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地方政府十分依賴土地財政,而這也是土地價格飆升的一個主要原因。今年前10個月,大陸土地在出讓面積同比下跌4.8%的情況下,土地出讓收入同比卻大漲15.2%。

在大陸樓市政策收緊以穩房價之際,另一邊土地市場卻十分火爆,其中廣州一天的土地出讓金就超過204億元。有學者稱,一些地方政府非常依賴土地財政,其是大陸房價暴漲的背後推手。

11月22日,廣州迎來了本年度最大規模的土地拍賣會,一次性推出10宗地塊,逾40家開發商前去爭搶,一日吸金超204億元。其中,白雲新城地塊有25家房企參與競拍,最終由龍湖首開以32.23億元總價、配建面積30,150平方米拿下,折合樓面地價45,469元/平方米,刷新了廣州最高地價紀錄。

另一宗地塊樓面單價破4萬元的是海珠區萬寶雪櫃廠地塊,成交價高達30.7億元,由中冶置業奪得,剔除配建面積樓面地價達42,573元/平方米。

開發商風險相當大

業內人士稱,開發商高價拿地,其未來面臨的風險相當大。以白雲地塊為例,剔除配建面積樓面地價高達4.5萬元/平方米,加上配建面積成本,未來房價要賣到8萬元/平方米才有盈利空間,但這一價格對於白雲新城來說根本無法想像。現在也不知道開發商該怎麼操盤了。

資料顯示,11月份白雲區均價為32,783元/平方米,最貴的珠江嶺南公館均價低於5萬元/平方米,距離8萬元/平方米的價格差距較遠。

合富輝煌首席市場分析師黎文江表示,從規劃發展看,白雲新城升值潛力動力不足,樓面單價4萬元/平方米,將來新房面臨較大壓力。假如地塊2年後入市,市場預期也只能承受6萬元/平方米的房價。

地方政府的搖錢樹

經濟學家伍戈稱,一些地方政府非常依賴土地財政,一些地方政府既是土地市場的唯一供給者,又是房價的最終調控者;既是抑制房價泡沫的「剎車」,又是推動房地產市場發展的「油門」。

據統計,今年前10個月,在大陸土地出讓面積同比下跌4.8%的情況下,土地出讓收入同比卻大漲15.2%至2.65萬億元。

有房企人士表示,「房價是一日千里,地價則是一日萬里」。中原地產統計顯示,截至9月底,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今年住宅土地樓面價同比上漲72.2%,二線城市漲幅達到86.7%,遠超房價上漲幅度。

近期,大陸多位學者直言,大陸房價暴漲的背後,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地方政府。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朱甯最近也公開表示,地方財政收入有50%以上來自於土地出讓金。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稱,地方政府高度依賴土地財政,儘管中共高層憂慮樓市泡沫風險,但由於樓市已騎劫中國經濟,無法制訂長期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