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美國總統權力接替的第四順位(依次為副總統、眾議院議長、參議院最資深議員、外交部長),國務卿無疑是美國總統對內閣最重要的任命人選。據報道,在感恩節假期,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高爾夫俱樂部聚餐時逐桌詢問,「誰該是下任國務卿」,可見特朗普為此事之躊躇思慮。

美國人對於國務卿的普遍認知是美國的首席外交官,對外代表美國,可見國務卿的重要程度甚至超過其權力順位。特朗普在整個競選過程中一直強調美國特殊論,那麼他挑選誰做國務卿,國務卿如何代表美國,必然影響美國將以何特殊面貌在世界出現。

和世界其它國家相比,美國的獨特性在於她不是建立在歷史、文化、氏族、地緣或任何其它外在或物質環境的基礎之上,而是建立在內在的理念基礎之上的。也就是說,美國的來源是精神的、道義的、價值的。因此,美國是有其國家理想的。這種國家理想代表了美國人整體的精神,是美國最根本的東西,是不可以違背的正義價值。因為這種國家理想是美國最根本、實質的東西,就決定了美國國內與外交政策。世界上別的國家都可以以國家利益的名義謀劃、取利,但是美國不可以。歷史上,美國面臨過很多次可以獲得更大國家利益的機會,但是最終卻按照其國家理想決策,而不是貪圖那些利益。這就是為甚麼美國在世界上受尊重,為甚麼美國成為自由世界領袖的原因,也是那些按照其國家理想做決策的美國政治家得以青史留名的原因。

特朗普的競選口號是「使美國重新偉大」,那麼他在這方面不可能沒有想法。

一度,羅姆尼曾經是國務卿的熱門人選,也引起了媒體的高度關注。然而,這一可能的任命卻很快引起了特朗普陣營內部以至基層的強烈反對,甚至於象特朗普的競選經理Kellyanne Conway、重要謀士Rudy Giuliani、Newt Gingrich、Mike Huckabee等本來有條件私下向特朗普表達反對意見的人,也不惜將分歧公開訴諸媒體。

從表面看,這是因為羅姆尼在競選階段領導共和黨內部力量反對特朗普,特朗普鐵桿對之無法釋懷。可是,特朗普當選後對於民主黨、共和黨的對手表現出來的大度有目共睹,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內部反彈。特朗普提名的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教育部長Betsy DeVos,在共和黨內初選時都是支持其他人選的。八年前奧巴馬當選後立即任命競選勁敵希拉莉任國務卿,也沒有任何反彈。美國歷史上這種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例子太多了,連打了最血腥內戰的南北雙方都能重建共和,為何特朗普的支持者就不能原諒羅姆尼?

從深層看,事情卻不那麼簡單。競選中,支持誰不支持誰,從最後結果看必定有一個對錯的分別,這對於每四年就要選擇一次的美國人來說屬於家常便飯。可是,作出選擇的依據,也就是個人的理念、遵循的原則,對於認真的美國人來講,卻遠比選擇的對錯重要。也就是,理念的堅持比一時的對錯重要。特朗普那些重要謀士強烈反對羅姆尼正是出於這一點,認為羅姆尼對特朗普的強力攻擊已經超越了一般政見的不同,起到了幫助希拉莉的作用,類似於背叛,因此對羅姆尼的忠誠表示強烈質疑。

要說忠誠,朱利亞尼市長是特朗普最早、最堅定的支持者,完全配的上是特朗普勝選的「開國功臣」,因此在特朗普會見羅姆尼之前,他一直被認為是特朗普國務卿的不二人選,朱利亞尼本人對此也是志在必得,明確表示他只對國務卿感興趣。恐怕,除了特朗普自己,多數人都將國務卿職位視為一種酬庸,報於有功者。

然而,特朗普卻會見了羅姆尼,這本身就足以說明特朗普並不是這麼簡單看待國務卿職位的;他要的並不僅僅是一個忠誠的功臣,而是一個能真正對外代表美國的首席外交官。因此,媒體披露出來的一些朱利亞尼過去穿梭各國所涉及的一些商業利益可能就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特朗普有所擔心之處了。果真如此,特朗普所考慮的就不只是國務卿人選對他個人的忠誠,而是對美國國家理想的忠誠。在這方面,強力反對羅姆尼的人確實向特朗普提出了最關鍵的忠誠問題:一個不能忠誠於自己理念的人,作為國務卿能忠誠地代表美國的國家理想嗎?可是,特朗普對於公認為最理所應當的國務卿人選朱利亞尼遲遲不表態,顯然有他更深的考慮。

在這個背景下,在感恩節長假期間浮出水面的又一個人選很可能就不尋常了。據支持特朗普競選的主要網站breitbart的獨家採訪,國會議員羅拉巴克正成為特朗普思考的國務卿人選之一,而羅拉巴克本人的推特也證實了這一點。同時,breitbart正在進行一項民意調查,徵詢誰最適合擔任特朗普的國務卿。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6/11/25/poll-donald-trumps-secretary-state/

(欲投票者,點開以上鏈接即可)

相對於朱利亞尼、羅姆尼,羅拉巴克的名聲要小的多。其實,他從1988年當選國會議員起,至今已經十四連霸,是眾議院435名議員中排在頭24名的資深議員。可是由於他敢言,堅持原則而不妥協,因此不見容於共和黨內的建制派(establishment)而始終沒有擔任過國會一線職位。由於他敢言,擋了不少利益集團的財路,因此一直是財團高價拉攏的對象,可是他始終甘於清貧,是為數不多的沒有任何特殊利益支持的議員之一。

由於他堅持原則,對於各種特殊利益的游說始終說「不」,所以多年來始終有不同的財團資助其對手,也有媒體不斷的製造負面新聞,想要把他選下去,可是除了在2008年,他在自己選區的得票率都超過55%。羅拉巴克的敢言,在特朗普競選的最困難時刻表現得最突出。當眾議院共和黨領導層準備不為特朗普背書時,羅拉巴克指控他們怯懦,成為大選期間很有影響的一件事。對此,特朗普對他印象深刻。

在成為國會議員之前,羅拉巴克是列根總統的文膽,也繼承了列根總統的原則性。羅拉巴克是美國國會議員中為人權、自由發聲最力者,尤其是對於正在發生的中國人權迫害,羅拉巴克從當選起就從來沒有停止過譴責,因此成為美國國會中少有的中共政權放棄拉攏的議員之一,也因此當其他議員紛紛前往中國並受到禮遇之時,羅拉巴克卻不受歡迎而無法前往。

其實,羅拉巴克的父親是協助中國抗戰的美軍飛行員之一,並且是日本投降後帶隊飛往上海接受日軍投降第一名美國空軍將領。在多次參加有關中國人權的集會時,包括法輪功學員的集會,羅拉巴克都談到自己的父親,談到他對中國人民的感情,談到他對中國人民所受迫害的深刻同情,並直截了當地說,美國長期以來因為經濟利益而漠視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是對美國精神的侮辱。

羅拉巴克的這些特質,特別是他對美國國家理想的理解與詮釋,可能是特朗普將他作為國務卿人選的重要原因。從老布殊總統當政到現在,美國政府與中共政權的交往始終以利當先,這並不符合美國的國家理想。而特朗普將羅拉巴克這樣一位強調美國精神價值的議員納入國務卿的可能人選,應該代表著特朗普對美國這方面國策已經在做調整的思考。作為列根總統的幕僚,羅拉巴克曾有機會目睹一位偉大的美國總統為解體蘇共陣營的偉大貢獻。如果羅拉巴克真能成為特朗普的國務卿,他將有機會直接幫助特朗普總統為解體中共作出巨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