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後,「特朗普通脹交易」成為市場的寵兒,資金認為基建項目可以提升增長的空間,同時美國通脹壓力應該再現。在此邏輯下,美股一升再升,美債被拋售。此邏輯在短期是成立的,中期就有漏洞。如果特朗普行政當局大興基建,美國的財政狀況必然惡化,長期利率必然上升,而此可能帶來經濟的下行,股價受壓。美債和美股對美國經濟的中期前景分歧頗大,其中只有一個可能正確。類似的分歧,最近在歐洲債股、日本債股、中國債股也已經出現,不同資產種類對債市的收益曲線陡峭化解讀不同,特朗普通脹究竟給我們帶到甚麼樣的經濟環境中去,市場有必要深究。

OPEC在上周三就減少產量達成協議,這是8年來石油寡頭集團首次同意凍產或減產。OPEC國家在遵守產量額度上記錄並不好,如何確保成員國不偷步,是日後的關鍵。另外,伊朗、利比亞和尼日利亞被豁免於每天減產120萬桶這個數字之外,但是它們現有的產量卻是計算減產的一部份。筆者對OPEC減產協議的成效將信將疑,不過對原油需求回升的展望就比較樂觀,預計明年石油的均衡價格(布蘭特期貨為標的)在每桶55美元左右。

本周市場有三個焦點:1)意大利公投後的市場反應,2)美國聯儲開會前的市場反應,3)ECB例會,預計起碼會將資產購買計劃延長6個月,如果市場有風吹草動,則貨幣當局可能進行口頭或流動性干預。◇

(以上觀點僅為作者個人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版位所限,文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