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跌不休」對大陸航空和房地產影響最大。美聯儲加息導致中共央行干預空間不足,在一籃子匯率相對穩定的情況下,中共央行只能順勢而為。

近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直下行。11月25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為1美元對人民幣6.9168元,較前一個交易日的6.9085貶值0.83分,這是自2008年6月以來的最低點。預測年底跌破7元大關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貶值影響八成企業 航空和房地產為重災區

據《北京晨報》11月25日報道,有分析顯示,人民幣貶值對國內八成企業都造成了影響。影響最大的是房地產和航空業。

據分析,房地產企業外債較多,如果不加速清理,隨著未來人民幣匯率的下行,這些債務將為企業進一步增添成本。如11月14日,景瑞控股有限公司以2190萬美元的總代價(包括未付應計利息)購買本金總額為2050萬美元的部份2018年票據。如果以人民幣匯率明年下跌到7.30計算,景瑞控股的2050萬美元債務則將增加約820萬元人民幣的成本。

另外,航空行業也是外幣債務較多的行業。數據顯示,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上半年的匯兌損失為13.6億元(人民幣,下同)和15.1億元。2015年上市公司匯兌損失高達487億元,其中航空業和房地產業是兩大重災區,分別損失179億元及119億元。

單邊貶值預期強烈 恐加速資本外逃

由於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斷下跌,加上部份物價上漲,人民幣貶值日益突顯。因此,不少人利用各種途徑向國外轉移資金以保值。中共也升級了資本控制,凍結或限制了允許個人及機構對海外投資的機制。

据香港《經濟日報》11月15日報道,國際金融反洗錢特別工作小組(FATF)已發現,在北京當局嚴控資金外流的情況下,將資金轉出中國仍有四條渠道:用車偷運現金、融資渠道、貿易和影子銀行。近期人民幣貶值,意味著這些途徑正在被大量使用,其中用的較多的是虛假貿易。

上海Z-Ben Advisors資深分析師Johnny Fang說,近幾個月官方已經加大了對跨境貿易的交易監控力度。香港聯合財富情報組今年前三季接到59,732宗可疑交易報告,數據較2015年同期增長一倍。

國際投行瑞信最新全球財富報告顯示,以美元計,匯率波動導致中國的家庭財富下降2.8%至23萬億美元,全球排名跌至第三位。

在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同時,外匯儲備餘額同步減少,從2014年6日最高的3.99萬億美元,降至今年10月的3.12萬億美元,即在短短28個月的時間,就減少了8700億美元,當中有部份是用於穩定匯率。

央行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為何「無動於衷」

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張濤認為:11月9日美國大選之後,美元指數快速上漲,人民幣對美元匯價快速貶值,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匯率指數卻已近連續三個月穩定在94附近了。央行採取的策略是盯住一籃子貨幣。

12月如果美聯儲加息,將對美元指數形成強力支撐,而對人民幣形成貶值壓力。這樣居民購匯需求會驟增,同時明年1月份還會有新的居民購匯額度。在居民每年只能購匯5萬美元的政策下,當前央行能夠干預人民幣對美元匯價的實際空間是不足的。

此外,雙向波動性仍然是人民幣匯率沒有邁過去的坎。2012年中國貨幣當局強調人民幣對美元匯價的雙向波動,以彰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市場化方向,以及市場供求在匯率形成機制中起的決定性作用。然而人民幣對美元的實際匯價表現則是:一方面雙向波動性確實增強了,另一方面人民幣實際匯價走出的趨勢卻是波動中的貶值。目前,中共央行並未找到很好的辦法來扭轉此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