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和台灣總統蔡英文直接通話,這一舉動打破了美台斷交後37年來的外交慣例,這也是特朗普再次挑戰「政治正確」的驚人之舉。

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之後,外界各方的反應耐人尋味。美國主流媒體紛紛批評特朗普不了解美外交政策,有民主黨參議員批評特朗普沒有策略,可能引發「戰爭」;美國白宮和國務院的立場是撇清關係,繼續官方話語所謂「一中政策立場不變」;而中方的反應比較低調,只是把矛頭指向了台灣,「這只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

特朗普陣營的回應截然不同。特朗普政府國務卿人選之一的博爾頓在接受霍士新聞網訪問時表示,美國總統可以與任何他想要接觸的人說話,只要他認為這是符合美國利益,北京不該指定美國要和誰說話。美國候任副總統彭斯說,「這只是一通禮節性電話。奧巴馬總統去年可以主動與古巴嗜殺的獨裁者接觸,並因此而被稱讚為英雄,而新當選總統特朗普只是接聽了一個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台灣領導人打來的一通禮節性電話,反而變成了一個有爭議的事情。這個事情讓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特朗普則發出推文說,「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美元的軍備,但我卻不該接起一通賀電,真有趣。」12月5日,特朗普繼續推特表達他的意見:「中國要貶人民幣(讓美國企業難以競爭)時有沒有先徵求美國同意?中國對美國進口貨徵重稅(而美國沒有對他們徵稅)或是在南海擴建軍事設施有沒有徵詢美國?我不這樣認為!」

特朗普打破慣例與台灣總統通話,以及其對此的回應,不僅僅是再次挑戰了美國的「政治正確」,其實也是打破了美國政治以及多年來中美政治交往的潛規則和「禁忌」。

所謂「一個中國」和「台獨」,是一個關係到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敏感問題。如今台灣在國際以及與美國、以及與美國和中方之間關係的現狀,有歷史和現實等多種原因促成。在大多時候,與台灣相關的「一個中國」本不是問題,但是卻被中共當成問題作為與美國政治博弈的籌碼工具。因此,從根本上講,台灣問題是中共在國際上製造出的一個問題,並且製造出了與此相關的一套國際政治遊戲規則,不可思議地竟得到了西方世界包括美國政府的認同和參與。

美國政府對中華民國政府軍事上長期支持以及交往,起碼不是把台灣當作中共治下的一個省份來對待。但是,美國政府卻嚴格遵守了中共對此制定下的遊戲規則,只能做,不能說。如今,特朗普打破了這一遊戲規則和政治禁忌。這一點,從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後,美國體制內人士反應激烈驚慌失措而中共方面低調應對形成鮮明對比。正印證了外界評論戲稱的「皇帝不急太監急」。

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了這樣的情況呢?

美國原本希望通過接觸交往,增強合作,逐步將中國融入到國際社會中來,從制度和價值觀上與國際社會接軌,使中國成為一個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大國,但是結果卻相反。

中共加入國際經濟一體化的直接後果,就是破壞了已有的公平的國際貿易法則,惡化了國際市場經濟的生態環境。中共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不但繼續通過赤裸裸的國家干預對諸如金融、能源、電信等核心市場進行保護,更是通過對人民幣匯率的操縱,「出口退稅」等變相國家補貼的方式大興「重商主義」來取得對西方討價還價的資本,減輕國際社會對其人權迫害的壓力,並腐蝕、拉攏西方政客、學者、媒體為其獨裁統治月台。中共以所謂的「中國模式」在國際上大肆氾濫,是中共與西方跨國公司,以及某些西方政府合作的結果。

中共採用訂單外交,通過向美方出讓經濟利益,如採購進口美國產品和以低廉的生產成本吸引美國企業到中國投資的方法,利用美國國內政治結構和政治過程的特殊性,藉助美國國內的利益集團廣泛展開遊說和壓力工作。這些被中共稱為「老朋友」的說客,和中共有著密切的利益關係,其中還包括了華爾街金融、法律和會計精英,他們幫助中共利益集團的國有重要骨幹企業在海外上市大造聲勢,一面為中共融資輸血、一面自己撈取厚利。

中美交往中,獲利的是美國商人集團和中共權貴集團,而美國大眾和中國老百姓卻是輸家。

人權問題,原本是幫中國人民發出聲音、與中國人民接觸的機會,本來是美國的一個砝碼。但是,中共卻掌握了「人權」問題的主動權。美國談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和台灣問題,中共卻利用歷史遺留原因和民族因素以及所謂的國家統一來煽動中國人民的情緒,把「人權」問題變成了「反華勢力」的問題。

這也為一個重要問題給出了答案:為甚麼十幾年來,美國國會曾經多次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包括通過制止活摘器官的決議案,但美國行政部門面對這個如今世界上最大的人權迫害,卻一直沒有作出本應該作出的正面與正式的回應。

從根本上講,中美外交的的實質就是:中共利用經濟利益威脅利誘,造成美國行政部門中一些政客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從而使中共把經濟利益轉化為政治利益,繼續中共的專制統治和迫害人權。

特朗普異軍突起,直言不諱,還未上任,到目前為止,他講出的不多的打破政治正確的真話,就已經震驚世界。其實,特朗普的言行,已經給充滿黑暗污濁的現代政治黑箱帶來一些新鮮的空氣。

2016年12月2日,特朗普直接與台灣蔡英文通電話,打破了在台灣問題上,美國長期政治正確和中共制定的遊戲潛規則;2015年11月7日,習近平打破中共慣例,與台灣總統馬英九會面,此前中共以鬥爭為主的對台外交政策被打破,改變了中國的外交格局,顯示出習近平正在突破中共框架走出自己的路。這樣看來,特朗普和習近平,到現在為止,至少在對台灣問題所採取的打破慣例的舉動上,產生了共同點。

展望未來,隨著特朗普的走馬上任以及在外交上與中方的互動,很有可能,越來越多的中共原本制定的遊戲規則將被打破,新的規則將會出現。新的規則,也將塑造新的國際格局,中國的變局也將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