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由特首梁振英、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等贊助成立、特首夫人梁唐青儀任總司令的香港青少年軍總會,被揭發獲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及其領導的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極速撥出空置校舍及「特批」3,000萬捐款,而劉本人也是青少年軍顧問身份,涉嚴重角色衝突。外界批評劉江華上任後,以公共資源向紅色機構提供資金,涉替中共在港進行意識形態操控,這股風氣亦延伸至文化藝術界;立法會議員已聯署要求召開特別會議,跟進事件。

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身兼多項公職,包括香港青少年軍榮譽顧問及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華永會)主席,日前遭傳媒揭露一人分飾三角,在短短6日之內向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批出九龍灣逾3萬平方呎的浸信宣道會呂明才小學空置校舍用地,作為活動中心;及以特別批核通過3千萬捐款申請。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除了由特首夫人梁唐青儀擔任總司令,多名高層同樣背景深紅。(青少年軍總會fb)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除了由特首夫人梁唐青儀擔任總司令,多名高層同樣背景深紅。(青少年軍總會fb)

劉江華飾三角特批撥款

據報道,劉江華首先以民政事務局局長身份,在今年6月21日批出空置校舍用地予青少年軍。同日,以青少年軍榮譽顧問身份,向民政事務局轄下的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申請3千萬元撥款。其後在6月27日,劉江華再以華永會主席身份,經「特別批核」(special approval)方式極速批核捐款。

昨日,有份入標的傳統制服團體香港基督少年軍總幹事吳淑玲,出席一電台節目時坦言對申請失敗感到失望及驚訝,因為香港青少年軍總會2015年才成立、只有500名會員,而基督少年軍有1.4萬人及57年歷史。

傳統團體落選 指疑問重重

她強調,基督少年軍過去數十年培育了很多年輕人良好的品格、道德誠信、領袖才能和服務社會意識等,是有數據反映的,對今次申請失敗有很多疑問。又說,局方不批核捐款的理由是「青少年軍的財務安排較切實可行」。今次華永會向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撥出3千萬元資助,只需6日時間,她直言基督少年軍申請過華永會其它活動資助,通常都要幾個月才獲批款項。

日前,20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聯署要求民政事務委員會主席馬逢國,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劉江華涉嫌特別優待青少年軍事宜。他們質疑劉江華一條龍的批出用地及撥款,做法有偏袒及優待青少年軍,而且有利益衝突之嫌。

有份聯署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今次事件中,劉江華戴三頂帽子,身兼民政事務局局長、香港青少年軍榮譽顧問及華永會主席,「讓人覺得這是自己批自己的情況」,同時遠遠比政府一般程序快。

涉梁特搞意識形態控制

林卓廷質疑今次劉江華快速審批通過,與「香港青少年軍總會」的背景有關。

由特首梁振英、中共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擔任榮譽贊助人,特首夫人唐青儀出任總司令的「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去年1月在中共駐港軍隊總部昂船洲軍營成立,要求成員宣誓「報效祖國」。「香港青少年軍總會」被形容為類似2012年反國教運動期間備受爭議的制服團體「國民小先鋒」的升級版,也被批評是梁振英試圖在香港搞意識形態控制的工具。

青少年軍多名高層亦背景深紅,總會長戴德豐是四洲集團主席兼中共全國政協常委;總主席陳振彬是港區人大代表,在中共人大常委會月初討論並通過釋法期間有份列席。二人近日均高調參與配合梁振英炒作宣誓風波的「反港獨、撐釋法」行動(見表)。

同時,陳振彬被揭發其擔任創會會長的青少年發展聯會,同樣曾獲民政局及華永會以1元象徵式租金批出前鰂魚涌學校地和兩批共1,110萬捐款發展「德育發展中心」。該中心2013年被揭發舉辦「國情洗腦營」,並有 中共駐軍講解部份。

上任後助梁力推大陸化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批評劉江華任民政事務局局長,看不到有任何益於民生的政策,很多時候都是為梁振英發聲,尤其上任以來推行許多大陸交流團,「他要令梁振英的那種融入中央中共的政府體系,這種情況已經很強烈,一國要全面實踐,赤化香港,所以就引入了很多這些交流團。」

據資料顯示,2014至15年度「青年內地交流團」資助計劃,當中不少政府資助的團體,均有紅色背景,如青少年軍的前身──「群力資源中心」,就獲政府資助舉辦「京港學生交流團」。另外香港國民教育促進會亦有舉辦「香港青少年紅色之旅高鐵福建行」。

劉江華4年前在立法會選舉中敗選,3個月後即獲梁振英委任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備受爭議。他2014年參與政府與學聯就政改方案的討論期間未發一言,引來大量嘲諷。(大紀元資料圖片)
劉江華4年前在立法會選舉中敗選,3個月後即獲梁振英委任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備受爭議。他2014年參與政府與學聯就政改方案的討論期間未發一言,引來大量嘲諷。(大紀元資料圖片)

議員批暗為建制派助選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表示,2015年,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突離職,由民建聯的劉江華接掌,當時已引起非議,因為適逢年底舉行區議會選舉,是雨傘運動後的第一場選舉,備受矚目。民政事務局掌管全港18區社區建設和青年政策,資源調配和政策對選戰有一定影響。今次事件再次證明劉江華把持這個職位,做人沒有原則,一切行為皆是要穩住自己的位子,「現在對他有利的團體,有利於建制派的未來發展,這是他自己為政府做的工作。」

他說,劉江華利用民政事務局之便暗中協助建制派的選舉活動,包括建立地區網絡,「在地區上不斷拉攏這些所謂的建制派勢力,這些就是建立地區的網絡幫助將來的選舉或者一些支持政府的行動。明顯的看不到,但實際上知道他們動員社區上支持他們的候選人,當然是暗地裏做,這些團體發揮力量是一定有的。」

劉江華被喻為是政治變色龍,同屬民主黨前身港同盟創黨成員的前立法會議員單仲偕認識劉江華超過30年,他表示自從劉離開港同盟加入民建聯,一直扶搖而上,直到2012年出戰立法會超級區議會失敗後,獲邀擔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其後升為民政事務局局長,單形容劉:「很明顯他對北京及親北京政權非常忠心。」