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場腐敗情況嚴重,落馬高官聚斂錢財的手段更是觸目驚心,貪污金額多是天文數字。12月7日,陸媒曝光了中共貪官五花八門的藏匿巨額現金的方法。

中共貪官藏錢的地方,可謂是花樣百出,包括抱枕內、床鋪下、穿衣鏡夾層裏和衣櫃裏、排氣扇裏、米缸裏、煤氣罐裏⋯⋯房間內各種角落,都被貪官用來藏錢。

大陸《中青報》的評論文章表示,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家中被搜出上億元(人民幣,下同)現金,此人專門用一套房子儲藏現金,藏錢方法雖不很「別致」,但以驚人的數額和弄壞點鈔機的花絮在「貪官藏贓界」居首。

文章舉例說,江西贛州市公路局前局長李國蔚家裏有一個定製的煤氣罐,用來窩藏數百萬贓款,另有裝了280萬元的密碼箱被埋到其住在農村的三哥的房屋旁的垃圾堆下。

廣東省疾控中心免疫規劃所前所長羅耀星租豪宅專放贓款,現金用黑塑膠袋紮成一捆一捆的,屋內放滿防潮紙、乾燥劑,最終1200萬元仍然發霉了。

海南文昌前市委書記謝明中將2500餘萬元現金藏在19個密碼箱內。其在被調查前,將裝滿贓款的密碼箱偷偷地運回廣東化州老家。

重慶巫山縣交通局前局長晏大彬將4個共裝有939萬元的紙箱藏於尚未裝修的新居中。

文章說,貪腐得來的錢,無論藏在哪兒都不合適,就像一顆不定時的炸彈,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突然爆炸。挖空心思藏錢根本沒用。對目前還未暴露的貪官來說,錢藏起來,可能會隱秘一些,查處起來可能稍稍有些困難,但毫無疑問,贓款終究會被找到。

此外,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前總經理馬超群被抓後,在其家中搜出現金1.2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現金被裝在40多個水果箱中。由於錢太多,馬還租了房子專門放錢,屋內鐵皮箱裏裝滿了錢。

前江蘇省建設廳廳長徐其耀受賄近400萬元,其將家中的錢財一部份轉移在北京的妻妹處,一部份現金和存摺轉移到妻子的老家徐州。這些錢有的包裝嚴密藏在樹洞裏、灰堆裏、稻田裏、屋頂的瓦檐下,還有的甚至藏在糞坑裏。

山東省蒙陰縣前副縣長袁鋒劍貪污558萬。其將558萬多元公款分100多次存入37家銀行,將存摺帳本等放入茶葉罐埋在花池裏。

天津塘沽區前區長姚建華貪污公款案被舉報以後,從其家中的魚肚子裏、紗門和廢舊紙盒的夾層裏以及用水泥封閉的煙道眼裏查獲了大量的金飾品、人民幣、美元和存單,總價值30餘萬元。

河北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前副廳長李友燦,聚斂巨款4723萬元,專門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來藏錢,最大的享受是把現金一摞摞鋪在地上,數上幾遍,然後「靜靜地欣賞」。

而藏的最遠的無非就是國外了。前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成克傑把貪污的錢財藏到了外國銀行。

近年來,中共出逃「裸官」把金錢移送海外的行為日益氾濫,大多數外逃貪官,首先把配偶、子女和金錢送往國外,然後自己擇機潛逃。這些官員的錢主要通過現金走私、地下錢莊、項目交易和企業投資等方式轉移出去。據統計,中共現在外逃貪官至少2萬人,攜款額估算在8千億至1.5萬億之間。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時以「貪腐治國」,致使中共整個官場腐敗橫行,呈塌方式潰敗。目前,落馬官員貪污金額超過億元的案件層出不窮,涉案數字越來越大。一般認為,中共高官的貪污所得往往都是天文數字,官方公開的數字都打了很大的折扣,實際情況遠比現實更令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