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央行副行長易剛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首次就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問題表態稱,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相對於其它一些主要貨幣仍有所升值,大陸經濟學家龔勝利接受大紀元專訪,對此進行了詳細解讀。

美元是全球最多最強勢貨幣 美元升其它貨幣就要貶

據金融時報消息,近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貶值,23日跌破6.9關口,24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9085,比前一交易日低181個基點,創下2008年6月16日以來新低。

27日央行副行長易剛通過與黨媒新華社記者問答方式,對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問題表態,他表示,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仍表現出穩定強勢貨幣特徵。全球貨幣普遍對美元貶值,有的跌幅還比較大。下一步美元走勢存在不確定性,不排除市場預期修正引發美元回調的可能。

他強調,近期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幅度相對大多數非美貨幣還是比較小的。

經濟學行家、金融專家鞏勝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在美元指數升值到102,在特朗普競選之前,美元指數大概只有96,而現在達到了102。人民幣不動的話美元也升值了6點左右了。美元是占全球份額最多的貨幣,又是最強勢的貨幣,既然美元升了值,其它貨幣當然要貶值。

鞏勝利根據美元在近半個世紀三次指數升高來看其走勢的規律性,「從1945年美元崛起開始至今70年當中,有3次美元指數很高。最高曾經升值到160,這是美元第一次脫離基本位以後的指數達到了160。美元指數是一種貨幣真實的反映,就是貨幣在全球裡面有多大作用,就有多大的指數表現。」

「第二次就是發生亞洲金融危機的1997年,因為金融危機亞洲貨幣全部疲軟,所以美元它也是升值很快,指數達到120點左右。」

「這次應該第三次指數超過100點。三次的美元升值,一般它的周期是4年或者是6年這個時間,因為這個時間在一個全球化貨幣、特別是國際貨幣,它有一個調整的過程,在調整過程當中比如說協約廣場的簽訂,後來美元又回到了100點的指數。」

如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亞洲所有富有的國家都跟著貶值,這些國家正常了以後,美元又回到100點之內的正常範圍。

人民幣貶值有三個環境因素促成

鞏勝利認為,就這次來講,如果美元繼續升值的話,人民幣就一定要繼續貶值。

他進一步分析,人民幣貶值可能有三個環境因素促成:一個就是美元指數升高;另一個就是因為中國加入SDR(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籃貨幣);再一個,人民幣的發行量過大。

他認為,「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從央行的數據來看,人民幣發行量是最大的。比如說2006年到16年正好10年,2006年大概人民幣發行40多萬億左右,到今年10月底,人民幣的發行量已經超過了150萬億。而中國的GDP只有美國的GDP的一半(美國18萬億,中國只有10萬億)。」

人民幣本身有多重缺陷  進入SDR帶來新的問題

易綱在表態中強調,「觀察人民幣匯率要採用一籃子貨幣的視角。參考一籃子貨幣與盯住單一貨幣相比,更能反映一國商品和服務的綜合競爭力,也更能發揮匯率調節進出口、投資及國際收支的作用。」

鞏勝利介紹,所謂一籃子貨幣的視角,就是中國制定外匯匯率的標準結合了約15種國外的貨幣,然後製成一個匯率。但這15種貨幣,美元在裡面占的比重比較多,因為美元本身在全球貨幣中占的比例很大,占了全球貨幣總量的61%。

另外,儘管人民幣匯率對其它主要貨幣升值,但人民幣與其它貨幣相比,存在幾個缺陷。「人民幣是全球唯一不能直接兌換、不能自由浮動的貨幣。因為它不能流通,國外的貨幣來了中國不能流通,等於人民幣走到世界各地以後,雖然進入SDR,但是它在全世界幾乎不能流通的。」

比如港幣、台灣幣、新加坡幣、挪威幣、瑞士法郎、加幣、澳元,這些都是自由浮動的,而人民幣最近幾年才建立浮動的機制,但是它不是自由浮動的。

比如港幣一到了全球各個國家它都可以自由兌換,而且美元和港幣之間它有一個聯繫匯率的制度,就是美元升港幣也要升,美元跌港幣也要跌,所以港幣是美元航空母艦下的一種貨幣,它是美元貨幣當中的一個小舢舨。但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

他強調,「以前是中國人自己使用的一種貨幣,現在人民幣SDR,使其走向了全世界。現在有少數國家把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不管多與少,人家總要儲存一些,這樣它就要分到世界各個國家去,這樣一個過程也存在貶值的因素,正好又逢特朗普當選美國新總統,就形成了這樣一個趨勢。」

所以他強調:「人民幣貶值絕非一個短期的效應,而且長期都可能是一個比較麻煩的事情。」

他也談到人民幣有可能在甚麼情況下回升,就是等美元指數由102降到100以內以後,才可能讓人民幣不往下貶。

外匯儲備跌幅明顯  2017年缺流動性美元

央行副行長易剛在對人民幣表態中也談到外匯儲備問題,稱儘管近期中國外匯儲備有所下降,但仍高居全球首位,是十分充足的。中國外匯儲備規模接近全球的30%,分別是排名第二位的日本和第三位的沙烏地阿拉伯的2.6倍和5.7倍。

鞏勝利用具體數字來說明中國近幾年外匯儲備下降情況,「中國的外匯儲備最高點是2014年的11月,總值是3.9998萬億美元,這之後中國的外匯儲備開始慢慢地縮減了。」

他分析縮減有幾個原因:「一個原因就是2015和2016年平均每年中國政府在國外的投資是6千億到7千億美元,這樣兩年下來以後,就消耗了大概1.5萬億,現在中國外匯儲備的真實數據,就是到10月份開始,大概還有2.5萬億或者2.4萬億左右。

他進一步分析:「這2.4萬億裡面其中主要包括三個成份:第一個成份是黃金,第二個成份是美國國債;第三個成份才是現金的美元流動,也就是說中國現在的外匯儲備中真正流動的美元並沒有那麼多。」

他還表示,退一步來講,如果到明年的現在,「中國的外匯儲備就可能只剩下黃金和美國國債,美元現金流動就沒有了。」

他認為,現在中國的外匯儲備其實全部來自於美國,中國和美國是接近40年的外貿盈餘,中國堆積的美元比美國多很多。

鞏勝利根據特朗普的報告表示,中國每年和美國做生意,貿易逆差大概是5千億美元左右,中美貿易總和每年是1.2萬億左右,也就是說中國在全球做的生意裡面,從美國賺回來的錢是最多了。

特朗普上台後 中美貿易也存在很大的變數

鞏勝利提醒,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現在中國、墨西哥、加拿大是美國三大貿易夥伴,一旦特朗普上台後,如果對中國的貿易產品徵收45%的關稅的話,可能中美貿易就完全倒退,急劇地縮減。就是20%關稅的話,中美貿易也可能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了,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因為中國對美貿易,最大的就是中國的順差,賺的錢很多,從美國拿回來的外匯儲幣很高,但是其它國家就沒有辦法了,現在中美貿易影響經濟40年了。

他分析說:「從1980年1月1日中美建交,中國一直對美貿是順差,特朗普上來以後他要改變這種美中貿易大量的逆差,我們要到明年1月20日特朗普上台之後才能看到結果吧,這是很大的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