遭到時任湖北省省委書記李鴻忠的阻止和化解。據稱,李鴻忠為保阮成發專門上北京找門路,托關係。

當時,外界多數認為,武漢洪澇災害激起的民怨太大,估計阮成發在劫難逃。現在阮成發非但沒有被處理,還而升任了雲南省副書記。有傳聞說,阮成發升任前半個月已在武漢朋友圈中吹噓,他即將出任雲南省長。

時任評論員倫國智認為,湖北省是江派的勢力地盤,尤其武漢長期以來都是迫害法輪功嚴重的地方,武漢洗腦班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經驗一直是中共向全國推廣的主要經驗之一。由此可以推斷,主政武漢的官員必定是江派的中堅分子。根據過往習近平的反腐手法看,阮成發的升遷未必就是好事,包括李鴻忠調天津,極有可能是習近平的調虎離山之計,將他們調離再進行調查。

據公開信息顯示,李鴻忠調任天津市委書記後,由技術官僚出身的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

蔣超良,59歲,在銀行系統任職近28年,期間曾在2002年6月至2004年5月任湖北省副省長不到兩年。

習近平上台後,2014年8月,蔣超良調吉林省任省委副書記,兩個月轉正,接替升任吉林省委書記的巴音朝魯,今年10月才調湖北補缺。巴音朝魯是習近平在浙江主政時的舊部,其前任吉林省省委書記王儒林是江派官員。

阮成發調任的雲南省,過去一直是江派的勢力地盤。習近平上台後對雲南官場進行清洗,2014年,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常務副市長李喜、雲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相繼落馬。省委書記秦光榮也被免職,由省長李紀恆代理。

今年8月, 李紀恆調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雲南省委書記一職由省長陳豪同時兼任。

陳豪,今年62歲,是江蘇海門人,一直在上海任職,習近平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時,已任上海市總工會主席的陳豪曾陪他察看總工會各工作部門,與習近平有交集,2014年10月,調雲南任省委副書記、代省長。

目前,雲南省紀委書記張碩輔,在2015年4月履新前沒有紀檢工作的經歷,2008年轉入政界前在水利系統任職20年,是一名技術官僚。

與張碩輔一齊調任雲南、出任排名高的專職副書記的是四川前常務副省長鍾勉。鍾勉是「60後」,外界一直猜測鍾是雲南省省長的熱門接班人。

不過,鍾勉最後一次出現在公開報道是在10月27日,至今沒有再公開現身,有傳聞說鍾勉有可能被調查。

倫國智認為,若鍾勉被調查是真的話,不排除阮成發會出任雲南省省長,但是從長期來看,阮落馬的風險機率很高,只要機會成熟,或李鴻忠被拋棄的話,阮成發也會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