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協職位雖然是政治花瓶並無實權,但卻好用又實惠,和人大代表一樣成為中共官場「賣官鬻爵」的生財渠道,尤其是在富豪和明星名流雲集的香港,政協更成為多年來中共江澤民集團統戰、滲透及收買的「政治工具」,不少富豪、高官甚至黑道富商為得到政治好處熱買政協「頭銜」。

但今年10月後局勢生變,中紀委當月公佈中央巡視組對港澳辦的巡視報告,預示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擴展到港澳系統。大紀元獲悉,香港政協面臨大幅度整頓和裁減,習近平當局也已組織高規格調查組,對港澳政協委員「摸底」,包括他們是如何混進政協隊伍的。對買賣得來的政協委員,以及有案底、涉黑的政協委員,作為重點清理對象,連串消息令不少投靠江派的港區政協委員「膽戰心驚」。

事實上,自從薄熙來、周永康先後下台,習近平開始執政後,香港多次成為中南海高層博弈的擂台,接連發生的青關會亂港、國民教科書爭議、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砍、佔中和雨傘運動,及至近期的宣誓風波、釋法爭議,無一不涉及中共高層的角力。江派收買、控制的政協委員均在其中起著不小的作用。隨著習近平當局對江澤民集團的圍剿,對港區政協的清洗已經在所難免。

港區政協將遭清洗

中共六中全會後,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確認,清理江派的速度進一步加快。大紀元獲悉,主打反貪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日前在中共政協會議上發言,要重點清理政協隊伍,「不准不純份子混入隊伍」,更稱「哪有用錢買的政協」;港區政協人數要大幅度刪減至700多人,不及原來的四分之一。

11月17日,大紀元獲悉,習近平當局已組織高規格調查組,由俞正聲和孫春蘭帶頭,對港澳政協委員「摸底」,包括他們如何混進政協隊伍、是否涉嫌買官賣官,以及和黑社會勾結等。首要清理靠花錢買來或者涉黑的政協委員。江派亂港核心力量之一的福建幫、廣東幫頭目,成為重點調查目標。

事實上,福建幫、廣東幫這兩股勢力一直是梁振英上台後,執行江派亂港政策的核心力量。如兩年前的「8.17」反佔中大遊行,就是由福建幫牽頭,總指揮是身兼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職務的洪祖杭,專責統籌各個同鄉會。廣東幫則是屬梁振英陣營的新界黑幫勢力為主。

今年宣誓風波後,10月底,洪祖杭擔任召集人的「反辱華反港獨大聯盟」再發動25個團體圍立法會;11月再有50個團體組成的「反港獨、撐釋法大聯盟」號稱組織4萬人包圍立法會。集會被傳媒揭發有人派錢招攬人參加集會,當中包括大陸居民。

消息稱,習近平當局對目前的香港亂局非常不滿。一是中共江派炒作梁、游宣誓風波,將矛盾對準兩名年輕人,加速香港分化;二是炒作撐釋法、反港獨的本地紅色社團,如福建幫、廣東幫等,打著穩定香港的名號,實質上是配合江派亂港。他們的頭目不少身兼政協身份,是北京今次調查的重點目標。

最近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被判死緩,是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後,習清理江派的一大訊號。消息稱,朱明國判死緩,令不少投靠江派、靠錢買來以及涉黑的港區政協委員「膽戰心驚」,部份人甚至匿藏起來。

港媒近日也披露,11月3日,中共國務院、全國政協下達關於全面嚴格按照中央有關精神,整頓、徹查港澳特區各級政協委員若干問題的文件通知。當晚,俞正聲以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黨組書記的身份代表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召開中央有關部委辦負責人會議。

俞正聲在會上說:「如何加強依憲制、依法對香港特區、澳門特區的領導和指導,列入中央政治局的重要議事日程之一。」「徹底清查、整頓涉及違紀、違規、違法狀況,力求不留一處黑點。」

港區政協買官賣官情況嚴重

在香港人眼中,人大、政協只不過是中共的統戰工具。但有了政協身份,可藉此證明自己在大陸關係多、人面廣,方便在大陸拉生意,還有諸多好處,包括到大陸有專人接待,還可打通洗黑錢、走私、賭博等「一條龍」門路,於是政協也有了價。香港富豪、高官、紅色社團人士熱買政協「頭銜」。

有的擠不進全國、省、市政協,退而求之,連縣、區政協也要買一個。有的不在原籍入政協,而是到便宜的地區買一個位置。大陸有些貧困縣,如貴州、江西等,專門靠買賣政協身份生財,有的政協位置不夠,還增設香港特聘委員,其實是巧立名目收費。

如長期滋擾法輪功的中共外圍特務組織「青關會」副會長林國安,是紅色根據地、江西井岡山市政協委員,據稱還是中聯辦推薦的。該人行徑下流,一個標準的流氓形象,一名中方官員也禁不住稱其「太拉低政協形象」。

一名知情人士此前對大紀元透露,一名新界黑道富豪,為了爭取其妹妹躋身全國政協常委,除了大撒金錢外,還押注在江澤民派系上,每月撥款50萬港幣給專門圍堵法輪功的紅色組織、有中共江派政法委背景的青關會。

一位本地社團領袖向大紀元透露一個真實的買賣政協身份的案例。一個20多歲、原籍大陸某省的本地年輕企業家A想進政協,經中間人B帶到中聯辦找負責該省的官員C。B帶A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買了一個3萬元的女士手袋。C和A、B在中聯辦會客室裏談,之後B先行告退。接著A在C面前將現金100萬裝入女士手袋。C示意秘書將手袋帶去辦公室,不要放在台面上,放下面的櫃內。接著A就當了政協委員。

由於中共全國各省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年底前完成換屆,有消息透露各路人馬都向中聯辦相關官員進貢,有人因此發了大財,「油水」多達2、3億元。各省市統戰部人員也在趁明年人大政協換屆,又在賣官收好處。

據港媒報道,11月3日俞正聲召開的中央有關部委辦負責人會議上披露了長期以來政協交易的黑幕。各級政協委員甚至把部份名額放在社會知名人士、商賈中「投標」,如全國政協委員由上世紀80年代後期捐贈或投資企業金額2000萬元上升至5億元以上,省級政協委員由上世紀80年代後期捐贈或投資企業金額500萬元上升至3000萬及1億元,地級政協委員視所在地區的經濟狀況及地理位置,現已上升至1000萬至3000萬元。

各級政協都有名額限制,因此競爭十分火爆,導致中央部門、省級政府都向上爭「名額」及在本地區增設名額。被俞正聲點名的有廣東省、福建省、上海市、北京市、江蘇省都超額近一倍違規任命政協委員。

今次政協的裁減名單中,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除廣東、福建等和香港密切、人數較多的部份地區外,區、縣級將不設港區政協。預料人數將裁減至不到四分之一,即減至約700餘人。

數據顯示,2013年出籠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最少有156名,常委16人。至於大陸各省、市香港政協委員據說有5000多人。

中紀委巡視報告對港澳辦、中聯辦全面否定

中紀委10月14日公佈了中央巡視組對港澳辦的巡視報告,嚴斥港澳辦黨組存在六大問題,包括「貫徹中央決策不夠紮實」,「執行幹部選拔任用程序不夠嚴格」,「選人用人工作滿意度較低」,「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等,強調要「加強對專項資金、社會贊助資金使用的管理,切實防範廉潔風險」等,還發現部份領導官員涉及貪腐問題,已轉交中紀委、中組部跟進。

有關報告震驚香港。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透露,整份報告沒有一句肯定的話,「實際上是對港澳辦、中聯辦的全面否定。」

2003年是分水嶺

2003年7月,香港50萬人參加大遊行反對23條立法以後,江澤民派系出於恐懼,加強在港滲透和統戰。由江派第二號人物、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曾慶紅,擔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在港廣泛培育地下黨組織,包括政協系統,推行江派亂港政策。

1992年起曾擔任海南省政協委員長達十年的著名傳記作家寒山碧批評現在香港政協變質,而分水嶺就在於2003年。

寒山碧透露,當年他受海南大學推薦入政協,沒有花一分錢,但自2003年以後,政協人數大增,「買官賣官現象非常嚴重」,他也沒有再收到邀請。「因為我不給錢,他們就失去發財的機會了。據我所了解,很多統戰部都收到一些商人的好處,送錢或者送甚麼甚麼的,就是很多好處,然後就邀請商人去政協。」

寒山碧不諱言地表示:「那個利益集團已經非常牢固,只是為了利益,所以國家大體的事情就放在第二位了,他們的集團利益就放在第一位。所以我感覺2003年以後整個氛圍就不一樣了。」

整頓政協當局早有說法

事實上,習近平當局整頓政協早有跡象。今年8月,湖南邵東縣舉行人大、政協換屆動員會,公佈了一份「15項負面清單」,列出15類人士不得提名為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包括擁有外國國籍者,此外還包括接受境外組織資助、受過刑事處罰、道德敗壞、惡意欠薪、曾任代表委員時履職不盡責等。

這是中共官方首以「負面清單」形式,為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候選人劃定「資格紅線」,引起了輿論界的關注。

媒體報道,雖然目前還不清楚邵東縣推出的這項政策「是否有全國意義」,但輿論認為地方人大政協任職資格同樣應對各級人大政協有效。

過去多年,大陸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屢爆有持外國籍護照醜聞,如知名小品演員趙本山、央視知名女主持倪萍、俏江南集團董事長張蘭等,均因被爆擁外國護照惹輿論質疑。2013年中共全國兩會上曾有一份提案指出,當年2987名人大代表中,有179人擁外國國籍;2237名政協委員中,有450名是外籍,被譏諷爲「萬國俱樂部」。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對《蘋果》表示,「湖南邵東縣是個開始,未來中共應會全面清理人大政協中的外籍者。」

英皇老闆楊受成兒子是政協委員 陸媒揭楊底細

今年9月,遼寧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馬曉紅涉嫌向北韓走私核武器及導彈開發所需物品,正式被捕。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披露,馬曉紅等人通過在香港、英屬處女群島等地設立至少22間空殼公司,作為北韓光鮮銀行洗錢的窗口。北韓光鮮銀行因負責為北韓開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提供資金,於2009年被美國定為制裁對象。

馬曉紅9月被捕後,據報供出幾十名丹東官員,至少30多名關聯者被調查,包括同涉遼寧賄選案的遼寧巨富王文良。王的日林集團被披露也是像鴻祥一樣幫助北韓洗錢、秘密幫北韓購買聯合國制裁物品的企業。馬曉紅的7艘走私船都在王文良掌控的丹東港口出入。馬曉紅被調查後,王文良的日林集團也被調查。

中國經營網旗下《等深線》近日起底馬曉紅,指其及其手下在港設立的空殼公司多達9家,多數實際出資額僅1港幣。廣東一警方人士對中國經營網的《等深線》記者表示,設立一些皮包公司往往與洗錢有關。

《等深線》同時還起底北韓在中港的關係網,當中包括政協委員、香港英皇集團老闆楊受成等。

文章引述楊受成曾對《南方人物週刊》的自述稱,前外經貿部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組織北韓行,沒有商人敢去,他接受邀請去了。後來金正日的兄弟主動來找楊受成,到他酒店房間談,談妥開放「北韓唯一的賭場項目牌照」——位於羅先(近吉林的中朝邊界)的賭場給他。英皇娛樂酒店1998年就在當地開業。

事實上,楊受成、何鴻燊等港澳富豪,均與北韓有往來,在北韓開賭場。2002年金正日過生日,兩人出席北韓領事館在跑馬地山光道馬會為金正日祝壽的晚宴。

2005年《亞洲華爾街日報》頭版報道,近十年跟隨何鴻燊做生意的楊受成,背景複雜,他一直受到美國司法部關注而拿不到美國簽證。

騰訊稜鏡報道裏曾提及的香港娛樂圈黑幫老大以及劉志華在香港和女人在酒店開房被偷拍,據稱就是楊受成安排給他的女人。

大紀元曾披露,楊受成被指與鎮壓法輪功的中共江派關係良好。他與江派二號人物、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胞弟曾慶淮、被指捲入周永康案的娛樂大亨董平,被外界稱為「娛樂大亨鐵三角」。2003年訪京獲曾慶紅接見;旗下《新報》曾大量發表攻擊法輪功的文章,於2015年停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