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宿蒼梧,朝遊蓬島,朗吟飛過洞庭邊。岳陽樓酒醉,借玉山作枕,容我高眠。出入無蹤,往來不定,半是風狂半是顛。隨身用,提籃背劍,貨賣雲煙。人間飄蕩多年,曾佔東華第一筵。推倒玉樓,種吾奇樹;黃河放淺,栽我金蓮,摔碎珊瑚,翻身北海,稽首虛皇高座前。無難事,要功成八百,行滿三千。 這隻詞兒,名曰《沁園春》,乃是一位陸地大羅神仙所作。那位神仙是誰? 姓呂名巖,表字洞賓,道號純陽子。自從黃粱夢得悟,跟隨師父鍾離先生,每日在終南山學道。

或一日,洞賓曰:「弟子蒙我師度脫,超離生死,長生妙訣,俺道門中輪迴還有盡處麼?」

師父曰:「如何無盡!自從混沌初分以來,一小劫,該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世上混一,聖賢皆盡。一大數,二十五萬九千二百年,儒教已盡。阿修劫,三十八萬八千八百年,俺道門已盡。襄劫,七十七萬七千七百年,釋教已盡。此是劫數。」(中略)

洞賓又問:「我師成道之日,到今該多壽數?」師父曰:「數看漢朝四百七年,晉朝一百五十七年,唐朝二百八十八年,宋朝三百一十七年,算來計該一千年一百歲有零。」

洞賓曰:「師父計年一千一百歲有零,度得幾人?」

師父曰:「只度得你一人。」

洞賓曰:「緣何只度得弟子一人?只是俺道門中不肯慈悲,度脫眾生。師父若教弟子三年嚴限,只在中原之地,度三千餘人,興俺道家。」

師父聽得說,呵呵大笑:「吾弟住口!世上眾生,不忠者多,不孝者廣。不仁不義眾生,如何做得神仙? 吾教汝去三年,但尋得一個來,也是汝之功。」洞賓曰:「只就今日拜辭吾師,弟子雲遊去了。」

三年後,呂洞賓空手而歸,可見人心不古,世人之難度化。呂洞賓徑上終南山尋見師父,雙膝跪下,撲伏在地。鍾離師父呵呵大笑,自己知道了,道:「弟子引將徒弟來了? 不知度得幾人?」呂洞賓慚愧告知無度一人。

歷來道家都是師父找徒弟,找到的人一定要德高,根基好方可傳道,故這個故事點出道教早已不是真正的修道,是常人社會那一層次的宗教形式,且也指出儒、道、佛教法末是有定數的,故曰: 聖賢皆盡。(資料來源: 《醒世恆言》第二十二卷 《呂洞賓飛劍斬黃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