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當局3月推動的全面停止軍隊武警有償服務,其中涉及面最廣的醫院和房地產租賃兩大塊,正緊鑼密鼓進行。有部隊在提前解除軍地合作的租約時遇阻,最終以「因不可抗力」方式強行終止履行合同。

商家與軍隊的博弈

據中共軍報報道,在軍隊涉及有償服務的行業中,空餘房地產租賃項目數量多、清理難度大。

第54集團軍某旅曾在2007年與駐地一家公司簽訂「以租代建」合作經營協議,隨後該公司在營區周邊出資建門面房,分租給了79家商戶。

今年5月,該旅被列為全軍停止空餘房地產租賃試點單位。然而,主動搬離的商戶卻不多,而且每家商戶都有自己的實際難處。商戶表示有白紙黑字的合同,部隊也要依法行事。

經向律師諮詢,該旅於6月以《民法》第107條規定「因不可抗力」為由,對承租方提起法律訴訟,請求駐地法院終止雙方合作經營協議。《民法》註明:「『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並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

當地法院審理後,於8月中旬使雙方達成了「終止履行合同」初步共識。

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始於今年3月。習近平當局稱計劃用3年時間,分步驟停止軍隊和武警部隊一切有償服務活動。隨後,7個大單位、17個具體單位成為軍隊停止有償服務試點單位。

有償服務背後涉深層罪惡

軍隊和武警有償服務涉及軍隊和武警的醫院、院校、科研機構、倉庫、碼頭和文藝產品等多個方面,其中的兩個大項是醫院和房地產租賃。

11月15日,在濟南召開的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總結部署會上,武警副司令王兵介紹,截至目前,已停止項目1,903個,包括醫療合作項目375個、房地產租賃項目1,434個、招接待項目24個。停止項目涉及的軍人、非現役文職人員已全部依令歸建,涉及的社會聘用人員已依法依規解除合同。

光從數量看,已停止的武警房地產租賃項目,比醫療合作項目多出3倍,按理,前者的規模和難度應比後者大。但實際上後者的叫停難度卻遠比前者大。

除了軍隊醫院就醫人員中,至少有90%都是地方人員,軍地依存度大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原因是,後者涉及一個極為棘手的問題——軍隊和武警醫院活摘器官。

在江澤民掌權和垂簾聽政時期,軍隊和武警醫院活摘器官既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最殘酷手段,也是軍隊武警醫院的生財之道。活摘器官這一恐怖罪行能否被叫停,已成為觀察人士眼中,習近平當局停止「有償服務」是否真有成效的最重要試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