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7日,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結束,會議正式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此前江澤民的「核心」地位,從未得到過中共內部的授權。習近平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裏,能夠在「江核心」還在世之時,以「習核心」取而代之,中間經歷了不少惡鬥。

在權力基礎並不雄厚,人脈亦不廣泛的大背景下,習近平快速奪取軍權的同時,還需要展開「集權」方式,形成自己的班底。

2013年12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立,負責改革的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習近平任組長。

2014年2月28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習近平任組長。

2014年3月15日,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成立,習近平任組長。

2014年6月13日,習近平出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

此外,習近平還出任了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和中央國家安全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共十九大籌備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釣魚島應變小組組長、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等。

習近平所領導的這些小組覆蓋了整個國家體制、國家安全、軍隊、財經、外交、社會管理等最主要的領域。

同時,強力反腐「打虎」,掌控黑幕以震懾和鉗制高層反對派,也讓習近平迅速打開局面,穩妥地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和規劃。

百餘名省部級及以上官員落馬

據中共地方黨政領導人物庫資料統計,「十八大」以來,從2012年12月2日李春城被中紀委帶離審查,到2016年11月11日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吳天君被查為止,中共省部級及以上落馬官員(不含企業任職)已達115人。

如果以現有落馬高官為指標,落馬省部級以上官員最多的月份是2014年6月和7月,各有6人被查;其次是2013年12月、2014年8月、2015年3月和11月、2016年1月和3月,均各有5人被查。

從落馬官員的分佈看,山西成腐敗重地,其次是四川和江西。2015年11月11日,北京首虎、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女)被查;此前一天,上海首虎、副市長艾寶俊落馬。至此,「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的「打虎路線」已覆蓋大陸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在落馬官員中包括1名正國級: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周永康;4名副國級: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全國政協原副主席、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原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

有軍方背景的《環球新聞時訊》雜誌曾披露,上述5「大老虎」及薄熙來,都依附著同一個「老闆」江澤民。

此外,截至11月28日為止,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秦玉海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加上上周遼寧省政協原副主席陳鐵新,河北省委原常委、組織部長梁濱,分別因受賄獲刑13年9個月、8年。至此,人民網11月30日報道,據公開報道統計,「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原省部級及以上官員中44人已獲刑。

在已獲刑的44人中,周永康,令計劃,萬慶良,劉鐵男,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王素毅、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海南省原副省長譚力、中國科協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申維辰9人被判處無期徒刑;

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1人被判處死刑;

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全國人大環資委原副主任委員白恩培2人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中石油原副總經理王永春、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倪發科等29人被判處11年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河北省委原常委、組織部部長梁濱,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環境保護部原副部長張力軍3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8年、5年和4年。

此外,上述44人中除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外,其餘43人無一例外涉及受賄,受賄金額過億者多達5人。

為排除權力和人際關係網的干擾,以上這44人絕大多數都是在異地審理。

王岐山「秒殺」高官   

高官頻繁落馬,從被調查到中紀委正式公佈,王岐山時常採用「秒殺」的高調之舉也極大的震懾了官場。

大陸媒體披露,在王岐山「秒殺」的中共高官中,包括與習近平講話「公開唱反調」的江派中央委員周本順、楊棟樑和楊衛澤三人。

2015年1月4日下午,中共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接到通知到省裏開會,到達省委後便被中紀委的工作人員控制。當晚7時45分,中紀委宣佈楊衛澤被查。

據大陸媒體報道,在江蘇省委大樓裏,楊衛澤發現中紀委工作人員後,曾立即跑向窗戶準備跳樓,「不過被摁住了」。

陸媒還披露,楊衛澤主政無錫期間,對周永康家族在無錫的生意,還有周老家西前頭村的改造,都跟楊衛澤有關。據報,楊還曾給周永康的兒子周濱超過5億元人民幣的工程項目。

2015年7月24日,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參加北京召開的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推動會議。當晚6點10分,官方公佈周落馬消息。10月16日,周本順被「雙開」並移送司法處理。其罪名中包括受賄犯罪、非組織活動、泄露中共和國家機密等。

周本順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首位落馬的在任省委書記。

2015年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夕,前香港《文匯報》中國東北地區分社總編姜維平引述消息來源透露,周本順參與了江派的「第二次政變」。2015年上半年,周本順秘制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指責習近平、王岐山反腐,得到江澤民、曾慶紅高度重視,並準備在北戴河會議上對習近平發難。但此秘密報告被提前外泄,最終被習近平獲知。因此,周本順迅速落馬被調查。

此外,周本順還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2014年6月26日,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還在會議上強調,各級黨委「一把手」要帶頭批評與自我批評,第二天,他在省政府會議上即被調查人員帶走。

萬慶良與江派要員曾慶紅、周永康關係密切,很早就巴結上周永康的鐵桿、時任廣東政法王、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其任省團委書記和揭陽市市委書記期間,曾積極迫害法輪功。

2015年8月18日,中紀委發佈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樑被調查的消息,而一天前,他還參加了天津召開的中共國務院工作組和天津「8.12」特大爆炸搶險救援指揮部聯席會議。

10月16日,楊棟樑因嚴重違反中共黨紀和政治規矩,進行非組織政治活動,干擾、妨礙審查;利用職權為家屬和他人謀取利益,涉嫌受賄犯罪;違規使用國有資金;干預紀檢、司法機關案件查辦工作等,被「雙開」並移送司法處理。

楊棟樑在石油系統工作22年,與周永康和江派現常委張高麗在石油系統和天津都有「雙重交集」。

法廣曾報道,在張高麗主政天津期間,楊棟樑很受重用,張高麗一手將楊棟樑從副市長提升為中共天津市委常委。

2015年3月15日中共兩會期間,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與一汽董事長徐建一都在會議上「露面」,但之後均在該省代表團駐地被帶走。兩人同日被宣佈調查。

江派大員回良玉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期間,仇和接連被提拔為江蘇省宿遷市副書記、市長。2012年,重慶事件爆發之際,四面楚歌的薄熙來到雲南考察,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高調陪同。「一、二把手」,

徐建一則疑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有關係。一汽集團是江澤民的第一個發跡地,江常稱自己是「一汽人」。

另據港媒報道,今年上半年,百餘高官被中紀委實施「四規三防」顯示王岐山反腐的力度依然強勁。

報道說,中紀委於今年5月30日向內部下達指令,反腐敗絕不能鬆懈,要不停頓出擊。為防止「大、中老虎」混入新一屆領導層,6月2日至6月4日,中紀委、中央書記處、中組部分批召見了部分省部中共黨政領導班子,宣佈對120餘名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省政法委、部委辦黨委、部長、主任等「一、二把手」,實施「四規三防」。

所謂「四規」即指相關官員將被暫停以現任職務主持工作、出境公幹、和地方部位商討工作以及審查期間不予調動等;「三防」則是防止問題官員自殺、潛逃及串聯銷毀原始檔案等。

報道分析說,這或與習近平針對下屆人事安排的佈局有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