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兒子被以「強姦和謀殺」罪名處死20多年之後,張煥枝終於證明了他的清白。

CNN報道說,中共最高法12月2日推翻了聶樹斌的原判。這是一個標誌性案件,暴露了中共刑事司法系統的嚴重缺陷。

張煥枝告訴CNN:「我想要告訴我的兒子:你是一個好人。你是無罪的。」

法官宣判,聶樹斌的原判沒有「獲得足夠客觀證據」,說死亡時間、凶器和死因存在嚴重疑問。

「在宣判的時刻,張阿姨眼淚縱橫。」聶樹斌代理律師李樹亭告訴CNN。「不僅僅是她,法庭內其他人情緒都很激動。我幾乎要站起來鼓掌了。但是我沒有,我不得不安慰張阿姨,因為她哭得這麼厲害。」

另外一個男人王書金,在聶樹斌被處死十年之後,承認是他殺了人。

李樹亭告訴CNN,在聶樹斌死後,他的母親一再夢到他敲窗喃喃地說,「媽媽,我回來了。」

聶樹斌如果活到今天將42歲了。在他被處死之後,他的父親聶學生試圖自殺,但是被搶救下來。

「我的兒子終於可以瞑目了。」聶父告訴陸媒。

屈打成招

1995年,河北當局秘密審判聶樹斌,禁止父母進入法庭。但是聶樹斌告訴律師,他在被關押的第六天屈打成招。

在被關押七個月之後,聶樹斌被處死——沒有通知他的父母。

在最初的震驚過後,張煥枝還要忍受更多的痛苦。她不知道兒子遺體的下落;丈夫自殺未遂之後截癱。

多年來,她努力地為兒子洗冤而奔波,一次次去省會石家莊上訪。她的不屈讓這起案件有了不一樣的結果。

中國司法系統的根本問題是被共產黨控制

聶樹斌的案件受到全國關注。官媒《人民日報》在2011年9月追問:「在一個明顯有人被冤枉的案件當中,為甚麼糾正是如此困難?」

許多人將張煥枝的困境視為中共司法系統存在廣泛刑訊逼供、缺乏正當程序和死刑覆核鬆懈的一個突出例子。

雖然最近司法系統有了一些進步,但是法律專家說,其根本問題還沒有解決,即它不是獨立的,而是被共產黨控制的。

北京律師兼學者徐昕告訴《紐約時報》,這意味著判決常常是根據政治理由做出。聶樹斌案也是如此。從王書金認罪到聶樹斌被平反,中間耽擱了11年。其原因是處理原始案件的地方警察和檢察官從中阻撓。

「現在仍然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如果我們不能有這樣一個系統,那就難以避免這樣的案件。」

此外,檢察院對法院具有巨大的影響力。從全國而言,去年的定罪率為99.9%,引發國際譴責。

定期的「嚴打」行動也催生了錯判。聶樹斌被定罪和處死就發生在這樣一個行動當中。

另外一個不祥的信號是,幫助弱勢群體維權的律師受到打壓。自從2015年7月以來,數百律師和活動人士被圍剿。國際特赦的倪偉平告訴《紐約時報》:「隨著當局打壓維權律師,新規限制律師的言論自由,政府正扼殺給聶樹斌案件帶來正面結果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