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李泓博報道)今年以來,受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等因素影響,資本外流加劇,當局不得不採取措施加以阻止。

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直呈下跌之勢。過去6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達5%。同時,資本外流加速,第二季度有1330億美元資金流出大陸,第三季流出資金達2067億美元。

據報道,資本外流在國內主要有兩個出口,一個是上海,另一個是深圳。上海是國內金融中心,自貿區和國外聯繫千絲萬縷,流出渠道甚多。毗鄰香港的深圳是另一個重要口岸,熱錢和避險資本源源不斷地從深圳羅湖口岸流向香港。

面對資本外流日益加劇的局面,當局從四個方面狙擊,包括狙擊香港保險、嚴防虛假貿易等。

狙擊香港保險

近年來,香港保險以費率低、受益高、覆蓋廣、理賠條款寬鬆等優勢成為大陸居民新寵,赴港購買保險者絡繹不絕。僅今年上半年大陸客購買的保費就高達301億港元,同比增長116%。尤其是大陸客利用銀聯境外刷卡交保費,可以巧妙地規避每年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限制,被指是「繞開外匯管制的資金出逃」。

堵住了香港保險這條通道,就堵住了居民資金出逃的最粗的一條水管。對香港保險的設卡步步升級,從2月份限制刷銀聯卡購買香港保險每次交易額最高為5000美元,到10月份銀聯全面暫停支持香港保險保費繳納。

嚴防虛假貿易

大陸投資者還通過與香港的虛假貿易,將現金轉至境外。比如說,從香港進口一批貨,總貨值2億美元,報關時可以提高到4億美元,在人為虛增的2億美元貨值中,就可以讓資金順暢無阻地流出去了。今年2月份大,香港的進口額暴增89%,其中就有不少水份。

對此,當局表示,未來中港合作上,加強貿易監測是大勢所趨,資金逃亡的難度系數要加大很多。

打擊地下錢莊

今年10月,廣東打掉了一批地下錢莊,涉案金額高達2300億元。地下錢莊歷來是資本外流的主要通道。通過打擊地下錢莊來控制大額資金非法外流,將成為今後一個時期的經常動作。

經濟學家張五常今年在談及房價暴漲的原因時稱,地下錢莊把錢轉移出去面臨的困難前所未有,資金在國內猶如困獸鬥,只能去炒房了。這番話從側面說明,今年當局對地下錢莊的打擊之狠。

把關企業對外投資

大陸企業出海併購,魚龍混雜,不乏乘機出逃資金的。2016年上半年的上百起併購案涉及金額上千億元。為此,外管局9月22日稱:過去一年來,發現有企業和個人通過對外投資的渠道轉移資產,將對虛假投資會加以打擊。11月28日,大陸外管局要求資本項下500萬美元或以上資金匯出須報外管局審批,並加大對大型海外併購交易的外匯審查。

有報道說,狙擊資本外流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

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金融貿易學院院長章玉貴此前警告:「假如外儲加速縮水,以至跌破3萬億美元乃至跌破2萬億美元,則國際資本屆時肯定將空前拉高唱空中國經濟的分貝,這又將進一步加速在華資本的外逃,進而造成中國經濟嚴重脫水的惡性循環局面。」

資本大規模外流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的傷害之大,俄羅斯可謂前車之鑑。2014和2015年,受烏克蘭戰爭和國內能源經濟萎靡影響,俄羅斯國內經濟環境墜入寒冬,兩年的GDP增速分別為0.6%和-3.7%,而此前的2013年為1.3%。在俄羅斯經濟最需要補血的時候,大規模資本外流使其經濟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