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出席當天一場會議時,一度脫稿的講話成為新聞頭標「反對野蠻人收購,挑戰刑法將開啓牢獄大門」。據稱,劉士余一改以往溫和形像甚至有些出格的火爆言論確實嚇到財經圈。

劉士余的怒火就算怎麼突然還是有個來處。可見劉士余發話當晚,新華網隨即跟貼發文檢討險資險企,並點名7家公司。

不過,劉士余也指出,險資「舉牌」並非不可,但並不認同資金來源不當的險企進行杠杆收購,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這是不可以的。

劉士余話音落後,12月6日保監會出手全面叫停前海人壽的新業務「萬能險」,致使其最重要的市場上海地區已遭銀保領域全面停售該產品。

對保險業者來說,劉士余的反常怒火當然有著警告的意味,而前海人壽似乎成了殺給猴子們看的那隻雞。但從劉士余「跨界」發飆,以及新華網、保監會積極配合行動來看,其背後要針對的絕不僅止於前海人壽這隻雞。

公開資料,僅萬能險一項,就佔到前海人壽保費收入的72.4%。股市皆知,前海人壽是其控股公司寶能系能夠大量投資、到處舉牌的主要籌碼。

這也意味著,寶能系之前一系列被視為「野蠻、惡意」收購的主要資金來源於前海人壽的萬能險產品。而曾有律師指出,儼然成為前海人壽「吸金大法」的這種萬能險已超越此類產品的法律特徵。

據媒體此前相關報道,前海人壽的錢除了用來給寶能系(主要是房地產業務)輸血之外,就是為其到處舉牌收購上市公司。從之前的萬科之爭到目前強勢入主的南玻、格力,寶能系舉牌之手從大型央企伸入為數不多的明星國企。

但顯然,寶能入主製造業不是為了實業發展。如南玻集團,創立32年的玻璃製造業,在寶能取得控股權後,元老級的管理層慘遭「滅門」。如格力集團,資產龐大、流動資金豐沛,在寶能還沒取得5%股份之前,原董事長董明珠即遭免除集團所有職務。

就像前海人壽只是寶能在股市舉牌的手,寶能的背後不只是有錢,還有權力靠山。曾有專業人士指出,前海人壽通過萬能險的方式籌措資金,觸碰法律和政策紅線。而此一產品也是經過保監會審核通過後才能上市。保監會誰放行?

從監管層在萬科時候的袖手旁觀,到目前出手治理的態度丕變,顯示高層對寶能野蠻舉牌忍無可忍。

往大方面看,寶能以不當險資槓杆舉牌的資金,除了影響股價、動盪股市,爭奪上市公司經營權,小股東權益受損,更是傷害實體經濟,製造系統性金融風險,威脅國家金融安全。這在執政者看來,寶能或藏有比賺錢更大的不良盤算。

前海人壽背後是寶能,寶能後台背景是甚麼?讓證監會一把手身後的高層定調「野蠻人變成行業的強盜」?事情還沒結束,或許很快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