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稱中共黨的各級組織和領導幹部必須在憲法法律範圍內活動。文中強調「黨對司法機關的領導,是黨作為一個整體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領導,決不能以黨委決定改變、代替司法裁判,更不能包辦、代替司法機關對具體案件作出處理。」

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黨報的文章,明確地釋放出習近平當局將在推進司法改革上邁出關鍵的一步:減少黨對司法的干預。

眾所周知,「黨大於法,黨領導一切」,是中共體制的主要標誌,這也是維持中共統治的基本前提。因此,在中國真正實現「依法治國」的標誌之一,必然包括司法獨立。以美國為例,美國憲法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建立了一個政府不得依法干預的自由地帶;美國憲法竭盡所能通過法律來保障個人權利,而個人權利是公平和自由社會的標誌,主要包括言論和信仰自由,人身保護權;憲法設立了政府機構,司法、立法和行政三權分立,相互制衡。

簡而言之,中共體制本身與自由憲政的司法獨立相互對立,水火難容,也正因為如此,習近平在現今中共體制框架未做根本改變的狀況下所進行的司法改革,也只可能是「減少」黨對司法的干預,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司法獨立。

習當局如今所推進的司法改革,主要集中在中共政法委嚴重干預司法的問題上,這也是在繼續清除江集團周永康所把持的政法委成為「第二權力中央」之後、在中國社會造成大量冤假錯案所形成的遺禍。

習近平上任之後,一直對周永康把持的政法系統官員進行清洗,在過去4年間已更換24省公安廳長,有多名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落馬,「習核心」確立後更有2人被判死刑。11月11日,曾任廣東省政協主席、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兼省委政法委書記、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的朱明國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曾任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廳長、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主席趙黎平一審被判處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後首個獲死刑不緩期執行的落馬官員。

中國的憲法、組織法、訴訟程序法規定了法院、檢察院獨立行使職權的種種規則,但是周永康把持的政法委卻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干預司法工作成為常態,即使在周永康落馬被判刑之後,這種狀況仍在慣性持續。

這種狀況還突出表現在政法委凌駕於法院之上,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決上。對全國各地幾乎所有的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法庭都無法決定是否判刑以及刑期長短,一切都由政法委治下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所內定。這種狀態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甚至不少法官對此也並不諱言。

在政法系統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如今出現了兩個同時發生卻形成鮮明對比的情況:一方面,政法系統繼續操縱公檢法司抓捕、起訴、冤判法輪功學員;另一方面,政法系統積極迫害法輪功的高官不斷遭報應落馬。

比如,被判死緩的朱明國除了涉及貪污之外,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2003年6月重慶法輪功學員魏星艷被強姦案發生後,時任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的朱明國為了掩蓋事情,還下令封口,並且非法抓捕了十多名打聽魏星艷消息的人。2004年,朱明國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通告追查。

2016年4月16日落馬的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在2001年4月被升為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2003年11月被周永康提拔為公安部二十六局(即公安部「610」辦公室)局長,四年後調任河北省公安廳黨委書記。隨後一年即升至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張越落馬前一年左右,上千名控告江澤民的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遭綁架、抄家、上門騷擾、拘留等迫害,還有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4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批捕。

今年4月遼寧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落馬;10月雲南省政法委書記孟蘇鐵被調查;11月河南省委政法委書記吳天君被調查。他們都曾因迫害法輪功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這種對比,也應該給那些現在仍在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帶來警示。

與此前習近平當局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試點進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一樣,如今所推行的司法體制改革措施,都是習近平當局從國家層面對中國政治權力結構作出改變的嘗試,是習近平漸進推動中國整體改革的行動,同時這也是一個漸變的過程。

這個漸變的過程在中共內部的表現,就是習近平執政之後,採取了一系列施政措施,比如廢除勞教、提出「依法治國」、大力反腐打虎、改變一胎化計劃生育政策、推進戶籍制度改革、進行軍改宣布裁軍30萬、提倡傳統文化,以及外交破局實現習馬會等,這都顯示出習近平正在突破中共的框架走出自己的路。

習近平成為黨的領導核心之後,「黨」作為政權的主體,還起到另外一種作用。習近平正在使用「黨」的權力,大力清除江澤民集團在黨內的殘餘勢力,以及江集團對改革的破壞和干擾;同時,習近平使用黨的權力,也在不斷地改變著黨的內部系統和權力架構。

中國社會和政局正在發生的變化,在歷史上沒有先例,或許當用全新的視角觀察,才能看出其發展軌跡:隨著習近平當局漸進改革的持續,以及對江澤民集團清除的完成,黨的內部架構和運行體制也在不斷發生變化,當黨的五臟六腑被掏空之後,成為空殼的黨組織只剩下一件外衣,這件外衣隨時都可能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