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就是在民間廣泛流傳的八名得道真仙,共七男一女。 八仙的傳說流傳甚早,在唐代就已有《八仙圖》與《八仙傳》,但其中的人姓名尚未固定。 至明代吳元泰小說《東遊記》中,才確定為漢鍾離(鍾離權)、張果老、韓湘子、鐵拐李、曹國舅、呂洞賓、藍采和及何仙姑八人。

傳說八仙分別代表中國人的男、女、老、少、富、貴、貧、賤等八個方面。八仙所用的法器,合稱「暗八仙」,都有一定的含義。張果老所持寶物「魚鼓」,能佔卜人生;呂洞賓的寶劍,可鎮邪驅魔;韓湘子的笛子,使萬物滋生;何仙姑的荷花,能修身養性;李鐵拐的葫蘆,可救濟眾生;鍾離權的扇子,能起死回生;曹國舅的玉板,可淨化環境;藍采和的花籃,能廣通神明。

八仙均為神仙中的散仙。也是懲惡揚善,濟世扶貧的神仙。民間傳說中有許多關於他們的故事,「八仙巧懲惡老財」是其中的一個。但以「八仙慶壽」與「八仙過海」的故事流傳最廣。以下將其事跡整理,以饗讀者。

鐵拐李

八仙者,鐵拐、鍾離、洞賓、果老、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曹國舅,而鐵拐先生居其首。

關於鐵拐先生身世的傳說頗多,一種說法為西王母點化成仙,封東華教主,授鐵杖一根。另一種傳說是他本名洪水,常行乞於市,為人所賤,後以鐵杖擲空化為飛龍,乘龍而去為仙。還有傳說鐵拐李姓李名玄,遇太上老君而得道。這裏講的是鐵拐先生遇太上老君得道的傳說。

鐵拐先生質非凡骨,學有根源。 相貌魁梧,具五行之秀氣;心神宣朗,識天地之玄機。年輕時就不願打理俗務,卻仰慕大道金丹。他認為天地皆虛,人生皆幻。世情嗜欲,悉伐性之斧斤,富貴功名,皆迷心之鴆毒,即使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也是身外之浮雲。並且有是從無而來,有則必無,這是不變的常理。人生自有樂境,何必耽於俗情,空度歲月。

於是他立志修真。告別親友,尋找清幽之谷,依傍深穴之巖,壘石為門,撥茅為席,澄心淨慮, 服氣煉形,廢寢忘食,幾年來勤於修行。一日,想到有太上老君至道之名流行於世,聽說太上老君居住在華山,何不拜他為師?於是披星戴月,宿水餐風,來到華山,求道於太上老君。老君授於他道之精要,鐵拐先生心花頓開,塵情冰釋。離開華山後,鐵拐先生更是運道益堅,用功益力。

一日,太上老君跨鶴而來,邀他十天後同遊西域諸國。十天後,先生囑附徒弟楊子說:「我的神(元神)將出身體,赴老君之約於華山,留魄(身體)在此。倘若遊魂(元神)七日還不返回。你可將我的魄火化。若七日未滿,定要看好此魄,切勿讓他被損壞,千萬別違背了我所言。」囑附完畢,先生靜坐,元神離體,神遊而去。

徒弟楊子受命守屍,加意防護,日夜不敢懈怠。到了第六日,忽見家人飛馳而至,催促他說: 「母親病得十分嚴重,死而復醒,專等見你一面,請速歸。」

楊子大哭道:「母病危急,師魂未返,如我離開,誰來守屍。」

家人說:「人死了那有復生之理,況且已死了六日,其肺肝必已腐壞,哪裏還能復生,真是愚啊!我認為你的師父六日了還不歸來,有失信之罪。 如果親人一旦告終,送死不及,那是終生之恨,不如火化他的屍體,速歸事奉母親。 」

楊子聽完,一心猶豫。但事已至此,不可兼得,就聽了家人所言。

於是楊子架起柴薪,置屍於上,並陳列祭品供輓幛,哭涕著拜祭師父。輓幛道: 母病不可起,師魂猶未歸;師言將待踐,母命安忍違。捨魚取熊掌,二者難兼之,涕位辭靈魂,華山好自依。祭祀完畢,燃起火,薪多火烈,屍骨很快化盡。楊子望空大哭一場回家盡孝去了。到家時,母親已死。

這邊先生神出華山,隨老君西遊竺乾諸國,歷蓬萊、方丈,遍遊三十六洞天。邀遊數日之間,多得老君之道,七日即到,於是向老君辭歸。老君笑而不答,為之作偈,並催他趕快回家。

偈曰: 「辟穀不辟麥,車輕路亦熟;欲得舊形骸,正逢新面目。」

先生歸家之時,正當第七日,來到茅齋尋找魄,卻毛髮無存。也不見徒弟楊子。一轉身見堆柴薪之處,暖氣騰騰,幽煙寂寂,方知屍身已被火化,深怨弟子違背盟約。

先生的遊魂無處可依,日夜憑空哭號。 一日見一餓莩之屍,倒在山側,猛想老君臨別之偈:「欲得舊形骸,正逢新面目。」遂知這餓莩之屍,即是他的依附。即然如此,何必怨天尤人?魂正無依附之處,那還有時間選擇軀體?

是先生將魂附在餓莩之屍,站了起來。那餓莩是蓬首垢面,坦腹跛足,倚紫色枴杖而行。後世所見先生之跛惡之形,就是來源於這餓莩之體,而並非是他的本原舊質。先生托屍而起之後,又能辟穀變化,於是將手中竹杖以水噴之,成鐵拐。

人間多不知其姓名,故以鐵拐李來稱呼他。

張果老

八仙之一的張果老看到人類道德日下,塵世中人迷於功名利祿,還以為過的越來越好,於是倒騎著毛驢遊戲人間,留下了很多故事千古流傳。

從來沒有人搞清楚過他到底來自哪裏。史書記載,張果老確有其人。唐代的時候居住在恆州中條山,自稱已經有好幾百歲了。那時的人都說他有長生不老之法。神仙本不同於凡人,將相王臣不過都是凡夫俗子,想見神仙談何容易。唐太宗、唐高宗多次召見他,他都謝絕不肯相見。武則天也招他出山,張果老就在妒女廟前裝死。當時正是酷夏,他的身體轉眼之間就開始腐爛生蟲。武則天聽說了,以為他真的死了,只好作罷了。可是後來又有人在恆州的山中見到了他。

據說張果老總是倒騎著一頭白驢,日行幾萬里。休息的時候將驢子摺疊收起,就像紙一樣薄,放入巾箱中;需要乘坐的時候用水一噴,又變成了驢子。開元二十三年,唐玄宗派遣通事舍人到恆州請張果老,張果老在他面前氣絕而死。他嚇得趕緊焚香禱告,說明天子求道的心意,張果老才又活轉過來。通事舍人不敢相逼,趕回京城告知唐玄宗。唐玄宗又派遣中書舍人帶著璽書相請,張果老於是隨著他到了東都。唐玄宗將他安置在集賢院,乘車入宮,倍加禮敬。

唐玄宗見張果老老態龍鍾,就問他說:「先生是得道之人,為甚麼還髮疏齒落,老態龍鍾?」張果老說:「活到了衰朽的一大把年紀,又沒有甚麼道術可以依恃,所以才變成了這個樣子,實在令人慚愧。如果把它們全都去掉,不是更好一些嗎?」然後他當著唐玄宗的面拔掉頭髮,擊落牙齒,血流滿口。唐玄宗嚇了一大跳,趕緊說:「先生稍稍休息一會兒吧,一會兒我們再談。」一會兒的功夫,張果老再見唐玄宗時,容顏一新,潔白的牙齒,烏黑的頭髮,變成了一個壯年人。

一天,兩位大臣來拜訪張果老。張果老突然對他們說:「如果娶了公主做老婆,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啊。」二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是甚麼意思。不一會兒,唐玄宗派的人來了,對張果老說:「玉真公主從小喜歡修道,皇上想將公主下嫁給先生。」張果老大笑,硬是不肯。這時二人才明白張果老剛才說的是甚麼意思。

當時的公卿大臣都爭相拜謁張果老,詢問神仙的事情,張果老都不肯回答。他自稱是堯時丙子年生人,沒有人能夠搞清楚他的具體年齡。

張果老說自己曾經是堯時的侍中,可以數日不食,吃的時候也只是喝些美酒,吃三個黃丸。唐玄宗留他在內殿飲酒,張果老推辭說自己酒量很小,只能喝二升。不過自己有一個弟子很能喝酒,可以喝一斗。唐玄宗很高興,請張果老招他的弟子來。 

轉眼之間,一個小道士從殿簷飛下,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模樣俊秀,氣質優雅,拜見玄宗時言辭清楚,禮數周全。唐玄宗讓小道士坐,張果老說:「作弟子的應該站在一旁伺候,不該讓他坐。」唐玄宗越看越喜歡,於是賜酒給他,他一口氣喝了一斗。張果老推辭說:「不能再喝了,喝多了肯定會出問題,讓皇上笑話。」唐玄宗逼他喝,酒忽然從他的頭頂湧出,道冠落在了地上,化為一個金榼。唐玄宗和妃嬪們都驚訝地笑了,再看,小道士已經不見了。那金榼正好可以裝一斗,原來是集賢院中的金榼。

這樣的仙術不可勝數。當時有一個人能夠看見鬼。唐玄宗招他來看看張果老。這個人跑到皇上面前說:「張果老在哪裏?讓我來看一看。」其實張果老早就站在他面前了,他卻看不見。還有一個人精於算命,每次看到人後當面布籌,很快就能算出姓名、窮富、善惡、壽命,前後算過上千次了,從來都很準確。唐玄宗知道他的本事,就招他來算張果老。這個人算來算去,好幾個時辰,累得精疲力盡,還是算不出來。神仙之事,本非人間小道可以窺測的。

唐玄宗越加好奇。一次,唐玄宗決定用毒酒測試他。張果老連喝了三大杯,看上去彷彿醉了似的,對身邊的人說:「這不是甚麼好酒。」然後倒頭就睡,睡了有一頓飯的功夫,忽然起身拿起鏡子看自己的牙齒,都已經成了焦黑色。他叫侍童取來鐵如意將牙齒全部擊落,都收在自己的衣帶中。緩緩地從衣袋中取出一帖光滑的微微發紅的藥,敷在齒穴中。然後又躺下睡著了,過了很久忽然醒來,再拿鏡子一照,牙齒已經又長成了,潔白堅固,比原來的還好。

唐玄宗曾經在咸陽狩獵,捕獲了一頭鹿,看上去稍微有點異樣。廚子剛剛要殺鹿,張果老看見了說:「這是一頭仙鹿,已經活了一千歲了。過去漢武帝元狩五年,我曾經跟從皇帝在上林狩獵,生獲此鹿,後來放生了。」唐玄宗說:「世界上的鹿那麼多,而且時間這麼久了,怎麼就知道這是那頭鹿呢?」張果老說:「漢武帝放生時,在鹿的左角處用銅牌作了標記。」一看鹿,果然有一塊大約二寸的銅牌,上面的文字已經模糊無法辨別了。唐玄宗又問:「元狩是甚麼時候?到現在已經有多少年了?」張果老說:「到現在有八百五十二年了。」唐玄宗讓史官察看史書,果然一點不差。

唐玄宗封張果老為銀青光祿大夫。張果老後來還是堅持回到了恆州山中。天寶初期的時候,唐玄宗又招張果老,張果老聽說之後忽然死掉了。他的弟子埋葬了他,但是後來開棺一看,原來只是一口空棺材。就這樣張果老不知所終。(資料來源:《舊唐書》《明皇雜錄》) ◇

相傳鐵拐李將魂附在蓬首垢面,坦腹跛足的餓莩之屍身上。(網絡圖片)
相傳鐵拐李將魂附在蓬首垢面,坦腹跛足的餓莩之屍身上。(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