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結束,會議正式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此前江澤民的「核心」地位,從未得到過中共內部的授權。習近平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裏,能夠在「江核心」還在世之時,以「習核心」取而代之,中間經歷了不少惡鬥。

落馬高官都是江派「大老虎」  

縱觀習近平被封「核心」前後三個月來,「打虎」有如下動態。

9月18,中共最高檢察院消息,備受矚目的山西省政協原副主席令政策涉嫌受賄一案被起訴。其為落馬的前副國級官員——政協原副主席、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的哥哥。令計劃因受賄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濫用職權罪於今年7月4日被判處無期徒刑。

令計劃沒有公開的罪行,不僅是其參與了取代習近平的政變陰謀,而且是主謀之一。他自始至終都是江派的一個核心人物。据此前報道,胡錦濤本人說過令「根本不是自己人」。令計劃當上胡的貼身大秘是江派安插在胡身邊的一個權力監控者。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指出,令計劃作為江澤民安放在胡錦濤身邊的「暗釘」,通過令計劃調任統戰部長後的作為得到進一步證實。令接手統戰部之後,統戰部加強向海外輸出迫害法輪功政策,在台灣、香港、美國,受統戰部控制的特務組織對法輪功的打壓變本加厲,甚至給出國訪問的習近平製造難堪。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令計劃的臥底身份暴露無遺。

此外,與往年相比,今年10月過堂的「老虎」,排第一位的「巨貪」是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原副主任白恩培,其被控受賄超2.4億元,另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排在第二的是朱明國,受賄金額1.41億餘元。

白恩培10月9日被判死緩並決定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  白涉及包括令計劃、周永康等在內的眾多貪官案,習近平親自批語「罪大惡極,令人髮指」。

白恩培是周永康的馬仔,其落馬後被陸媒起底,曾被實名舉報賤賣國有資產給周永康的馬仔、涉黑四川富豪劉漢兄弟。而劉漢與周永康兒子周濱是生意夥伴。

2003年,經白恩培批准,與劉漢相關聯的宏達股份以1.53億元的超低價收購了市值5000億的亞洲最大鉛鋅礦——蘭坪鉛鋅礦,並持有該礦業60%的股權。

報道披露,白恩培落馬後交代,周永康任職四川省委書記和調任北京後,曾親自致電給他,希望他能夠對與周濱關係密切的蘭坪縣鉛鋅礦收購項目給予關照。

11月11日上午,曾任廣東省政協主席、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兼省委政法委書記、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的朱明國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大陸媒體《界 面》報道稱,多位官場人士表示,朱明國的落馬與周永康案脫離不了干係。「在海南當副省長時,朱明國就是政法委書記,去了重慶也是,回廣東又是政法委書記。」

上述官場人士還透露,周永康接受調查後,有人在周永康家被查封時看到朱明國的一封效忠信,朱明國曾把個人簡歷和效忠信送過去,請周永康提拔。

同一天,前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長、自治區政府副主席、自治區政協副主席趙黎平一審被判處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後首個獲死刑不緩期執行的落馬官員。

陸媒報道趙黎時提及趙多次陪同周永康的經歷,顯示趙與周的關係非同一般。如2005年、2009年趙黎平曾陪同周考察伊利集團。2011年,趙黎平亦陪同周永康前往蒙古國訪問。

2015年3月,《人民日報》原副總編輯周瑞金在財經網上刊文稱,周永康被指與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案都有牽連,他夥同李東生、蔣潔敏等人串聯或並聯,組成了一張巨大的貪腐網,到了幾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在中國官場,「遮天蔽日」有擅權、謀反的意思。周、薄、徐、令四人在政法系統、黨系統、經濟系統、軍隊系統大量安插了自己的人馬。

隨著這些貪官的落馬,人們不難發現,他們絕大多數都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核心成員,除巨貪,涉政變外,且都有一個共同特徵: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1999年以後,這些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江派官員紛紛上位,在中共高層、軍隊和地方占據重要位置。

2016年1月,明慧網曾集錄了106名中共副省部級以上高官落馬的情況,無一例外,個個都參與了迫害法輪功。

明慧網評論說,為了維持這場傷天害理的迫害,貪腐已經成為江澤民刺激官員作惡的基本模式。有人在名利的誘惑下,泯滅良知,積極追隨江迫害法輪功,因此而升官,因升官而獲得更大的權力,因權力而貪腐受賄。結果是因迫害而起家而升官,以貪腐受賄罪名而落馬、而入獄。

民間輿論說,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都是貪腐之徒,今天落馬正是因為他們昨天迫害法輪功得到的報應。

大紀元此前也報道:因懼怕迫害法輪功最終遭清算的江澤民主導了廢掉習近平的政變計劃,曾慶紅是主謀,周永康和薄熙來具體實施,並企圖在中共「十八大」上讓薄熙來接替周永康的職位,掌管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待時機成熟後,聯合江澤民軍中勢力,在「十八大」後兩年內,趕習近平下台,推薄熙來上位。

確立「習核心」的理論

在此背景下,習近平要想順利施政,就不得不大力反腐查黑幕,掌控所有高層的問題,進而清理門戶,為確立「核心」掃除障礙。同時,當局也要為確立「習核心」做理論準備。

2015年4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在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中開展「三嚴三實」(「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謀事要實、創業要實、做人要實」)專題教育方案》。

同年12月底,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三嚴三實」專題民主生活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對政治局提出四點要求,其中第一點是「堅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第二點是「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須有很強的看齊意識,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

2016年1月7日,政治局常委會全天開會,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高法、高檢黨組工作匯報,聽取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

港媒《動態》專稿表示,因為人大、國務院、政協的黨組書記分別是張德江、李克強、俞正聲,他們在常委會上的角色變成了「匯報者」。這標誌著奉行「集體領導」原則的政治局常委會變成了「君臣對」。

會上,習近平要求通過深入學習貫徹黨章和《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試行)》,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確保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這段話中出現了「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也出現了「核心作用」、「領導核心」,

至此,「四個意識」的原材料已經準備齊全。

最先對「核心」、「看齊」心領神會、一點就通的政治「明白人」是兩位省級大員。僅僅一天之後的1月8日上午,時任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主持召開市委常委會議傳達學習習近平重要講話。

黃的效忠講話出現了「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和「向習總書記看齊」兩個新詞組,從此成為各省表態的標準版本。

另一位「明白人」是遼寧省委書記李希。同樣是在1月8日,李希主持召開遼寧省委常委(擴大)會議,強調:「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一是要堅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切實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這是「四個意識」的首次完整亮相。

從1月11日開始,各省諸侯空中接力,紛紛在公開場合就「維護習核心」、「向習看齊」、「四個意識」展開效忠表態競賽。集中表態活動一直持續到2月中旬。一共有19位省委書記在表態中說到了「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

2016年1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從政治局層面首次提出了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隨後,核心意識開始被媒體和輿論熱議。

半年之後,「習核心」表態競賽的最末兩名──不僅不承認「習核心」,連「四個意識」也不肯乖乖背書的王儒林、強衛(已在63歲被提前退居二線閒職)。而表態競賽的幾位佼佼者中,黃興國落馬,陳全國、李鴻忠升遷,李希得到了將整個遼寧官場推倒重來的尚方寶劍。

六中全會之前之中,當局全方位向「習核心」衝刺。

10月18日,《人民論壇》雜誌網推出調查報告,進一步明確對習近平核心地位的高度期待,稱習的大國領袖特質得到廣大幹部群眾由衷認同,崛起的關鍵歷史時期,越離不開堅強有力的領導核心和引領時代的領袖人物。

10月25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稱要「鍛造一個更加堅強有力的領導核心」。

10月26日,《解放軍報》發文稱,「一些事關全局的重大問題的解決,迫切需要一個堅強的中央領導集體和領導核心。」 正在召開的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研究全面從嚴治黨重大問題。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保持高度一致。

習江博弈必定有一個總的解決

「習核心」可謂已經從政治暗示的幕後,走到了政治表白的前台。

值得注意的是,六中全會公報在增添「核心」的同時,也增加了對領導人「禁止吹捧」、「堅持集體領導,任何組織和個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以任何理由違反」的條文。

在習近平對外形象和內部權勢都迅速擴展的氣氛下,如此絕對化的語氣,十分耐人尋味。這背後,極有可能存在著政治博弈。

自由撰稿人陶仁分析, 可能性之一,是這兩條規矩並非針對習本人,而是用以規訓中共高級幹部和地方黨委書記挑戰中央權威的情況發生。

另一種可能,是對手陣營對「習核心」的反擊。作為「十七大」時異軍突起的接班人,習近平在北京的根基並不牢固,上任後4年的反腐,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中並非沒有對立陣營。

陶仁表示,對手似乎希望在一定程度上,對這位最高領導人的權力有所限制,維護「集體領導」的底線,則說明習對於中央委員會的控制還不夠,對手選擇在「核心」這一名義稱謂上讓步,來保住現有制度的實體。

對手看重、擔心的是,對習近平個人宣傳的反響是否會助力於習實際權力的增長,讓習近平在政治局乃至中央委員中有更多專斷的資本,使其他政策也都像「反腐」一樣,具有不可顛覆的民意基礎和正當性。

2015年4月13日,王岐山曾在中紀委派駐機構建設工作培訓班開班式上表示,中共出現了危險和挑戰。「這個挑戰最讓我們擔心的是來自內部,來自於國內和中共內部」。

大陸體制內專家、前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在接受外媒專訪時表示,通過六中全會,習江之間的博弈要有一個總的解決,不把這些「大老虎」、「老老虎」拿下,中國的事情沒法推進。而現在,這個時機已成熟。

「習核心」接下來會做甚麼呢?

辛子陵說,習近平在確立了他在黨內的最高領導人核心權力之後,政治體制改革,包括「六四」、法輪功這些問題都將得到解決。

有傳聞說,習近平有可能會實施總統制,改變中國的政局。

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7月30日在台灣演講時證實,大陸有人提議改成「總統制」,習近平擔任兩屆總書記後修憲,再擔任第一任總統當五年,等等。

但更多人士認為,在中共的體制內改革如同水中撈月,只有解體中共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台灣著名政治學教授明居正表示,在蘇聯、在東歐,都有過類似中共這樣的核心領導,但這些國家的共產黨都解體了。習近平現在反腐面對的,不光有利益受損的太子黨、地方省級大員,還有千千萬萬的貪官,他們結成「貪腐共犯」結構,極大地阻撓習的改革。「習要改革,唯有改掉中共,才是唯一正確的路。」

大紀元特稿《拋棄中共 習近平可望青史留名》說,習近平在清理江澤民派系的人馬中,無論是黨內、軍隊、政界、商界還是外交、國安、公安、文宣等系統,都得罪了無數的人。江澤民「腐敗治國」的理念造成「無官不貪」的官僚集團,也對習心存怨恨。所幸由於江系惡貫滿盈,名聲極壞,習的行動深得民心。也因江澤民迫害佛法,罪業彌天,習的行動順天而為,也必得到天意眷顧,所以有驚無險,走到今天。(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