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搞清楚農業領域的狀況,中共政府開始發佈五大農產品生產和消費的估計數據。但是北京的數字跟美國農業部的數字有非常大的差別,後者被廣泛視為權威。這讓商品交易商對中共數據的可靠性再次失去信任。

比如,對於中國在2016-2017年消費玉米的數量,中共的估計比美國的估計低7%。對於同期玉米的進口數量,中共的估計僅為美國估計的三分之一。

中美商品數據分析公司首席執行官吉姆・黃告訴《華爾街日報》,中共官方數據是「如此瘋狂」。他說,中國生豬實際數量可能比官方數據低20%,因為美國數據暗示,中國進口和生產的飼料餵不飽官方宣稱的那麼多頭豬。

中國可以生產多少農產品,以及需要從外國進口多少,影響著全球農產品的價格。隨著中國在農產品進口當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得到準確的數據對於全球市場來說成為更迫切的問題。

同時,中共政府仍然拒絕發佈一些農業關鍵領域的數字,比如堆積如山的玉米和大豆庫存的數量。中共對小麥和水稻也沒有提供多少數據。

美國農業部中國經濟學家弗雷德・蓋爾告訴《華爾街日報》:「如果全球市場不知道中國的情況,它們可能被打個措手不及。」

中共在7月份發佈一個數據系列,模仿美國出版的《世界農業供需估計》,涵蓋五大農產品——大豆、玉米、棉花、植物油和糖,並提供去年、今年和明年的消費、生產、進口和出口數字。

大多數分析師繼續使用美國農業部的數據作為他們評估中國農業前景的依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涵蓋全球市場,幾十年來基本上被視為公正可靠。

全球市場尤其感到困擾的一個問題是,中共近年開始拋售一些存貨。這可能損害全球農產品價格,因為這使中國市場減少了對海外產品的需求。

拿棕櫚油舉例。分析師原本預測,2016年它的價格是675美元一噸,但是由於中共決定拋售油菜籽(棕櫚油的替代品)存貨,棕櫚油的價格受到打壓。

這說明了,為什麼市場觀察者如此熱切地希望中共公佈農產品庫存的數據。

對庫存數據缺乏了解造成全球市場的許多不確定性和波動。BMI研究公司商品研究主管奧里利亞・佈里奇告訴《華爾街日報》,中共當局發佈的價格、拋售庫存的速度和數量,目前是玉米和棉花等商品價格波動的最重要驅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