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蔡英文出人意料的通話以及特朗普隨後的推文引發驚人效應,幾乎成了各界競相猜謎的話題。有的預言,美國對華政策將出現「大轉向」;有的暗示,這對現有美中關係和台海關係有「顛覆性」的衝擊,等等。其實,「川蔡通話」既非單純的禮節性互動,也不會顛覆美中關係。但特朗普能拿起電話確實有著深層的考量。

大家可能沒有想到,特朗普接蔡英文的電話實際上是出了一道考題。要考的對象固然包括習近平,但主要不是考習近平,而是考五個美國國務卿候選人(博爾頓、金里奇、朱利亞尼、羅姆尼和羅拉巴克)。特朗普目前當務之急是儘快鎖定執行外交的國務卿。特朗普絕對不是一個只想晚上睡好覺、明天按步就班處理公務的一般總統。他是一位臨危救國、有宏大理念、負有歷史使命的總統。選定一位志同道合、能充份理解自己、能勝任有餘的國務卿可以說是特朗普成敗之關鍵。換句話說,縱然特朗普有再好的外交理念,再敢說敢為,如沒有一位國務卿去跑腿執行,也形如泡影。這就跟習近平的反腐打虎理念離不開王岐山的中紀委去動手執行一樣的道理。

目前特朗普班子其他成員逐漸一一就位,唯獨最重要的國務卿一職舉棋難定。這其中,與國會的關係、外交經驗、對特朗普在大選中始終如一的支持和忠誠等固然是重要考量,但都不是決定性因素。最主要的是,特朗普要挑選一位最能理解、忠於和執行他的外交理念的國務卿。這個人要忠心耿耿、要有正義感和使命感,又能極有效率地協助特朗普完成歷史重任。在諸多外交關係中,美中關係居最重要的地位。無論從經濟、軍事、區域安全,全球問題等各方面看,美中關係都處軸心地位,牽一髮而動全身。而台海關係又是美中關係中一個極度敏感、非常專業、又繞不開的問題。特朗普要看一看這五位國務卿候選人中,誰能最敏銳、最有使命和正義感、最熟悉和準確拿捏台海關係分寸、最有外交能力,最能符合特朗普理念地回答這道考題。

在特朗普這次測試中,這個人脫穎而出了,就是眾議員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

首先,羅拉巴克在所有人中最快捷地給出了答案。快速敏銳作出反應體現出來的是自信和對特朗普的精準了解。羅拉巴克認為,特朗普通過「川蔡通話」這件事對中共及美國左派政治家發出了正確資訊:對未來美台關係事務,特朗普有他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不為別人所左右。特朗普打破外交慣例與蔡英文通電話,「很了不起」,是告訴中共,他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這個快速回答表明,羅拉巴克非常理解特朗普利用在就任前仍是「自由之身」、但具有「未來總統」特殊地位來發出原則表態的巧妙時機。出題者和答題者心心相通,而且兩者在良知和正義感上一致。羅拉巴克多次說過,若任國務卿將首先促中共停止活摘暴行。這是實際上是最符合特朗普的正義立場的。同時也符合習近平的需求。因為習四年來做的一件主要事情就是用反腐敗形式大批清理迫害法輪功的江派犯罪集團成員。因此,當羅拉巴克作為國務卿代表特朗普、同時代表民意遵行國會決議,向習近平提出停止迫害,恢復宗教信仰自由,反而給習近平一個外來的清理江派集團的理由和推動力。由此不但不會造成兩國關係危機,而會形成當年的「列根效應」,促使中共專制瓦解。這將是美中最大的合作雙贏。

其次,羅拉巴克把握住了「川蔡通話」中的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的底線。羅拉巴克認為,在不違反《台灣關係法》的情況下,「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可以更加現代化和自由化和台灣對話,並且以更加尊重的態度對待他們」。羅拉巴克實際上是認為,特朗普遵循了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的既定模式,因此「川蔡通話」不會使美國對華政策出現「大轉向」和產生「顛覆性」衝擊的問題。這表明,羅拉巴克是能把握住了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的精髓和最關鍵的底線的。當然,這也表明,羅拉巴克是熟悉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的,也能很技巧地處理這一關係。這種能力在其他候選人身上並沒有顯示出來。

再其次,羅拉巴克作為列根原來的助手,深深懂得從內部解體共產專制,而不是在外部用武力對抗的道理。而這一點與特朗普「外部合作、內部促變」的對華新政一脈相承。羅拉巴克在接受專訪時說過:「我們當時主要的敵人是蘇聯。我們在一定程度上和北京政府有合作⋯⋯並且沒有動用大量的武力,包括我們的軍隊和他們的軍隊」。在他的政府結束的時候,蘇聯和那個地區的共產主義分崩瓦解,他不是憑藉武力戰爭,通過軍事打擊,他是憑藉多國協作的經濟、政治手段,包括支持那些對抗社會主義獨裁和俄國的人們。這說明,羅拉巴克得到列根真傳,能明智和有效地幫助特朗普從內部協助習近平通過反腐打江和政治變革實現瓦解中共。這一點高於其他人,是只知道強硬圍堵、武力對抗的人想不到、做不到的。這是羅拉巴克的獨到之處。

最後,特朗普已經部份給出了「川蔡通話」這道考題的答案,透露出「川蔡通話」的真正意圖。這個意圖與羅拉巴克的從內部瓦解中共的想法是一致的。「川蔡通話」後,特朗普馬上任命了習近平的老朋友艾奧瓦州州長特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出任美駐華大使。這說明,特朗普的「川蔡通話」實際上是對大陸關係作鋪墊的。兩者相得益彰,互為補充。特朗普曾高度評價布蘭斯塔德與中方建立的良好關係,並說過他是駐華大使的最佳人選。布蘭斯塔德的兒子艾瑞克是特朗普在艾奧瓦競選團隊的負責人,為特朗普競選立下汗馬功勞。特朗普過渡團隊的發言人傑森・米勒說,布蘭斯塔德「經驗豐富、精通貿易和農業,對中國和中國人民有深入瞭解,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對他在競選前後(的表現)印象深刻。毫無疑問,布蘭斯塔德將在世界舞台上很好的代表我們國家。」可見,特朗普在「川蔡通話」之前就對如何與習近平良性互動有了全盤考慮。「川蔡通話」只是中美關係總體戰略中一著棋。正如《洛杉磯時報》所分析:特朗普的選擇表明,他並不想跟北京之間的緊張局勢升級。從另一個意義上看,布蘭斯塔德和羅拉巴克的組合能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帶來積極的成功效益。

這裏特朗普兩岸政策的玄妙之處在於,特朗普在美中關係和美台關係上都希望與台海雙方保持友好關係,而不是加劇或挑起台海衝突。從這個意義上看,特朗普排斥任何挑撥中美對抗和台海對抗的意識和行為。總而言之,從羅拉巴克對「川蔡通話」的出色應對中可以看出,羅拉巴克應該是特朗普國務卿的最佳人選,也將是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出色執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