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北京活魚市場重新將活魚上架,北京藥監局宣稱會隨機抽檢,並向社會公佈情况。紛亂十多天的活魚下架引發的恐慌,媒體、市場、食藥監局之间的混戰及亂局似乎就此告一段落。

活魚下架背後的真相

關於活魚下架的原因,綜合媒體報道、坊間傳言、官方回應來看,主要有三種說法:
一、北京水體污染殃及淡水魚,導致停售;
二、部份超市接到「上級通知」,要求活魚全部下架,否則要罰款20萬,什麽時候再賣要等通知;
三、國家食藥監總局近期將在北京開展水產品專項檢查,該消息被提前泄露,經營者為逃避檢查出此下策。

而北京市食藥監局在這期間至少兩次發緊急聲明:北京市水產品抽檢合格率常年達九成以上,網傳「北京市水質污染、水體污染導致淡水魚污染」的傳聞不可信,也「從未向超市下達活魚停售通知」。另外不存在保密或泄密問題,檢查都是例行性的。

但實際上,北京市食藥監局的上級——國家食藥監總局24日向社會公佈,本月到12月將在北京等12個城市內展開水產品專項檢查,重點是水產品質量安全及其在經營環節違規使用違禁藥物的情況。

主要針對多寶魚、黑魚、鱖魚和明蝦4種水產品,檢測硝基夫喃類藥物、孔雀石綠、氯黴素等違禁藥物殘留的情況。

而活魚下架的前一周,11月7日,北京市食藥監局就在官網上發佈《2016年執行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食品安全監督抽檢情況的公告(第12期)》,提到多家超市的魚質量抽檢不合格,包括華冠購物中心的鮮鱸魚和公益西橋樂天超市的冰鮮海桂魚檢出孔雀石綠,永輝超市石景山分公司出售的鯽魚和淡水鱸魚檢出恩諾沙星超標,樂購超市的鮮魷魚鎘超標等。

澎湃網也報道,數位不願具名的商販告訴該網,11月14日超市開始將活魚下架,具體原因為「食藥監局檢查了下,說有的魚有點問題」,然後「商販搞不明白,嚇到了,寧願少賺點錢過了這幾天再說」。

民間認為,顯而易見,這些活魚體內的違禁藥經不起任何真的專項檢查,商家為避免罰款和監測機構為避免真查的尷尬、追責問題,活魚就這樣在他們聯手下突然從北京各超市、水產市場中消失。

北京個體業主吳田麗也以自己的經歷解釋說:「比如以前我買過燈具,我賣過書,去過好多市場,那都有一個共性:明天把不合格的產品收下來,明天監督局檢查;明天趕快把滅火器放了一個,不管是否過期,明天消防局檢查;明天衛生局來檢查,趕快把衛生打掃好,他都會提前通知的。」

她強調:所有檢查的那個口,都是拿到錢得到好處的,要不他不會這樣違規冒險地提醒大家。

財新網26日報道,中國水產學會專家孫建富表示,水產行業涉及的違禁藥物多達幾十種,像孔雀石綠等直接投入水中,夫喃類和氯黴素等可以拌在飼料裡給魚口服。這些藥物都會殘留在魚肉中,最終被人體攝入。

陸媒報道,多年來水產品的抽檢中,孔雀石綠一直是重點監測項目,因其有致畸、致癌的危險,農業部2002年將其列為違禁獸藥,在生產養殖環節,孔雀石綠會被用於在魚苗孵化和魚種、成魚養殖階段防治魚病;在運輸銷售環節,孔雀石綠會被用於對車廂、水體等消毒殺菌。

真相背後的真相

中國的活魚有毒問題還僅僅是一個小的縮影,中國大陸現在空氣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問題積累至今正在全面爆發。

最近悉尼科技大學的一個研討會上,長期致力於環境污染研究的知名作家鄭義表示,中國的所有問題都令人絕望。

他解釋,「現在空氣污染看得見,大家就覺得霧霾了不得,但實際上其它問題比這還要嚴重,只不過你沒看見而已。其實水的問題絕對比霧霾問題嚴重一百倍、一千倍。中國所有的江河、湖泊幾乎全部污染,可以說除了西藏外,其它地方可以一概視為污染。」

他強調,「這還只是地面水,中國的地下水超採集、污染更嚴重。環境污染治理不住,就拚命往深處採集地下水,20米採光了,採50米;50米採光了採100米;100米採光了⋯⋯與此同時官商勾結,向地下深層排放污染。」

他介紹,地下水的形成不是幾代人的時間,而是以地質年代來完成的。「我們不用指望通過千年能恢復中國地下水的污染,完全令人絕望!原先中國有良知的學者在統計癌症村,後來慢慢發現不是癌症村的問題了,是癌症河的問題了,大面積擴散,再統計已經沒有意義了。」

「像北京再下去不是霧霾的問題,而是沙漠化的問題,整個北京以後要被沙漠淹沒了。」

鄭義感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這樣一個邪惡政權,它不僅可以把當代,也可以把子孫萬代的資源都給掠奪了,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根基都毀掉,把整個民族毀掉。共產主義的邪惡毀滅力量無與倫比,稍加研究就會非常絕望。」

原人民網調查員吳君梅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共的媒體掩蓋真相也起到推波助流的作用,她說:「我身為媒體人是知道這些報道出來之前,需要經過多少道程序,到底哪些是真實的、要掩蓋甚麽,或者是想做甚麽,很多人對此還沒有清晰的了解,這是特別令人悲哀的。」

吳君梅還表示,「我知道中國的水體污染是特別嚴重的,不光是地表水,地下水都污染很嚴重。空氣污染大家看的見,其實現在土壤的污染一樣嚴重。」

她強調,「根本無須置疑水體污染是不是存在,中國的環保法本來就比國外要寬很多,它用一個詞叫『達標排放』,中國定的標準本身就是一種污染。政府的職能部門、監管部門、企業主勾結在一起,導致環保部門執法不嚴,甚至不執法。這不是企業主、養魚業主一己的責任。」

還有評論認為,現在不管是媒體也好、監測機構也好,冰山一角的真相就會引起社會極大恐慌,引發中共巨大危機,甚至可能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