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Donald J. Trump)當選總統以後,外界普遍預計美國的教育政策會有一些變化,至少會反映出共和黨的一些特點。但是,特朗普任上的教育政策到底會是甚麼樣的呢?

上周三(11月23日),特朗普提名了戴沃斯(Betsy DeVos)為教育部長。戴沃斯出身富豪家族,一向支持保守主義的政綱,並熱心捐款。在被提名為教育部長以後,戴沃斯在推特上明確表示,自己不支持共同核心考試,「很多人問我共同核心考試(Common Core),要澄清一下,我不是支持者,句號。」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教育學院教授、教育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Education Policy)執行主任斯坦納(David Steiner)認為,戴沃斯獲提名為教育部長,和特朗普一向支持教育多元化、支持特許學校的立場是一致的。但是除此之外,特朗普會提出甚麼樣的教育政策,「我不想猜,坦白說,候任總統行事的方式,不是人們可以預測的。」斯坦納教授說,「如果有人告訴你,他知道特朗普的教育政策是甚麼樣的,那不是真實的。」

紐約布碌崙第20學區教育理事會委員伍溢文也認為,特朗普上任以後,紐約的學校可能會多元化,而公校系統的經費可能面臨削減,「可能會開更多的特許學校,並使用更多教育券。」通常來說,如果在挑選學校時有多種選擇(多元化),家長可以送小孩到公立學校,也可以送到私立學校,而送私立學校時可以使用政府給的教育券。

或讓家長掌握更多資源

2015年底,奧巴馬總統簽署了《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簡稱ESSA)。這一法案在堅持要有考試來監控教育質量的前提下,把考試方式、標準設定等操作環節的事情,完全交給了州政府,並禁止教育部強制或鼓勵各州採用任何特定的學習標準,比如「共同核心」考試。

在星期一(11月28日),教育部剛剛發佈了《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的操作細則定稿。2015年《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替代的是2001年簽署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簡稱NCLB,也譯作《有教無類》法案),兩者之間相隔14年。「要修改教育法律是非常困難的,要花很多很多年。」斯坦納教授說。

特朗普將會出台甚麼樣的教育政策難以預料,但斯坦納教授認為,州政府將會獲得比以往更多的資源,「資源會從華盛頓到各個州,這是我們知道的,這是法律。」同時,根據特朗普競選時的承諾,他可能會進一步推動資源分配到地方,讓家長擁有更多的資源,而政府則擁有更少的資源。

教育政策不完全取決於聯邦

斯坦納教授表示,教育政策取決於多個層面,包括聯邦(國會、最高法院)、州政府以及學區。每個州的情況都非常不同,而且學區也有很大的影響力,學校的錢大約40%至45%來自學區稅,「他(特朗普)能做甚麼,不只是取決於他的願望,還要看國會、州政府和學區。聯邦政府只控制6%到7%的教育資金。」

現在不確定的是,特朗普曾經表示,他要拿出200億美元用於教育券(Voucher Program)。斯坦納教授表示,這筆錢從何而來是未知數,而相對於5400萬的學生而言,200億一平分就沒有多少了,到底如何運作,是否需要州政府的參與,這都有待觀察。

來自紐約布碌崙20學區的教育理事伍溢文也表示,特朗普上任時,「共同核心」考試將改由各州自行決定,但對紐約市華人集中的特殊高中(Specialized High School)則沒有影響,「特殊高中由州政府控制,共和黨控制了州參議院,紐約市長也不會推動改變特殊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