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即為各宗族共同的命運的記錄。此共同之記錄,構成了各宗族融合為中華民族,更由中華民族,為共禦外侮以保障其生存而造成中國國家悠久的歷史。這一部悠久的歷史,基於中華民族固有的德性,復發揚中華民族崇高的文化。」

——蔣介石,《中國之命運》

引言

十七世紀,李自成送走大明朝眾生,滿清一朝應運入主中原。清朝眾生帶來自己的天朝文化,經康、雍、乾三代鼎盛,十九世紀由盛而衰。趁中國人道德下滑,國勢衰竭,西方列國雄起,東西文明碰撞,兩次鴉片戰爭,清廷敗北,割地求和。一八五零年,洪秀全受天命建太平天國,打下中國的半壁江山,幾至顛覆滿清。隨後,太平天國退出歷史舞台。清朝走入末年,內部的腐敗伴隨著外來的侵略,加速了中國人道德的敗壞和墮落,不但造成清朝滅亡,也帶來五千年從未出現過的危局。

孫中山以自己為「洪秀全第二」,發動十次武裝起義,引發辛亥革命,結束清朝。承五千年中華之道統,採中外思想之精粹,他創三民主義;為救民族於水火,締造共和,並組黨、建軍。中華復興,任重道遠,還需要有人承接其偉業。

1945年3月巡視空軍基地的蔣介石。(公有領域)

歷史的目光落到了青年軍人蔣介石的身上。布衣出身的蔣介石,飽讀詩書,天資聰穎,博古通今,學貫東西;十九歲入保定軍校,二十歲東渡日本學習軍事。辛亥革命打響後,他立即回國參戰,光復杭州。民國甫立,又果斷出手誅逆。他投身討伐袁世凱之二次革命,登永豐艦忠心護主。他的智慧、堅忍、成長背景、開闊的視野,以及做大事而不邀功的特質,贏得孫中山的充分尊重與欽佩。蔣介石是繼承國民革命大業的不二人選。為消滅軍閥,統一國家,孫中山委派蔣介石創辦黃埔軍校。孫中山逝世後,蔣介石負命出山,兩年後,北伐告成,中原統一。

蔣介石浴血奮戰,領導人民捍衛中華,在歷史舞台上屢建奇功,改變了中國、亞洲和世界的格局。他的睿智和徹悟,保護了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豐富了人類的精神,留下寶貴的遺產,無愧為推動歷史車輪的巨人。

然而,他卻在抗日戰爭勝利後短短四年中,失其政權於中共。這似乎是世間凡事無法逾越的成、住、壞宿命之安排?

世人勿忘,這是一個非常的年代,是人類非正常發展的特殊時期。為禍人世間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以共產黨的形式在眾多國家出現,受宇宙間舊勢力操控、扶持、使之擴大,甚至在一時間成了小氣候。

在這個道德迷失、是非不分的年代裏,世界許多國家的首腦們、中國國民黨早期的領袖們,還有那些投身共產革命的共產黨領袖及大批普通黨員,都未能看清共產邪靈的本質。他們以普通人的思維方式來對待共產黨這個異類,對於共產黨的產生和發展,都採取了縱容的態度。由此,人類承受了近百年的共產災難,其延續時間之長、程度之深,空前絕後。人類社會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段歷史,成為近現代中國最慘烈的哀章痛節。

當之無愧,蔣介石是世界歷史上最深刻、最全面認清共產黨本質之第一偉人!

蔣介石用「邪魔撒旦」直接點出了共產黨對中國侵略和征服的意圖。「他(共產黨)的目的不是為了中國和平與民主,而是對於中國的侵略和征服。」「魔鬼撒旦的權勢,不僅在其使用暴力來威脅我們生命和身體的安全,使我們在恐怖之中,向他屈服。」「當一個民族受到魔鬼撒旦的摧毀和控制,總有不向那惡魔屈服的人們,站在一起,為民族獨立和自由來奮鬥。」(一九五七年)

蔣介石日記。(曹景哲/大紀元)

蔣介石預見了中共對五千年傳統文化的破壞,共產黨「要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崇高優秀的歷史文化,摧毀無遺;要把我們中國以仁愛和平為本位的倫理,轉變為冷酷殘忍的鬥爭,參加國際的殘殺。」(《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三十二《書告》)

蔣介石深刻指出人類怎樣縱容了邪惡的蔓延:「世人往往因為失望、悲觀、苟安、自私,就喪失了他當初對上帝的信仰,致使惡魔猖獗,正義漸泯,坐視『反神主義』和物質主義的蔓延全球,以致人類相互間,只有欺詐、恐怖、暴力與殘殺的存在!」(一九五二年)

蔣介石認清了共產主義是反人性的。「共產主義之邪惡本質,原以征服人性,為其存在的前提。任何共產極權,無不是建立在一項龐大而殘酷的『人性改造工作』(洗腦交心)的基礎之上,亦無不陷入於一場與人性對抗永無終止的戰爭之中。」「中共必須面對另一強大挑戰,就是中華文化堅韌不屈的生命力。中華文化代表人文主義最高光輝,歷五千年而道益光,業益盛,即賴此一文化生命力為涵濡蘊蓄;此一源自人性,基於倫理的優美文化,構成了每個中國人精神深處無可改變的價值信仰。與共產主義崇尚仇恨暴力的邪惡本質絕不兼容。」(蔣介石,《針對世變匪亂貫徹我們革命復國的決心和行動——對十屆四中全會的指示》)

蔣介石看到世界的信仰危機:「我感覺近年以來,科學愈發達,物質文明愈進步,而道德愈低落,精神生活亦愈貧乏,於是人們都感覺內心空虛,更覺得人生渺茫和恐怖而無所歸宿。」「我們人類的天性受自上帝的靈性,這個靈性,就是仁愛的精神,這個仁愛就是宇宙真理的所在,也就是人類生命意義的所在,大家須知,這個上帝的靈性,在中國來說,就是『天命之謂性』的『天性』。」

蔣介石談到物質和精神:「今日共產匪徒所最懼怕的,亦是其所最仇恨的,乃不是看得見的科學物質,而是看不見的道德精神⋯⋯只是道德精神力量,特別是宗教精神力量方面,可以說它們一無所有,而且它們永遠亦不會有這樣不可見而又無可限量的精神力量!」(一九六零年)

蔣標準戎裝照,攝於1944年當選國民政府主席後。(公有領域)

蔣公的學識、視野和徹悟都超過了同時代的世界領袖與哲人,在宇宙末劫前,力挽狂瀾,拯救眾生。他對神的信仰,對生命、物質、精神和宇宙的認識,也早已逾越了任何宗教的體系。他在一九七二年就預見到蘇聯共產集團將於一九九零年解體,而中共的解體則要慢一步。(蔣緯國,《我的父親蔣介石》)顯然,他已經從宇宙高層得到神的啟示,看到世界的未來。從孫中山在普陀山遇佛,到蔣介石多次見證神跡,都可以看出創世主對中國的特別關注。

可以說,在世界發生重大改變之前,在宇宙最後考驗人類是否能走出末劫之前,在宇宙中舊勢力安排的共產黨上升時期,蔣公作為先知先覺,在世界各國對共產黨的綏靖中,高處不勝寒。蔣介石「孤木難撐世間大廈」!他在人間層面被共產黨稱為的「失敗」,也是舊勢力安排造成。

蔣介石對中共入木三分的深刻剖析,畢生對共產黨的英勇作戰和剷除,給後人認清共產黨提供了生動的歷史樣本。共產黨的出現,成就了蔣介石身為千古英雄的歷史環境。創世主通過蔣介石為人類走出劫難設置了最終的解。

蔣介石的時代,無疑是世人迷茫的時代,悲劇的時代。他壯志未酬,卻和著血淚,把感天動地的偉岸身影悲壯地留給世人,編織成人類解救自己的經驗教訓及正確路徑。歷史真是深刻的教科書啊!在蔣介石的大智大慧中,充滿了無奈的大悲,大悲中又時時體現了他的大善和理性,為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著想的英勇犧牲和忍辱負重的凝重深情⋯⋯

力挽世界反神信仰、反傳統道德狂瀾之巨人蔣介石,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的偉大守護神!◇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