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於11月26日舉辦了一場題為《香港管治:禮崩樂壞?》的論壇,邀請了四位講者:特區末代港督彭定康、前立法會議員余若薇、長江實業和多間企業董事馬世民及港大校長馬斐森。

這場論壇,最備受注目的當然是彭定康,而事實也證明他的發言最堅實和最具參考價值。而另外三位講者,除了余若薇以《立法及三權分立》為題,道出「三權合作」對「一國兩制」的災難性影響和司法「不干預」立法的重要性,頗具可聽性外,馬世民及馬斐森的發言都乏善可陳。這二人連發言稿也匱乏,在論壇上大放厥詞也沒有記錄,可以不理。

彭定康的發言,以《良好管治:堅實公民》為題,雖然沒有正面回答香港管治是否禮崩樂壞這個問題,卻兜個圈子諷刺特區出現的種種畸形發展。他一開始便引用《論語顏淵篇》子貢問政一段作為引言,帶出「民無信不立」的創造良好管治的先決條件,一針見血,港人當然深表認同,特區正正已喪失了這先決條件,根本無可能有良好管治。

回歸接近20年,民怨沸騰已達頂點,一個貪腐偽善、權欲薰心、與政鄉黑勾結、撕裂社會、與民為敵的梁振英,已把香港逐漸赤化成與中國大陸城市一般禮崩樂壞的社會。雖然彭定康沒有點名批評梁振英,但從他「良好管治」的舉隅,找不到梁振英的影子。

彭定康環繞著良好管治的條件侃侃而談,提及了法治、民眾的聲音和問責性、公共服務、政治穩定、透明和公平的監管質素和控制貪污等範疇,說明何謂良好管治。說的是「良好管治」,正好突顯了香港正在背道而馳的情況。回歸後的香港,又有誰看不到這「良好管治」已成為笑話和謊言?更恐怖的是,北京也加入了剝奪香港的自主權行列,最近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及宣誓風波引致的人大釋法已經讓港人不寒而慄,人權消失、法治崩潰,因此才導致港人越來越重視自主自決的理念,更大聲疾呼「河水不犯井水」、竭力爭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這基本法賦於港人的權利。

彭定康於這一次講話最後也提到《中英聯合聲明》所涵蓋的港人應享有的權利和自由,港人大抵也感覺到這種種權利和自由,如彭定康於1996年的預言所說,也「正在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這個以《香港管治:禮崩樂壞?》為題的論壇,其實用錯了標點符號,那個問號實是感嘆號。除了已被梁振英勾結的「官商政黑」既得利益者外,大部份香港人有誰看不到這個廉潔的社會已逐漸被赤化,禮崩樂壞的程度只會惡化,而如今連彭定康也只能臨別贈言「香港人應該堅持下去,要繼續相信自己可以帶來改變」,看透了英國政府也無能為力,我們港人窮得只剩下自己的堅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