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潛在買家在近期政府調控房產市場後持幣觀望,業內人士預計第四季度樓市成交資料將進一步下行。

11月份,大陸樓市成交量延續下行態勢,其中一線城市同比大跌近30%。業內人士稱,樓市成交量持續下降,意味著市場成交低潮周期已到來。

11月28日,中國指數研究院發佈針對一、二、三線共21個城市的商品住宅月度成交資料顯示,受監測城市本月以來的成交量環比下降16.23%,同比下降21.99%。

具體來看,4個一線城市環比降幅為22.22%,同比下降幅度達到29.43%,廣州、深圳環比降幅均超過30%;二線城市環比、同比降幅分別為7.58%、15.98%;三線城市環比、同比降幅為38.65%、33.91%。

據亞豪機構統計,11月第四周(11月21至27日)北京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房與自住房)共實現成交1,426套,環比增加6%,成交面積11.74萬平方米,環比減少38%。

高盛表示,越來越多的潛在買家在近期政府調控房產市場後持幣觀望,開發商與地產中介預計明年2月或3月將開始降價。

高房價逼走年輕人

今年大陸房價一路「高燒」,為避免房價泡沫破裂,中共當局不得不出手調控樓市。中共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截止樓市調控新政之前,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新房價格同比漲幅高達30%以上;二手房價格方面,北京、上海分別上漲40.5%和37.4%。

此外,合肥、南京等二線城市的房價更是直線飆升,其中合肥的漲幅已超過4個一線城市的漲幅。據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測算,2015年9月至2016年9月,合肥房價漲幅達到47%。據統計,當下該市樓市均價高達13,298元/平方米。

高昂的房價令在合肥打拼的年輕人叫苦不迭。在合肥某銀行工作的張先生,每月到手的薪水為8千至1萬元,在外界看來已屬高薪人士,但面對當地的高房價,張先生開始萌生了回家鄉銅陵市發展的念頭。他稱,「辛辛苦苦累了一個月的工資還不夠買一平方米的房子,實在是有點累了,想撤了。」

而在兩年前,合肥還一度被冠以「房價能夠接受、生活成本不高」的標籤,很多年輕人從北、上、廣逃離至此,希望過上「低成本的慢生活」。可現在情況已發生了變化,尤其對於很多談婚論嫁的人來說,他們不得不面對高房價的嚴峻現實,重新審視自己的規劃。

多個城市房價過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的全球房價觀察報告顯示,2016年上半年,全球各大城市的房價收入比深圳以38.36位居第一。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有5個在中國:香港以34.95位居第四;北京以33.32位居第五;上海以30.91位居第六;廣州以25.85位居第十。

近期標準排名、BOSS直聘聯合發佈的2016上半年「中國最苦城市排行榜」顯示,深圳最苦排第一:不吃不喝半年工資只夠買1平米。

有網民表示:深圳的房子不是用來居住的,是用來炒的;為了拉動GDP,深圳房價還有巨大的上漲空間;上海1年不吃不喝1平米都買不到;房價害苦了老百姓,這是個畸形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